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83 怕吓到你啊哥哥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003 2019-09-07 18:38:52

  房间里出奇的干净,飘着淡淡的馨香,没有任何被翻乱的地方,早月换完鞋才发现地上还有些早上砸碎的玻璃小块。

  她挪开眼,从鞋柜里拿了双九成新的拖鞋,颜色纯白,但大小看上去明显是男士拖鞋。

  许原生之前来都没有换过鞋,只不过是她每次都急着让他走,没有让他留太久的意思。

  “专门给我准备的?”

  早月神色坦然,没有情绪的笑起来,“那是谢勉带来的。”

  谢勉家附近常常有狗仔蹲点,他有时便会到早月家来消遣放松,久而久之便备了双鞋,最近倒是来的少。

  “我看他好像经常来你家?”许原生倒没有太避讳,自然的像是代替了谢勉登堂入室。

  “还好,跟你现在的频率差不多。”

  “以后不准他单独来。”

  早月回过头,略显无语,“这是我家,你还管上了?”

  许原生在她背后小声嘀咕道:“以后也是我家。”

  他把奶茶放到桌子上,在早月的视野盲区将手机拿出来看了看,没有谢勉的信息,早月家里也的确没有被偷的迹象,一时不知怎么办好。

  早月第一次洗了份水果拿出来招待许原生。

  她随手把电视打开,调到电影频道,声音飘出来把安静的空间填满。

  许原生坐过来,心不在焉的把奶茶递给早月,刚往她身边坐了坐,她忽然说:“要不看个恐怖片吧?”

  许原生眼皮跳跳,忽然有些后悔刚才没有早点把那支烟抽烟。

  电视机的光源黯淡,不停变换,他轻动了下手,“好。”

  早月很久没有这样一个放松的时刻,脑袋里紧绷的弦也消失,她拿起遥控器调了个老片子,画质与电视屏幕的尺寸都不搭,仔细看还有些清晰的噪点。

  “怎么看这个?”许原生说着话,不自觉的往早月边上靠过去。

  她似乎是有意的,语气带着明显的戏弄,“那你看过这么多遍了还怕?”

  手上那杯奶茶太过甜她不太能接受,拿过许原生的手塞过去,“我可就喝了一口,太甜了。”

  早月也不跟他客气,或者说是从来没有客气过,十六七岁时便是如此,吃不完或者不爱吃的都会扔给许原生,他也从不拒绝,就连乔迟阳偶尔都看不过眼,戳戳她的脑袋,警告的瞪她一眼。

  这个习惯因为许原生的纵容一直没改过来,后来在没有他的那段日子里,早月极少有挑食,吃不下也要硬塞,最害怕习惯没有得到延续那一瞬间的失落。

  “这杯刚刚好。”早月嚼烂了颗珍珠,咽下去时脖子滑动的痕迹很浅。

  许原生挪开目光,恍恍惚惚的也喝了口手上那杯她不要的奶茶,真的很甜。

  电影进入正片,他调整了个坐姿,手虚虚搭在早月肩后,已经露出了图谋不轨的苗头,又想把头也靠过去,才动了下脖子,早月咳咳两声。

  “别得寸进尺。”

  “......脖子疼。”

  早月扭过脸,看他皱着眉,又转了转脖子,丝毫没有半点撒谎的痕迹。

  “我去给你拿个靠枕。”

  手腕被按住,许原生摇摇头,“不用了,我老实的很。”

  是吗?早月想这样问,还是没吭声。

  房间里开着灯,明亮刺眼,看电视也需要眯着眼睛,早月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看到女主角被丈夫抛弃的片段时从沙发上跳起来大喊“陈世美”。

  彼时许原生早已被一些恐怖镜头吓的不敢说话,她猛地跳起来,差点送他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

  刚好快到了那个镜头,许原生悄悄捏住了自己的袖口,喉咙滚动。

  闪烁和夸张的光源晃动,让他微微觉得眼花,预料之中早月的咒骂没有出口,她很平静,直到画面闪过,也只是惆怅的叹了口气。

  “怎么这次不骂人了?”许原生松开拳头,手心潮湿。

  早月将小臂圈放在膝盖上,转过脸,是一双干净的眸子,眼神里有同情,弯着唇笑:“怕吓到你啊哥哥。”

  只有她会把这样的话说的理所当然。

  灯光还是一样的亮,电视机里诡异的背景音乐让气氛也变得有些复杂。

  许原生心里蠢蠢欲动,她的笑和自然冒出的称谓都像是在刻意挑衅,也是报复,报复他刚刚偷偷把手靠近她的肩膀,在告诉他,自己可比他大胆的多呢。

  “我都准备好了,你不骂倒有点不习惯呢。”许原生默默把手收回来撑着额头。

  早月也偏偏头,明知故问道:“我之前骂什么了来着?”

  “陈世美。”

  她眨眨眼,清澈的瞳孔里是许原生的脸庞,“嗯,陈世美。”

  哽咽了下,他得承认自己是输了,原本是想把她套进来,却把自己给折了。

  很少有挫败的时候,可这几天尤其强烈,许原生明白自己莽撞的性子收敛不了,他干脆也不做徒劳,开门见山的问:“你那天喝醉酒说一点点也不喜欢我了......是真的吗?”

  说着话时他看着电视屏幕上的惊悚镜头,心里的恐惧却全部来源于早月即将给出的答案。

  她忽然在他耳边笑出声来。

  手心撑着下巴,将自己缩成一个团,眼里有不太真切的笑意,“喝醉酒说的话能当真吗?”

  “那你......”

  “我什么?”

  许原生想问既然喜欢为什么不跟他在一起,话到嘴边却改的温柔,“那要多喜欢才够?”

  “比方现在只有这一点。”早月似乎是想到了怎么比喻,她捧起那杯喝了一半的奶茶,指了指杯底薄薄的黑糖色珍珠,“要等到满杯的时候就够了。”

  那是她拙劣的措辞和拖延,她含苞待放的心思,她只想让许原生一个人知晓,却没想到隔着小半个城的距离,落到别人的耳朵里。

  夜晚光亮稀薄,林星尧坐在车里,他按了按耳机,手劲发狠,深深喘了几口气,窃听器里的内容很是刺人。

  车窗忽然被敲响,谢勉带着帽子口罩站在外面,林星尧抬起头,略过他看到了天上挂着的一轮月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