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76 帮你实现愿望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249 2019-08-31 20:53:28

  早月乖巧地趴在许原生背上,她穿的厚,袖口好几层的衣服鼓起来,挡到许原生的下巴。

  他扬起头,调整了下,将她的衣服压下去,习惯性的动作。

  “你说你来的时候看那么多攻略,都没有带一个我有用呢。”许原生说这话时带着点傲慢。

  早月还不舒服着,她把头埋到许原生衣服的帽子下,闷着声:“那真是要谢谢您的救命之恩了。”

  “那倒不用,只要以后去哪儿都带上我就行。”

  越长大倒是越不懂得照顾自己,许原生掌心缩了缩,能明显感觉到早月的体重比上学那会儿还轻,腿上也没什么肉感。

  小姑娘刚上大学那会儿乐的跟同寝的人到学校附近的小吃摊踩点,一个月下来顿顿宵夜,胖了不少,许原生再隔了一个月见到她,第一句话就是说:“小肥猪又在偷吃了。”

  她跟同学站在小吃摊边上傻了眼,手里举着油滋滋的羊肉串,鼻尖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抹了个辣椒片,轻轻抽息,辣味冲到眼睛,当即眼睛便泪盈盈的。

  她那个时候真的是可爱极了,他光是想想就喜欢。

  *

  距离上山还有几米的距离,再爬几个台阶就能上去,许原生机械的重复抬腿的动作,膝盖逐渐也有些麻木。

  终于到山顶上,早月才后知后觉的从他背上抬起脸,“到了吗?”

  “到了。”许原生弯曲下膝盖,让早月的脚底板挨到地上。

  她很配合他,手刚拿开,还有些僵硬,试着弯曲了下才稍有缓解。

  山顶中央边缘围绕着一圈木牌子,爬上来的人都可以挂一个,也能借此许个愿。

  早月走的很慢,氧气瓶基本上吸完了精神才回笼,她站在排队领牌子的队伍后,慢慢挪到前沿,分发木牌的人随手塞了一个到早月手里。

  许原生也拿了一个出来,木讷的问:“拿这个干嘛?”

  “可以写愿望。”

  “能实现吗?”

  早月站在最尾端,手上拿着笔,正要写的时候被许原生的话问住。

  她像是看傻子,“你生日许的愿都能实现吗?”

  许原生想了想,理所当然道:“能啊。”

  也是,他生活在豪门檐下,有什么愿望是不能实现的呢。

  早月忽然后悔问他这么蠢的问题,只好顺着他的话说:“那这个也能实现。”

  “真的?”

  “真的。”

  山顶上往山下看一览无余,临近中午,阳光到了最剧烈的时候,早月因为身体的原因早已经没有心情看风景。

  她把写上愿望的木牌挂好,模样真挚的做出双手合十的动作。

  见许原生是很认真的在写,她也是突发奇想的问:“你真的有愿望?”

  “是人怎么可能没有愿望?”许原生把木牌挂到中间,上面的字被其他的木牌挡住,他小心翼翼的藏好。

  “而且你说了,可以实现。”

  “那你许了什么愿?”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早月一愣,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转过脸假装惆怅的看着远方。

  许原生还在看着她,瞧着她眼睛里的渴念,就好像真的信这个东西。

  他忽然乐了,觉得这一趟不虚此行,“你呢,许了什么愿望?”

  这语气就像在问她想要什么礼物似的。

  早月也笑了下,眉角也弯下来,“你刚才还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呢。”

  “我才不信这个呢,”许原生目光不离她,商量道:“要不咱们来交换,我帮你实现你的愿望,你帮我实现我的?”

  “你开什么玩笑?”

  “我认真的。”

  他缓缓念出这句话,表情就和言辞一样认真。

  早月噗嗤又笑了,她歪着头,“又想讹我?要是你要天上的星星或者让我买高楼洋房的,我不亏大了。”

  她好久没这么笑过,眼里的讨巧和野蛮劲都散出来。

  他喜欢她这个样子,趁热打铁道:“那你看完了再考虑考虑?”

  许原生把自己的木牌从中间翻出来,大大咧咧的摊在早月眼下,她也只是轻轻一瞟,迅疾的转过眼,像是没有看到那样平淡。

  木牌上的字一笔一划写的工整,像是一年级的小学生字体。

  ——希望早月能喜欢我一点点。

  风把她的头发吹乱,眼前的风景也模糊,只能看清大片大片的颜色,手垂搭在栏杆上,关节屈了屈。

  “我还难受,你能不能再背我一会儿?”

  许原生默不作声的在早月面前半蹲下,她又趴上去,像刚才那样依赖他。

  在许原生看不到的地方,她眼底鲜活,嗓音轻的像是在说梦话,“你刚才背我上山的时候,我就有一点喜欢你了。”

  *

  在云城玩的时间有限,第二天下午就要回去,一直到天黑下来飞机才落地。

  许原生之前来机场时车子就停在外面,可以顺便载早月回家,刚坐上车她便接到阿愿的信息,让她先回公司。

  “我要先回公司一趟。”

  “去哪都行。”许原生温柔的不像他。

  生怕早月是有什么急事,许原生还提了速,星淇门口围聚了挺多人正逐渐散开,看样子像是有什么热闹他们没赶上。

  “我就在这等你,待会送你回家。”许原生打开车锁。

  早月将肩膀上的包带捋平,有些着急,语速也快,“不用了,你先走吧,我说不定又要加班到凌晨呢。”

  “经常这样?”

  “差不多吧。”

  她说完下车,几乎是用跑的,许原生这回不再犹豫不决,他下车跟上去,忽然拉住早月的手,把在云城买的挂件拿出来。

  是一个很新的毛绒兔子,全身粉白色鼻头又一点红,尾巴上点缀着几簇卷毛。

  “早就想给你了,你包上那个挂了那么久。”

  许原生一伸手捞过包上的拉链,将挂扣穿过去,又顺手把那个旧的取下来。

  早月下意识回头看了看,扬起明媚的笑意,“那你可亏大了,我这次去可没有礼物买给你。”

  “有啊,你现在送我。”许原生终于原形毕露,微微斜肩把侧脸递过去,“也不要多的,给我亲一下就行。”

  早月顿时又变成了说不清话的小结巴。

  一旁忽然有辆车子驶过去,轮胎碾压过地面,带动起一阵风,没开出多远又停下来。

  风沙吹到早月眼皮上,她不舒服的眨了眨,很快躲开许原生,紧张道:“你这个人怎么得寸进尺呢,我只是说有一点点喜欢你,还没有到要给你亲的地步。”

  她转身就跑,像包上挂的那只小兔子似的,蹦蹦跳跳。

  许原生笑着看她走进公司,刚回头,便接到肖熠的电话打过来,他说话像是放鞭炮,噼里啪啦一大堆,一个字也让人听不明白。

  “说人话。”许原生不耐地揉揉眉中。

  肖熠攒了一口气,“找到放窃听器的人了,在车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