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第5章 她成了刺客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羊久久 2066 2019-06-22 10:00:00

  数到第五间房的时候,她停了下来。

  屏息细听,里面传来了一阵阵响亮的鼾声,跟打雷似的,里面的人睡得正香,甚至还在做着欺男霸女的美梦。

  江惜芸咬了下唇,不由自主地又回想起可怜的朱儿痛失一臂时的惨状。朱儿那里疼得呼天抢地,而达鲁却在这里睡得有如死猪,当真是太没有天理了。

  江惜芸越想越气愤,一时间怒气上涌,她摸索着用小匕首撬开房门,轻轻蹑了进去。

  屋里黑漆漆的,光线很暗。江惜芸睁大眼睛,借着一片朦胧的月光,终于看清了床的位置。

  白皙而纤细的手指狠狠握着剑柄,她的心口却跳得厉害,手掌也已微微出汗。她毕竟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女,娇生惯养,平时连杀鸡都不敢的。

  她凭着一腔血气之勇潜到了这里,但真要动手斩达鲁的胳膊,心里面还是毛毛的,有点莫名的害怕。

  江惜芸吸了口气,尽量镇定下来,一步,两步,三步,她渐渐逼近到了床榻的位置,脚尖一滞,仿佛踢到了什么——

  咣当!

  极其响亮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刺耳得连聋子都能听见。

  床上的达鲁从被子里一跃而起,粗声大喝,“谁?有刺客!”

  江惜芸懊恼得直想哭。

  千算万算都算不到达鲁的床沿下居然有个歪在一旁的酒坛子,好巧不巧地却被她一脚踢碎了,这下子打草惊蛇,偷袭瞬间变成了明袭,一场恶战看样子是免不了的。

  也来不及抱怨了,江惜芸纵身一跳,剑光径直就朝着达鲁的手臂上刺过去,那达鲁身手也很敏捷,飞快地从床上滚下,小腿一扫就来攻江惜芸的下盘,江惜芸一个旋身躲开,抬眼间瞥见达鲁已经抢过挂在墙上的大刀,一声怒喝直劈过来!

  “有刺客!有刺客!”

  达鲁一边朝着江惜芸这边猛砍,一边扯开嗓子大叫。

  各个房间纷纷响起了一片人声,急促的脚步声腾腾腾地逼近,看来整个戎国驿馆已经全都被惊动了。

  江惜芸这回真的急了,额头上有一层薄汗沁出来,所谓双拳难敌四掌,她打得赢达鲁,却绝对打不赢这乌泱泱的一群帮手。

  她权衡了一下,不敢久留,身形一个旋转,有如闪电般的从窗口跃出,一路向外奔去。

  只听到身后人声喧闹,嘈杂如沸,伴着一阵骂骂咧咧,肯定是那达鲁带着帮手正在追赶她,江惜芸更加慌了,一口气奔出驿所,外面月朗星稀,缙国驿馆正在隔壁,她该往哪个方向走?

  江惜芸左右四顾,心中躇踌,此时此刻她的身份已经是“刺客”了,万万不能回到缙国驿馆,连累了爹爹不说,恐怕还要引起缙戎两国纠纷。

  “快!刺客就在前面!就是那个小子!”

  达鲁的咆哮声传了过来,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江惜芸也顾不得许多了,她初来周国,对这里的地形和环境一无所知,她为了甩脱这些戎国士兵,便专拣最僻静的小路走。

  就这样好似无头苍蝇一般跑了一阵,情况糟糕透顶,她迷路了。

  夜风吹得树枝一阵簌簌地响,惊起了沉睡的鸟儿,也隐隐传来了猫头鹰那可怖的叫声。

  江惜芸有些心慌,她自幼得爹娘和哥哥的疼爱,从未这样独处郊外,她游目四顾,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摸索着捡起一根枯枝,取出火折子点上。

  有了亮光,她一路脚不沾地地飞奔,香汗淋淋,浑身疲惫,七弯八绕之后,江惜芸突觉眼前一亮,视野陡然开阔,面前现出了一大片平地。

  地上遍布着柔软的小草和不知名的花朵,空气中弥漫着怡人的清新,再一细看,那平地的尽头是一汪有如明镜般光洁澄净的湖泊。

  江惜芸抹了抹额上的汗,刚舒了口气,眼梢余光一瞥之下,竟然看见有人正站在湖边静静的出神。

  那人背对着她,身形极其挺拔,长身玉立,白衫如雪,眼光淡淡地望着湖面,有如雕像般安静。

  深更半夜,怎会有人跑到这个偏僻的鬼地方来?江惜芸歪着头,瞧着他的背影,轻轻皱起柳眉,百思不解。

  蓦的,她心中咯登一下,一个念头没来由地浮现出来:“莫不是这人遇了什么伤心事,一时想不开,要在此投水自尽?”

  越想越对,越想越害怕,事不宜迟,她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在自己面前消失!

  江惜芸攥着汗湿的手掌,鼓起最后一丝力气,飞快地朝着那人奔去,一边跑一边大喊:“那个谁,就是站在湖边的那个,有什么话好好说,你可千万别寻死呀!”

  湖边的男子终于从冥想中回过神,他转过头,露出了一张好似白玉雕成的俊秀面容,眸子里微有讶色。

  江惜芸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地奔了过来,边跑边嚷,“哎,哎,好死不如赖活着,蝼蚁尚且偷生,你千万别干傻事哈,若有什么难处先跟我说说——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帮忙!”

  她着实是跑得累了,弯着腰大口大口地喘息,同时也不忘询询开导那男子,“你多大了?看模样不到二十吧?你瞧你还这样年青,长得又白皙俊俏,文质彬彬的,将来肯定可以考取一个好功名,就这么死了多可惜啊……”

  男子面无表情,眸光却清亮干净,他平静地望着江惜芸,缓缓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寻死?”

  江惜芸揉了揉酸疼的小腿,气息终于平定下来,“唉,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啦!半夜三更,黑灯瞎火,你一个人跑到这偏僻的湖边发呆,不是寻死是什么?……难不成是来钓鱼?划船?捉水鸭子?”

  男子不答,略微皱了下好看的眉。

  江惜芸捏了把石子,往湖中一掷,石子“扑通”入水,瞬间没底不见踪影。

  她严肃地说:“瞧见没有,你刚刚要是投水自尽,就会像这石头一样沉下去,然后一命呜呼,从此永远躺在这冰冷的湖底,被那些大鱼小虾啃得一塌糊涂,手指头脚指头都没有啦,嗯——还有可能连眼珠子都会被吃掉,如果这湖里还有鳄鱼,那便完了,你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