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72 就我们生哥最好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095 2019-08-27 23:26:50

  隔着手指的缝隙,浑浊朦胧的光穿戳在早月眼皮上,她眨眨眼,睫尖似有若无扫过许原生的掌心。

  一紧张,脑海里便浮现出刚才一闪而过的画面。

  早月的半张脸都被许原生盖住,她动动鼻息,平静的撒谎:“有什么东西吗?我没看到呢。”

  “没看到最好。”

  许原生自己嘴上那么说,红灯分明已经跳了过去,他的目光却仍停在车窗外。

  黑夜的街头被洒落的灯光笼罩,肖熠刚好便站在一盏路灯下,他心不在焉的敷衍着面前的人,女人缠的紧了,他便亲亲她的脸,几秒钟后又迅速纠缠在一块,难舍难分。

  在一个地方停留的久了,早月皱起眉,“你不让我看,你自己还看?”

  “你怎么知道我在......”许原生迟缓的咳嗽一声,“我没看。”

  早月哦了下。

  “我真没看!”

  “所以到底是什么?”她不理会他的辩解,车子停这么久不走,除了看入迷了还能有什么原因。

  许原生又想解释什么,早月提前打断他的话,“你这不就是自己放火还不让我点灯吗?”

  她一针见血的戳中许原生心虚的点,他急得下意识搓了搓手指,忘记了手还挡在早月眼前,小手指抚到她的眉毛。

  早月将脑门紧贴着座椅靠背,脸被许原生摸的很不舒服,她忍无可忍,忽然伸手把眼前的遮挡物打掉。

  视野瞬间暴露。

  不是一眼的浮光掠影,夜晚的景色因为那对拥吻的男女不再显得孤寂,像是港片里的老街,落地的剪影也在诉说迷情。

  早月移不开眼,她才看到女人脚上红色的高跟鞋,眼睛便再度被宽厚的手心遮挡住。

  “好看吗?”许原生看着早月的半张脸。

  现在再撒谎没有看到是不可能了。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她刻意佯装的不屑一顾。

  “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还是个......”

  字音缩减分贝,许原生弯曲下胳膊,下巴贴在早月耳际,低声念出的三个字落下,早月耳廓腾的泛起红色,连同双颊也染上温度。

  她猛地推开许原生,把唇咬的红艳艳的,“你闭嘴啊!”

  见早月捂起耳朵,许原生弯了眼睛,“哥哥不就开个玩笑吗?至于这么大的反应?”

  早月摇头晃脑,“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车子拐了弯停到肖熠所在的路边。

  他和身边的女人已经分开了,正互相看着对方在说些什么,许原生无情的按了按喇叭。

  路边的两人本能看过去,肖熠两三眼便认出自己的车,他丢下女人往车子边走,敲下副驾驶的车窗。

  窗子降下来,入目却是早月的侧脸,微微愣住。

  “你的车给你送回来了,我的车修好没?”

  肖熠还没吭声就要应付许原生的兴师问罪,他挠挠头,“嘿嘿,还没。”

  “没有你笑什么?”

  “这不是看到妹妹,高兴吗?”

  早月无意识被点到名,悄悄抬眼看了看肖熠,他的脸就凑在窗边,离早月最近,脸上还有不少蹭花的口红印。

  为了赔罪,肖熠主动弥补道:“没关系,我今天开车送你们回家,不收费。”

  许原生呵笑道:“街边就做起生意来了?”

  “......”肖熠总觉得他这话古怪,却也没有深思,“等我一下,就来。”

  他回到女人身边,随意安抚了两句便离开。

  头也没回坐上车子的后座,表情不带起伏,“生哥,出发吧。”

  “你把人家丢在路边,妥吗?”

  来自许原生的关心肖熠都要谨慎处理。

  车子开出那条路,他的思考才结束,“对于绅士来说是不妥,但我又不是绅士。”

  “你对自己的认知还挺明确。”许原生目视前方,又偷偷看了几眼早月,忽然抱着善意提醒她:“现在坏人这么多,像他这样的就专门骗你们这种恋爱无脑的小姑娘,你可注意点。”

  车上一共三个人。

  算起来,应该是许原生心最黑。

  “对,就我们生哥最好,跟他谈恋爱保准多活十年。”

  肖熠对着许原生的后脑勺伸伸舌头,对自己的虚假行为很是作呕,可为了生活,不得不在早月面前说他的好话。

  早月一路上就听他们在说相声了,肖熠逗哏一绝,险些把她绕了进去。

  车子停住,她挂着假笑回头,“拜拜,下次见。”

  “好嘞。”

  -

  夜里十点钟。

  肖熠打了个哈欠,伸长了脖子凑到许原生脸边,“生哥你现在住哪儿?”

  “也住这。”

  “哪儿?”

  “......你聋?”

  看着早月刚刚走过的那条路,肖熠摇头叹息,发自肺腑道:“生哥,你好变态。”

  为了追人家简直是不择手段。

  许原生闭了闭眼,手摸进口袋,烟盒刚才就扔了,“你带烟了没?”

  “哎......为情所困的男人最终都会死于肺癌。”

  “再多话信不信我杀了你?”

  肖熠连忙递了根烟到许原生嘴边,他轻轻咬住。

  车窗没开,风进不来,烟味循环反复。

  许原生含着倦色的眼眸缓慢动动,扫过窗外,他低头看着小指腹上残留的一小块灰色,依稀回忆起早月眉毛的柔软度。

  他痴笑的模样让肖熠毛骨悚然,他搓搓手臂,“生哥,你要是有什么苦恼的可千万别憋着,我愿意替你分担。”

  “你顶什么用?”许原生瞥他一眼。

  “我可是情场老手,包教包会,不会退费的那种机构。”

  烟头的星火光芒点缀到许原生瞳底,他像是被洗脑了,真的去信了肖熠的鬼话。

  随口问:“有什么办法?”

  “这个嘛......”肖熠搓搓下巴,也开始去摸着烟。

  拿到烟盒,胳膊顺着把火机带了出来掉在车里,他弯下腰,手指在脚边摸了两圈,在座椅的一个小角落找到火机。

  原本光滑的表面上却似乎多了个凹凸物体。

  肖熠有些奇怪,他停住手,仔细摸了摸多出来的那块,像是可以活动的物体,他将手机手电筒打开,照到那个位置,那是带着磁铁的,磁力吸在火机上。

  “这是什么?”他拿着小黑块在眼前瞧了瞧,“不像是车里的东西吧?”

  许原生拿下烟,把东西接过来,“哪里捡的?”

  “就在车里。”

  手电筒灯光没关,方便许原生看的清楚,他拧住眉,好久才得出结论,“是窃听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