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第7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羊久久 2024 2019-06-24 10:00:00

  江惜芸急忙说:“这位公子,眼下这个事儿真的用银子是解决不了的!!”

  “是吗?”男子慢条斯理地笑了笑,然后朝达鲁伸出了两个手指头,“二百两银子,我把她的命买下了。”

  听到“银子”两个字,眼前嘈杂的人群顿时就安静了,达鲁站在队伍的最前方,一脸横肉地冷笑着,“那不成,二百两银子太少了。”

  “四百两。”男子眼也不眨地就把价钱抬高了一倍。

  达鲁大手一挥,“八百两。”

  “成交。”男子淡淡一笑,顺手从袖子里拿出一张银票,手指一弹,扔了过去。

  达鲁看清了那银票上的数字,笑得连脸上的横肉都颤动起来了。这是一张一千两的银票,通存通兑,拿到钱庄去马上就可以取到银子。

  “多的银子算我赏你们了,快滚吧。”

  男子挑了下清俊的眉,神情里隐隐有点不耐烦,达鲁倒很识相,立刻把银票揣在怀里,一声呼啸便带着众人退了回去。脚步杂沓,顷刻之间竟是走得干干净净。

  江惜芸目瞪口呆,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一场大祸就这么化解了,一千两银子就买下了她的命。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当真是不假啊。

  “真是谢谢你啦,”江惜芸讪讪地开口,“今晚要不是你仗义相助,我可能就要——”

  “不必谢,小事情而已。”男子俊眉轻挑,语气里有微微的嘲弄之意,“戎国人,历来都是一群乌合之众,逞匹夫之勇,贪婪爱财,目光浅薄,终究是难成大事的。”

  男子的评价很精准,江惜芸深以为然地点头,“说得是,说得是。他们都是些蛮夫,完全不讲道理的。”

  男子眯着眼睛,慵懒地打了个呵欠,“再说我身单力弱,手无缚鸡之力,哪里打得过这些人?不如用银子来打发了他们更省事。”

  他说得很合情合理,江惜芸也觉不出有什么不妥,只是满眼佩服地望着他,“哇,你随身都会带这么多的银两么?真阔绰。一千两,够我好几年的零用了。”

  她的话天真又直白,男子终于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

  唇角温软,眸子璀璨,好像溶入了月华的流彩,那般眩目。

  湖边的风慵懒而轻柔,沾了露珠的小草散发出清新的香气,江惜芸盯着那男子的笑容,心跳莫名地漏了两拍。

  她红着脸颊低下头,用脚尖儿踢地上的石子玩。

  “你怎么招惹上这些戎国人的?”男子突然问道:“听他们的口气,你是去行刺他们了?”

  “嗯。”

  “为什么?”

  “这个——”江惜芸有点为难,犹豫着该不该说出实话,但这男子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如果欺骗他,似乎又显得太不诚实。

  嗯,这男人虽然总端着一副清高又傲气的架子,但为人倒很仗义,长相又俊美得不像话,江惜芸踢着石子想了会儿,决定不隐瞒了。

  “因为他们欺人太甚,把一个卖唱姑娘的手臂活生生地砍断了!他们目无王法,持械行凶,而且居然没人治得了他!”

  江惜芸恨恨地朝树上捶了下,激起一阵枝叶哗啦啦的响。

  “官府治不了也就罢了,竟然连周国太子都不敢去惹他们!我真想不通,一国太子耶,这点血性都没有,眼睁睁地把凶手放走了,就轻飘飘地抽了达鲁五鞭子,这世上还有公道可言吗?!”

  男子静静地听她说完,然后淡淡一笑,“使者来朝,周国便负有保护的责任。有些事情,以谨慎为好,稍有差池就会引起不必要的纠纷。太子既然不追究,自然有他的道理。”

  江惜芸不服气,“太子身为一国储君,就更应该赏罚分明。律法在上,难道就任由那些坏人逍遥法外吗??”

  “该罚的自然要罚,却不必急于一时。”男子的语气仍然淡定平静,“就好比你要打一个人,如果想打得更重些,就需要先把拳头收回来,再狠狠地朝前一击,才能真正打死敌人。”

  江惜芸仔细回味着这句话,似乎颇有道理,但问题是那个连面都不肯露的太子会有这么睿智吗?

  也许那太子就是胆小怕事呢?

  江惜芸觉得在这个问题上也争不出个所以然来,她突然想起了被砍断手的朱儿,心里一阵难过,不觉轻蹙娥眉,“也不知那对卖唱的父女都去哪儿了,我返回去找了好久也没找到,朱儿的伤那么严重,得赶紧找大夫医治——”

  男子微笑道:“也许已经有好心人救了他们,给他们治伤和调养,并且为他们安排了住处,令他们不再流离失所。”

  是吗?

  这世上真的会有这么好的人吗?

  江惜芸报以怀疑的目光,而那男子笑容清朗,眸光如星,却莫名地给人一种信服的力量。

  “但愿如此吧。”江惜芸抿嘴一笑,“也许真的有这样的好人罢。人之初,性本善,我总是相信,这世上终究还是好人多。”

  “别人我不知道,但你肯定是一个好人。”男子笑着说,“你为了一个陌生姑娘,就肯舍生忘死,单刀行刺。”

  “过奖过奖,这是我的侠义本色。”江惜芸莞尔道。

  和这男子说了会儿话,她心里的郁结也渐渐消了许多,明月高悬,升上了树梢,空气中除了草木清香,又隐隐弥漫了一层淡淡的异香,味道却很熟悉,仿佛曾在哪里闻过。

  江惜芸吸了吸鼻子,“好香,是什么味道?”

  不是花香,也不是香料的香,有点熟悉,淡淡萦绕在鼻尖。

  男子轻轻皱眉,“香?我怎么闻不到?”

  江惜芸又使劲吸了下鼻子,感觉这香气似乎是从那男子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哈!”她大笑起来,“羞不羞呀,你一个大男人身上也熏香呢,像女孩子一样。”

  那男子也笑了,“你羞不羞,一个女孩子却穿着男装,像假小子一样。”

  晕!居然被他看出来了!

  江惜芸红着脸朝自己身上望,她明明扮得很像男人了,头发也都绾起来了,为什么还是被识破了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