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第6章 我为什么要逃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羊久久 2019 2019-06-23 10:00:00

  江惜芸绞尽脑汁地想出一些恐怖的事儿描述一番,一边说着一边用眼角看那男子的反应,只见那尊雕像仍然杵在那里纹丝不动,她有些不满了,提高了音量,“喂,我都劝你这么久了,你倒是也说句话呀?”

  男子身影修长,气质清贵,他转过身来,双手抱臂,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淡淡道:“你不需要劝,我不想寻死。”

  江惜芸诧异,“那你这么晚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你呢?”男子冷淡地反问,“你又为什么来?”

  “你以为我想来么?我迷路了。”江惜芸脱口而出,她是个单纯孩子,不习惯说假话。

  “迷路?你不是如苏人?”

  “不是。”

  “那你是哪儿人?来如苏干什么?”

  江惜芸有点不悦,“关你何事,像官兵审贼一样。你就从来没迷过路?——等会儿天亮了我自己会找到出口的。”

  那男子淡淡一笑。月光如洗,清辉似纱,他双眸漆黑,有如夜空中的星子,光华明亮。

  江惜芸瞧了他一眼,没来由的就有点脸红,轻声嘀咕,“罢了罢了,你不想投湖自尽就好,这次是我多管闲事了。”

  低着头,讪讪地就想离开,那男子却在后面叫住了她。

  “灵阳湖这里盘径错道,现在天色又黑,你绕不出去的。”

  江惜芸稍稍顿下脚步。

  那男子已经跟了过来,“我认识路,可以带你出去。”

  “真的吗?”

  江惜芸展颜一笑,她耗了这几个时辰的气力,又饿又累,只想早点回驿馆美美地睡上一觉,有人肯带路当然最好不过。

  但又转念一想,黝黑深夜,对方是个陌生男人,也不知是敌是友,怎么能轻易地跟着他走?

  爹爹平时教导江惜芸时,总是把“谨慎”两个字挂在嘴边,对于女孩子来说,尤其如此。

  江惜芸后退了几步,她此刻穿的是男装,于是就学着哥哥的派头冲那男子抱了抱拳,大声道:“不用了,我就在这里歇一会儿,天亮了再找出路。”

  男子轻轻皱了下眉,或许是好意被拒绝,他又恢复了刚才的冷漠,淡淡开口,“既如此,你就留在这里慢慢找吧。”

  他再不理她,径自拂袖而去。

  呃,这男子就这么走了?这么干脆?

  江惜芸有点发懵,她孤零零地站在湖水旁,看着残月如钩,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阴森森的,该不会是狼吧?

  就在这个时候,突见那男子返身,大跨步地朝着江惜芸这边走过来。

  江惜芸又惊又喜,眼睛晶晶亮,嘴里却还在逞强,“你回来干什么,我说了我自己会找到出口的——”

  男子俊目如星,侧耳聆听,然后略略压低了声音,“有大批的人从东边过来了,是来抓你的?”

  江惜芸不禁瞪大眼睛。

  天哪,这些阴魂不散的戎国人!他们居然赶到这里来了!

  当真是甩不脱的牛皮糖啊。

  看来只能血战到底了!

  江惜芸狠狠咬着唇,一把拨出了腰间的佩剑,又去推那男子,“你别管我了,自己逃吧。我往左边去引开他们,你朝着右边跑。记得要跑快点,必要时可以躲在深一点的草丛中。”

  她话一出口,就已沿着湖岸的左边飞奔,跑出几步又觉得不放心,回头看看,那男子仍然淡定地站在原处。夜风中,他白衫飘飘衣袂轻扬,就像一株挺拔的修竹,俊美得叫人挪不开眼睛。

  要了命了,这男人虽然长得挺像那么回事,但反应怎么这么慢?莫不是脑子有毛病吧?

  “喂喂,你怎么还不跑?快,我来引开他们,你逃命要紧!!”

  江惜芸退回去又推了他一把,急得鼻尖都冒出汗来。

  “你快往右边走,赶紧避开那些戎国人!他们都是些亡命之徒,一言不合就要砍人胳膊,凶得很哪——”

  她好言相劝,可那男子却仍然没有要跑的意思,反而懒洋洋地靠在树旁,略一挑眉,然后漫不经心地开口,“他们到底有多凶?我倒想见识见识?”

  沸腾的人声越来越近,树林里现出了火把的亮光,戎国人已发现了这个湖泊,正加速赶来,江惜芸急得跺脚,粉嫩嫩的面孔亦涨得通红,“你这人!你这人!我要被你急死了!”

  她恼怒地瞪了那男子一眼,却终究还是不忍心连累他,面对着穷追不舍的强敌,她鼓足勇气,然后冷静地朝着这群好似饿狼一样可怖的戎国人走过去。

  “你们要追的人是我,与旁人无关!不要滥杀无辜!——现在你们都放马过来吧,我不会束手就擒,今夜我要跟你们决一死战!!”

  少女的声音微微打颤,目光却坚定而勇敢。她虽然穿着男装,容颜仍然娇艳,稚嫩的脸上露出了倔强的神情。

  虽然有点儿害怕,但她却已在瞬间做出了决定,今夜就算是力战而死,也绝不能投降,更加不能透露自己是缙国人的身份。

  达鲁举着火把,阴鹫的眼睛里射出绿荧荧的光,“臭小子,你敢行刺我?你是谁派来的?缙国吗?”

  江惜芸不说话,只是冷冷望着他,纤细的手掌紧紧握着长剑,作好了蓄势待发的准备。

  达鲁怪笑两声,“不肯说是吧,等会我把你的尸首吊在驿馆门口,暴晒十天,看看以后谁还敢再来行刺我!”

  蒲扇样的手掌一挥,指挥着众人就要冲上前去,突听到有个清朗的男声在笑道:“这清平盛世,湖光月色,你们在这里打架,真是太煞风景了。”

  江惜芸回头一望,就见那个白衫如雪的男人已经缓缓走过来,面容在月光的照映下好似白玉一样清俊,他慢悠悠地踱了两步,有意无意地挡在了江惜芸的前面。

  江惜芸凑过去小声说:“喂,你快走吧,此事跟你无关,让我来对付他们。我懂武功的——”

  男子不屑地开口,“我最烦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这青山绿水也会被你们弄得一团糟。这世上有什么事情是银子解决不了的?非要用血来污了这片草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