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77 “生哥,这烟真好。”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099 2019-09-01 18:38:42

  唐权会馆里该打发走的人都已经走了,一片场地空空荡荡,显得凄凉,

  来接许原生的是肖熠。

  他观察的仔细,发现许原生心情还不错后才稍稍安心。

  “是谁?”

  肖熠颈后凉了下,沉着声:“其实我早该想到的,上个月我保修车子的时候是余燃帮我看的。”

  那时许原生退役的事才刚刚爆发,所有人的不满还没表露,余燃也一直憋着,又或许,他那个时候就把算盘打好了,也想好了退路。

  许原生忽然停下来,摇摇头冷笑一声。

  这声笑把他所有的好心情都给盖上浓重的阴霾。

  会馆里何教练不知在苦口婆心的劝说着余燃什么,他一口接着一口的抽烟,表情也看不清。

  脚步声进来,何教练害怕许原生会跟余燃动手,瞬时站起来,是准备要拉架。

  还隔着好几步的距离他就不走了。

  不落声色地看着余燃,余燃手指间夹着烟,隔着青白色的烟雾,他抬起头。

  没有预料中的剑拔弩张,许原生慢条斯理的将手放到外套的口袋里,“去教室说。”

  “嗯。”余燃应了一声。

  他们一起往一个方向走,留下何教练和肖熠站在原地发呆,相互对视一眼。

  肖熠问:“要跟上去吗?万一打起来怎么办?”

  何教练惶恐:“别闹出人命就行。”

  *

  还是那间废弃的教室,门没有锁过,也不会有人进来。

  推开门便荡起浓厚的灰尘,空气浑浊,许原生走进去,连呼吸都是细碎的。

  他随手抽开第一排的椅子坐下去,保持着那般随性的姿态,余燃没坐,靠在一边。

  许原生眼神变了变。

  在他一个微不足道的眼神里,余燃便不自觉有些犯怵。

  来的路上他刚把烟掐掉,暗暗思索要怎么才能把话说的明白又不丢气势,可瞬间又败下阵来,他摸出烟盒递给许原生,“来一根吗?”

  许原生把烟咬在唇中,淡淡的嘲讽,“进了DIT可算抽着好烟了啊。”

  余燃一愣,又自然的把火递过去,他用手挡着摇曳的火光,烟生起的时候两人目光微微碰撞。

  那是太久以前了,乔迟阳还在,他在余燃低谷期把他拉起来,让他进唐权做队长,他皆时还心怀感激,一片赤诚。

  第一次在乔迟阳的介绍下见到许原生,他对他有敬畏,和他握手,道了句:“生哥好。”

  第一次代表唐权比赛,余燃在赛前前一夜紧张到睡不着觉,出了酒店就看到许原生,他递给他支烟,亲手给他点着。

  怕气氛太尴尬,余燃打起哈哈,“生哥,这烟真好,我做假赛这么多年,都没能买过一盒。”

  他也不笑他,“以后你也能买的起。”

  今天他把当年那支烟还给他了。

  烟在密闭的房间里扩散,许原生仔细睁了睁眼,竟然觉得自己好像是第一天才认识余燃。

  余燃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低头叹气,为自己的背叛找个感性的借口。

  “那天是我说话太过,你打我不过分,后来我散出去的那些谣言也是因为气糊涂了,但是DIT半年前就在挖我了,我能坚持到现在才走,是看在迟阳哥的恩惠上。”

  他身体僵硬,苦笑出声:“唐权留不住人。”

  树倒猢狲散,这个道理他们都明白。

  夕阳在落下,薄弱的光落在房间,那一丝明亮让他们都看清彼此的眼中的神色。

  许原生眼中的轻蔑让余燃着急起来,“你不用这样看着我,咱们从头到尾都不是一种人,我要吃饭的,要为以后打算。”

  “乔迟阳走的这些年,我有亏待过你一天?”他终于说话,嗓子都疼的冒烟。

  余燃也不心慌,“第一年倒是也没什么变化吧,可不久你就把肖熠带回来了,不得不承认那小子有天赋,又年轻,你对他不错,也给他改装车,让他参加我参加过的赛事,拿相同的奖杯。”

  他原来从没有真心实意的心怀感激,甚至固执又自私的觉得一些特殊对待只能是他拥有。

  许原生说不出是失望还是疲惫,一根烟没抽完他就掐了。

  “为什么在肖熠车上放窃听器?”

  余燃耸耸肩,“你跟他关系好,我只是想听听你会跟他聊什么,好确定要不要趁早抽身啊,总不能像魏闻雨当初一样,惨淡收场。”

  “什么意思?”许原生字字冷漠,目光也凉。

  “他现在过的那么惨,你就不怀疑?”

  “究竟是什么事?”

  “他家里穷你是知道的,又有个心脏病的妈,那一年迟阳哥走了他就躲回家想待两年再出来,也不知道是谁透露的消息,一大批记者跟过去,他妈那时候犯病了,他急着送医院,记者堵着不让车走。”余燃摸摸脸,又碰了碰眼皮,“然后啊,人就活活拖死在眼前了。”

  记忆又回到不久之前魏闻雨坦然自若的样子,许原生耳边嗡嗡,尽管坐着还是没由来的打了个晃。

  余燃是真的不愿意当这个恶人,“我以为你跟早月好了,她会告诉你。”

  “她也知道?”许原生喉咙滚烫。

  余燃缓慢扇动眼皮,“只有你不知道。”

  很久没人吭声,许原生没办法消耗这些,那两年他竟然是这样糊涂又荒唐的活着,乔迟阳留给他的人还是物都已经面目全非,他一个也没保护好。

  夕阳总算落下去,房间里的光消失干净。

  “我走了。”余燃不再等他。

  该说的话都说完,也算是好聚好散。

  余燃一颗心浮浮沉沉,好像是要离开居住已久却满是疮痍的老房子,不舍也有,厌弃居多。

  他把烟抽完,烟蒂就放在身旁的桌子上,转身就可以离去。

  路过会馆,走过几年的光辉,何教练和肖熠走上来,见余燃脸上没有伤才安心。

  他淡淡一瞥就要走,两个人皆是心惊,已经感觉到了这是一次离别。

  肖熠看着余燃的背影,“你真要走?”

  四面的光都熟悉,余燃背对着他们挥了挥手,还是走了,一句话也没留。

  肖熠跟何教练站了很久,最后还是肖熠鼓起勇气往教室走。

  他脚步又轻又慢,寂静的长廊上也要仔细听才能发觉,终于走到地方,隔着模糊不清的两扇窗户,许原生坐在椅子上,他被黑暗围困,手指撑着脸,艰难地抹了抹眼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