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衣手遮天

第四十三章 眼睛不好

衣手遮天 饭团桃子控 2065 2019-07-22 21:15:00

  “这是什么?”柴祐琛好奇的伸长了脖子,看了过去。

  谢景衣在一旁得意洋洋的仰起了下巴,“你且打开看看,我保证整个杭州城里,就没有一个小娘子瞧见了这个不想要的。”

  柴祐琛走了过去,桌面上整整齐齐的放着八个白色敞口小瓷瓶。

  他手指翻飞,一个接一个的打开了瓷瓶,疑惑道:“印泥?”

  谢景衣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这些都是什么颜色?”

  柴祐琛斩钉截铁的回答道,“红色。”

  谢景衣不死心的指了指第一个瓶子,和最后一个瓶子,“这两个颜色有什么不同?”

  柴祐琛刚想回答没有什么不同,便看见了谢景衣快要崩溃的表情,迟疑的回答道,“第一个深一些,最后一个浅一些”,“但都是红色”,柴祐琛想了想,不死心的补充道。

  抓心挠肺,抓心挠肺!谢嬷嬷的心底在呐喊。

  她指了指自己的脸,“我今儿个可有抹胭脂?”

  柴祐琛迅速的伸出手来,在谢景衣的脸上捏了捏,在谢景衣反应过来之前,若无其事的搓了搓手指,“我的手没有被染红,你没有擦胭脂。”

  虽然没有擦胭脂,但是小脸儿又红又白,像极了三月西湖边的粉桃花。

  谢景衣下意识的啪的一巴掌拍过去,但是柴祐琛的手已经早早的收回去了。

  她愤怒的指向了第一瓶,“这个红中带粉,乃是夹竹桃花红;第二个,红中带橙,宛若破晓太阳,乃是破晓红……最后一个,乃是最深的枫叶红……”

  柴祐琛偷偷的瞥了一眼谢景衣,桃花红,破晓红,枫叶红……说到底不都是红么?

  他咳了咳,“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情,我自是不关心,我只关心,咱们到底赚不赚得到钱?”

  “自然,你不懂,这么一点儿看不出,但是染成了布之后,区别就明显了。统共就那么些颜色,去宴会的时候,每个小娘子都提心吊胆的,生怕同人撞了衫。有那正宫大妇,就偏好浓烈的正色,不要求多正,只需比那些狐狸精更正一些便行。”

  “不光是布,可以染丝,色泽的层次出来了,咱们拿来绣画,就更加的生动逼真一些。不要小看了这些,这可是只有我,裴少都的关门弟子,才能够调出来的颜色,旁人就是想要效仿,也是染不出来的。”

  “当初我在宫中,就是用这一招,把多少宫妃挑得乌鸡鲅鱼的,一个个的撕破了头,哈哈!”

  柴祐琛无语的看了谢景衣一眼,“你就这点眼界?”

  谢景衣一愣,淡淡的说道,“她们都同我无冤无仇,没有一文钱的关系。我抬举谁,又打压谁,不都是听命行事。这宫中,哪里有什么真心的美人,不过左边一个新派,右边一个守旧老臣罢了。”

  “我看她们,同你看她们爹,并无不同。如今都不在那人身边,你何必嘲讽于我?”

  柴祐琛冷笑出声,“我以为,你同我,是站在同一个山顶的,原来你不是。”

  谢景衣瞳孔猛的一缩,自顾自的将那些瓶子盖好了,用布包好了,转身就走。

  “柴衙内已经是家财万贯,未来更是富贵滔天。这点小钱,既然不在你眼中,那自然也无须我费那个心。告辞!”

  谢景衣才刚迈出一步,就听到柴祐琛轻声叹了口气,“我只是想,你可以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谢景衣心中一软,又将那瓶子搁了回去,“别瞎扯这些有的没的,你以为你是裴少都,天天好为人师。先想着自己个怎么活下去吧。”

  变法有诸多问题,便是重来一次,谁又能够说准,他们就一定可以成功呢?

  指不定还是两条光棍共赴黄泉路……

  “这一次,咱们只染绫罗绸缎,精而不泛。我不想同外祖父家中有过多的牵扯,这些铺子什么的,对外都说是你的,不过是借用了我家的染布坊同绣坊罢了。就算有那打歪主意的人,深查下去,查到了你,便不敢有所动作了。”

  “我也懒得算计得那么细,分红咱们一人一半便是。这一点,我还是信得过你的。”

  “每隔一段时日,我都会添新的颜色,新的织锦图案。做好了这些,我便不打算过多投入心思进去,咱们找几个精明又能干的掌柜的做事便是。”

  “真正的本事,留到京城去再说。做好了这些,富可敌国是不能够的,富甲一方绰绰有余。”

  柴祐琛认真的听着,频频点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这些都听你的。你可曾想过,不把你家人牵扯进来,毕竟……”

  谢景衣苦笑的摇了摇头,“晚了。咱们坚持的,看不着前路,但是我并不后悔。我原本打算,等帮阿爹阿娘解除危机了,寻个时机,还是出来自立门户,免得牵连了他们。”

  “可你猜怎么着?我阿爹竟然是王公门生。”

  柴祐琛听着,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他大一出生,便是站在官家那边的了。除非他爹重生,不然是不可能转换立场的了。

  “王公是王公,那人是那人,你得分清了。”

  谢景衣若有所思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给柴祐琛倒了一杯茶,又给自己倒了七分满。

  “很难想象,我们两竟然能够单独坐在一起,心平气和的说事。没有含沙射影,也没有争锋相对。”

  柴祐琛微微的勾了勾嘴角,“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

  “再过几日,王公便要任参政知事,入阁拜相。先是设立三司条例司,然后立九路均需法,转运使的权力会大大的增加。咱们两浙路的关转运使性子沉稳,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再然后青苗法就来了……”

  上辈子这时候,谢景衣还没有进宫,是以前半截她都是道听途说,并未参与。柴祐琛那会儿虽然关注,但尚未出仕,插不上话来。

  “关转运使性子沉稳,关慧知性子可不沉稳。青苗法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咱们便以这杭州为例,仔细的看好了。”

  柴祐琛点了点头,“明年就是春闱。留给你阿爹升迁的时间只有一年,变法就是机遇。”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