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第4章 隔壁就是戎国驿馆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羊久久 2081 2019-06-21 10:50:00

  江重轻轻敲了下妹妹的额头,“好了好了,凡事不要意气用事,咱们来到这个陌生地方,能不惹事就尽量不惹事。”

  他朝着酒楼那里回望了几眼,皱了皱眉,“还有,我们要赶快把那个受伤的朱儿送到医馆去,这才是正经。”

  “呀,你说得对,我差点忘了!”江惜芸一声惊呼,转身就朝酒楼跑去,“都怪这个该死的太子,都把我给气糊涂了——”

  江重微笑着叹气,这个胆大鲁莽偏又热心肠的妹妹呀。

  兄妹俩回到酒楼,那对卖唱的父女俩竟然不见踪影,只余下地上的那滩血迹。

  江惜芸前前后后地找了一圈,又问了店老板和伙计,皆不知他们的去向。兄妹俩无法,只得怏怏地回了驿馆。

  一一一一一

  驿馆并不远,座落在如苏城里清幽的南山旁,青墙朱瓦,绿树成荫,风景美不胜收,一派江南风光。

  江深拿着茶杯,端坐在正厅里,脸色跟凝了铅一样的难看。

  江惜芸和江重并排站在父亲面前,怯生生的。就像小时候那样,他俩一犯了错就会低头望着自己的脚尖,不敢看父亲那张乌沉沉的脸。

  “你看看你们两个,出去这么久不说,还弄得这一身的污渍回来,灰头土脸的,真是丢了我们缙国的体面!”

  江深终于开口了,他相貌清瘦,精神矍烁,训斥起自家儿女时也是字正腔圆,一板一眼。

  酒楼打斗时,江惜芸和江重滚了一身的油渍和菜渍,江惜芸的环髻都有些凌乱了,本来清丽的小脸儿上还沾上了一点泥印。

  江惜芸见爹爹生气,哪敢说出她在外面与人打架,瘪了下嘴,委屈道:“哥哥带我去逛集市,我走得饿了,便找了家酒楼吃饭。怎知那店小二泼了许多汤水在地上,湿滑得很,我一时不慎摔了一跤,身上就弄得这般脏了……不信你去问哥哥……”

  江深板着脸,转过头来问,“重儿,是这样的吗?”

  江重连忙点头,“是啊,惜芸说得一点也不错。”

  “哦?”江深看了他一眼,“那你身上怎么也这么脏?你也滑倒了?”

  “是的,爹爹,”江惜芸抢着答道:“哥哥来扶我的时候,也不小心摔跤了。”

  江重咳了声,装模作样地拂了拂衣袖上的灰尘,“爹,这也不怪我们,那酒楼的地面实在是太滑了。”

  “爹爹,你就会心疼衣裳么?你也不问问我摔伤了没有?”江惜芸扑到了江深的怀中,撅着小嘴道:“我的胳膊撞到地上,现在还疼得厉害呢,当时差点都哭出来啦。”

  对于撒娇这种事,江惜芸一向比江重更擅长。

  江深叹了口气,轻抚着她的头发,“惜芸,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是这样冒冒失失的?走路要平缓稳重,要有一些斯文的样子。”

  江重在一旁笑道:“爹爹教训得是啊。”

  江惜芸偷偷朝哥哥做了个鬼脸,感觉这事儿就这么糊弄过去了,江深拍拍她的脑袋,说道:“惜芸,不是爹爹有意责怪,只是隔壁驿馆就住着戎国的使臣,若是被他们瞧见你这副狼狈模样,我缙国颜面何存?”

  江惜芸惊得一下子直起身来,“什么?戎国使者就住在隔壁?”

  江深只道女儿害羞,呵呵一笑,“可不是么?与咱们才一墙之隔。你仪容不整,现在知道不好意思了?”

  他哪里明白江惜芸的心思,反倒宽慰道:“无妨,这天色已晚,他们正在用晚膳,想来是没有看见你的。”

  江惜芸朝着爹爹一笑,乖巧地低下头去,似乎真的有几分羞涩。此时暮色降临,有仆人进来掌灯,数支鲜红的粗烛一齐点燃,映在她如花般娇嫩的面容上,亮闪闪的眸子里有着极力掩饰的欣喜。

  这分明就是老天爷在帮她啊,翻个墙就能潜到戎国驿馆。

  太方便了。

  很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今夜她江惜芸便要行动,达鲁那条胳膊,她要定了。

  月色已深,万籁俱静,连狗吠都很少听见,只有偶尔的打更声传来。

  江惜芸在床上静静躺了许久,确定爹爹和哥哥都已睡熟,她轻手轻脚地起身,换了套利落的短束男装,佩着宝剑,悄悄出了门。

  乔装改扮是很必要的,她毕竟做的是不能见光的事情,必须谨慎行事。

  围墙有三米多高,但对于江惜芸来说不是问题。她的剑法或许差强人意,但轻功却颇有水准,她身影如燕子般轻灵,足尖一点,纵身就跃过了围墙。

  刚一落地,便有一队巡夜的戎国卫兵过来,江惜芸就地一滚,灵巧地缩进了一株桃花后面。

  且走且停,四下观察。

  借着夜色掩护,她飞快地钻进了后院,但这里的房间有好几排,格局也大同小异,哪一间才是达鲁的房间,她完全摸不着方向。

  江惜芸小心地缩在一块山石后面,静静等待,终于瞄见有个落单的卫兵晃晃悠悠地过来,大概是出来小解的。

  她朝前一闪,一把揪住那卫兵的后背,将剑锋架在他的脖子上,压低了声音喝道:“不想死的话就别出声!”

  那卫兵吓得一泡尿都缩了回去,哆哆嗦嗦地抖个不停,“别杀我,别杀我,我不动……”

  “说,达鲁住在哪里?!”

  那卫兵颤抖着把手一指,“前面第二排第五个房间。”

  江惜芸很机警,反而将剑尖在他脖子上抵得更紧,“空口无凭的,我怎知你说的是真是假?”

  夜凉如水,明晃晃的剑锋在深夜里有如寒冰沁骨,那卫兵缩着身子,已吓得魂不附体,“我不敢欺瞒大侠,达鲁真的就住在那里。”

  江惜芸有点拿不准了,眼珠一转,她摸摸荷包,里面有白天在集市上买的的胭脂膏子,于是她用指甲挑了一块塞到那卫兵的嘴里,逼他咽下,一本正经地吓唬道:“你已服了我的五毒散,这世上只有我才有解药。如果你骗我的话,三天之内必然毒发身亡!”

  那卫兵吓得站不住了,直往地上瘫,“我不敢欺瞒大侠,我是老实人,说的都是实话啊……”

  江惜芸终于相信了,轻身一纵,沿着月亮门就奔进了第二排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