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衣手遮天

第三十六章 英雄救丑

衣手遮天 饭团桃子控 2065 2019-07-17 22:17:43

  谢景衣一扭头,就看见柴祐琛骑在高头大马上,穿着一身皂色长袍,手里搭着弓弩,黑色的长发在风中凌乱狂舞着,像是一团飘摇的水草。

  配着他那清冷却时刻带着嘲讽的嗓音,让谢景衣有一种飞奔过去,一拳怼脸的冲动。

  她松了一口气,低下了头,微微的笑了笑,提着剑的手,都好像变得更有力了一些。

  说到底,谁又想早早的死呢?

  虽然柴祐琛是个讨嫌鬼,可是官家说过,整个大陈,都没有比他更加坚定又可靠的人了。那会儿,她还酸了许久。

  柴祐琛收了弩箭,大手一挥,柴贵领着一群人冲了出来,那刀疤男一瞧,暗道不好,嚷嚷道,“兄弟们,快跑!”

  谢景衣收了剑,柴祐琛的父亲齐国公可是手握两浙路军权,手下净是精锐之师,抓着几个山匪,还不是手到擒来。

  “多谢了。”谢景衣咬了咬嘴唇,小声的说道。

  柴祐琛挑了挑眉,“话本子都说英雄救美乃是佳话……可惜了,也得有美人才行。”

  擦!谢景衣的感激之情,一下子少了好几分,咬牙切齿道,“那是,下次换我救你,便是英雄救美。”

  她正说着,一面大帕子迎面扑来,盖在了她的脸上,紧接着一个大手袭来,差点儿没有把她的脸搓掉一块皮。

  谢景衣觉得自己像是一个面团,正当她准备怒吼的时候,那帕子又轻柔了起来,快速的不见了。

  柴祐琛坐在马上,弯着腰,看着她,“一脸黑灰,一脸血,丑死了。”

  谢景衣一愣,她一手玩爆竹,一脚捅刀子……不对,她用脚捅了哪儿?光这么一想,她都恨不得立马寻口井,好好的洗上一洗……

  她想着,艰难的掏出自己的帕子,擦起了脸。

  “你从那边来,可瞧见我家的马车了,我阿爹阿娘,还有我大兄?”

  柴祐琛闷哼了一声,“嗯。在后头,没我跑得快。”

  谢景衣松了一口气,“你怎么会来的?”

  柴祐琛是京城人士,初初到杭州,这里往里走,只有青山村了,总不能,他也是去走亲戚的吧?

  柴祐琛把头别向了一边,冷冷的说道,“路过。”

  谢景衣噗呲一笑,“谢谢你路过。”

  柴祐琛咳了咳,“是之前的那群……”

  谢景衣神色一冷,点了点头。

  柴祐琛叹了口气,看了已经被手下抓回来的那群歹人,“怕是无下文了。”

  谢景衣摸了摸柴祐琛的马,这厮瞧见她来,已经伸过头来,傻咧嘴求安抚好些次了。

  “放心吧,我心中有数。我先去看我阿姐了!”

  柴祐琛没有回话,看着谢景衣的背影,捏起她擦过的帕子看了看,迟疑了许久,终于揣进了自己的袖袋里。

  谢景衣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谢景娴跟前,她还趴在马车里,微微发抖。

  “阿姐,你没事吧?”

  谢景娴一个激灵,低头看向了谢景衣的脚。

  她的脚上全都是血,不过是旁人的血。

  谢景衣身子一僵,将脚往后缩了缩,悄悄的挡在了裙子里。

  谢景娴是个好人,可她不是。能在那深宫里活得顺风顺水的,有几个好人。

  她正想着,瞧见谢景娴伸出了手,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不用看,都能够感觉到她的手在抖,“三囡有没有受伤?应该……应该阿姐保护你的,都怪阿姐没有用。这里有鞋子,换……换鞋子。”

  谢景衣眼眶一红,跳坐上了马车边缘,她将脚上的鞋子一甩,接过了谢景娴递过来的鞋子,快速的换上了。

  马车里头乱七八糟的,因为胡乱的拿爆竹,之前码得整整齐齐的礼物,都堆作了一团。

  谢景衣胡乱的翻了翻,翻出了一包糕点来,撕开来往谢景娴嘴里塞了一块,又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块。

  “阿姐很好。有的人,天生胆子大,就爱斩妖除魔,譬如我,有的人,天生温柔,喜欢坐地成佛,譬如阿姐,两种人都很好。阿姐在我心中,是最好的阿姐。”

  “好哇,大姐姐是最好的阿姐,那我是什么?谢三囡,你这个心眼偏到没有边了!”

  谢景衣听着着宛若打雷的声音,扭头一瞧,就瞧见一个红色的身影扑了过来,拼命用力的抱着她,“死三囡,臭三囡,你小小年纪,竟然指挥大兄,指挥大姐,还指挥我,天杀的,我竟然还听了你的。”

  “我就知道,你天生骨头硬,嘴巴硬,是绝对绝对不会有事的!”

  谢景衣觉得自己像是被一个铁桶箍子给箍住了,简直喘不上气来,她翻了翻白眼,吐了吐舌头,觉得好过了几分,可一抬头,就瞧见远远的,还站在那里的柴祐琛。

  他站在哪里,嘴角带笑,好似在说,丑!死!了!

  “谢景音,我快要被你勒死了!”

  谢景音这才慌忙的松了手,擦了擦眼泪,“哼,谁要你逞英雄!你要我骗阿爹,阿爹都恼了!”

  谢景衣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的看向了谢景音,啥玩意,明明就是你骗阿爹的好吗?谎话张口就来!

  谢景音挤了挤眼睛,阿爹阿娘现在对你怜爱得要命,你快救我一次!

  谢景衣无奈,“唉,我也是为了阿爹阿娘好啊!”

  谢景音这下子才满意了,骂道,“臭三囡,以后莫要强出头。”

  谢景衣有些囧,明明就是你逼我强出头!

  说话间,翟氏在谢保林的搀扶之下,走了过来,她红着眼睛,摸了摸谢景衣的头,“没事就好。”

  谢保林拍了拍谢景音的肩膀,“回去再说你。”

  他说着,走向了柴祐琛,“柴二公子,还劳烦你再帮个忙,帮我把这些家丁受伤的送到医馆去,往生的……送回家去。”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沉了下来,劫后余生的喜悦过后,便是无尽的悲凉与愤慨。

  柴祐琛点了点头,“举手之劳。谢伯父不用担心,我叫柴贵去办这事儿,我送你们去青山村,以免再出意外。这些人,乃是旁的地方流窜儿来的山匪,这剿匪的功劳,侄儿斗胆,替我阿爹领了。便不送去富阳县衙了。”

  谢保林一愣,满怀感激的对着柴祐琛拱了拱手,“如此便多谢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