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81 真当我是神经病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060 2019-09-05 22:41:05

  许原生有些燥意,他退了一步,迂回道:“你今天喝醉了,改天魏闻雨会过来,到时候再聊。”

  整条楼道在早月眼里忽然被拉长,光影不停晃动。

  她将脸架在门框上,漠然懒散,“我说了,就这一次我会告诉你,以后门儿都没有,你也不能再怨我。”

  早月一口气说完打了个酒嗝,许原生神色刚刚有所松动,还没吭声她便猛地将门关上,彻底把他的犹豫不决斩断。

  *

  酒喝的不少,早月清晨醒来时有很强烈的宿醉感,头也有些痛,去洗了个澡,洗到中途忽然听到敲门声。

  一阵跟着一阵,起初以为听错了,她把花洒关了才确认是有人在敲门,匆匆穿好衣服过去。

  “乔早月是吧,快递。”快递小哥头都没抬,随意撕了快递单拿给早月,“签收一下。”

  早月用干毛巾将发尾裹住,探头看了眼,“我没有买东西啊......”

  “就是你的。”

  快递小哥显然有些不耐烦,在门外等了很久耽误了时间,随手将东西塞到早月手里,笔也顺带递给她,签收之后她看了看寄件的地址,没有印象。

  早月没在意,随手将东西放到玄关的柜子上便去吹头发了,八点钟谢勉有个广告的宣传活动,她收拾完出门换鞋的时候又看到那件快递。

  密封的泡沫袋子,摸上去手感像是个长方形的纸盒,她手指一扯,盒子忽然掉出来,是一部未拆封的手机。

  跟早月现在用的手机是同一款,盒子外面用黑色的马克笔写着一排小字:赔给我们卿卿的手机,要好好用哦。

  知道她小名的人没有几个,一秒就反应过来,气血冲到早月的脑颅里,头疼的更厉害了。

  她抿紧嘴唇,弓腰把东西拿起来,盒盖打开,里面躺着的手机很新。

  早月将手机拿出来,扬起手摔到地上,频繁巨响的那几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有些诡异,直到她觉得累了才停下来。

  楼下。

  早月面色怏怏,她走的很急,连带着快递袋子将砸碎的手机扔到垃圾桶里。

  等她走远了,年轻男人从一旁的小轿车里下来,他小步走到垃圾桶旁边,伸着头看了看,快速拨了个电话出去。

  “星尧哥,她把手机砸坏扔了。”

  嘈杂混乱的摄影棚内,林星尧挥开手挡开化妆师的手往一边安静的地方走去。

  他自然地笑笑,“想到了,她人走了吗?”

  “走了。”

  “上去,把那些东西放进去,注意别留下痕迹,她会发现。”

  “可是......”男人踢了踢垃圾桶,“都要放哪里......浴室要吗?”

  前面经纪人催促了林星尧两声,他神情不变,“不用。”

  交代完毕挂断电话。

  工作人员还在等着他就位,经纪人走过去,皱着眉眼问,“你在给谁打电话?”

  她说着挥手叫来化妆师给林星尧补妆。

  他自始至终都是一副不冷不淡的样子,像套了层虚假的皮囊。

  “一个快递电话而已。”

  “你去参加《星选》的饭局,见到她了吗?”经纪人压低声,控制到只有他们三个人听到的音量。

  “见到了。”

  “你没做什么过激的行为吧?”

  这话问的露骨,林星尧没脾气,容情淡淡,“你们真当我是神经病吗?”

  *

  将将到了八点钟。

  许秋遛狗回来,听到楼道里有些异样的响动,701门前正站着个陌生男人,奋力的在扭动着门锁。

  这小区的房子有了些年头,她从家里搬出来以后便一直住在这里,知道门上装的都不是先进的密码锁,旧锁风险很高,所以每年这里都会发生盗窃案。

  “你在干嘛呢?”许秋故意拔高了音量,想用气势来震慑住男人。

  男人转头,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穿着也不像是做小偷的人,他的紧张很短暂。

  “你好,我是701住户的同事,她有很重要的工作文件忘记带了,让我来帮忙拿一下。”

  许秋没被三言两语糊弄住,“那你撬门干什么?拿东西为什么不给你钥匙?”

  “给了的,我不太会开这种老锁,在里面卡了一会。”男人说着转动捏在手机的小钥匙头,“你看,这不是开了。”

  门打开一条缝,许秋怀疑的目光没消,他又摆摆手解释道:“乔早月,在娱乐公司上班,今年二十二岁,电话号码是......”

  这一连串的澄清才总算让许秋松了口,男人说着又去拿手机要念号码,她先开了口,“不好意思,是我误会了。”

  男人点点头便闪身进去,喘了两口气确认刚才没有出纰漏,翻开猫眼看了看,许秋已经牵着狗回了家。

  到了中午吃饭时间许原生从楼上下来,顶着杂乱的头发和一张没睡醒的脸。

  刚坐到餐桌旁,碗猛地摔到他面前,响声清脆,脑袋也跟着嗡了一下。

  随之而来的便是许秋的吐槽:“你能不能有一点形象?”

  许原生习惯了她每天在耳边喋喋不休,拿勺子挖了口饭,奉承道:“姑姑,你做饭可真好吃,你可真棒,我真是太爱吃你做的饭了。”

  “别说了,我还没吃饭呢就被你恶心够了。”

  许秋盛了碗汤递给许原生,他双手接着喝了一口,品了品味,“今天没给我放耗子药,味道好了不少。”

  “皮痒吧你。”许秋没忍住用筷子敲了下他的脑袋,坐下后才进入正题,故作随意的问:“最近和小乔处的怎么样?”

  “什么处的怎么样?”

  许原生光顾着喝汤。

  “微信加到了吧?”

  “早加到了,干嘛?”他挑挑眉,“你又有什么要砍价的东西吗?”

  许秋用力踹了他一脚,“我什么时候砍过东西了。”

  自从上次许原生和早月看完话剧之后,许秋便不断的在他耳边聊起早月,像个催债的,他不急也被催急了。

  提到早月许秋才想起来早晨看到的那个鬼鬼祟祟的男人,下意识又碰了碰许原生的腿。

  “既然你加了人家的微信,那问问她,早上有没有让一个男同事来家里拿文件。”

  许原生夹菜的手停住,“男同事?”

  “我早上遛狗回来看到的,”许秋飘忽着语气,,“感觉那人怪怪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