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第10章 故去的皇后娘娘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羊久久 2061 2019-06-27 10:00:00

  御花园里,梅香和荷香正在焦急地四下寻她,见到她回来了,荷香才松了口气,“哎呀江姑娘,谢天谢地,你可算回来了,我们都找你老半天了。宫里位置大,我怕你迷路。”

  荷香为了找她,都急出了一脑门子的汗,江惜芸见了,心里过意不去,连忙说:“那翠鸟没抓着,我就在沿途欣赏风景,一时忘了回来,让你担心了,真是不好意思。”

  梅香说:“不妨事,你没迷路就好。江使臣还在跟皇上议事,江姑娘就先在这里玩一会儿吧。”

  梅香已经把鱼饲都拿过来了,江惜芸被刚才那场风波给惊吓了,其实没心情再喂鱼,但梅香盛意拳拳,她也不好拒绝,于是就接过鱼饲,一点一点地往池子里撒。

  荷香是个机灵鬼,感觉江惜芸脸色有点不对,兴致不太高,她想了想,就把江惜芸带引到了月亮门后面的花园里。

  这里的风景更美,花海更绚烂,江姑娘一定会喜欢吧。

  确实,一到后花园,江惜芸的目光就被碧水池中那一大片亭亭玉立的荷花给震住了。

  亭亭盖盖,粉得透亮,铺满了整个池子,在清风中摇曳生姿。

  荷花耶,怎么可能?现在还只是春三月,荷花就开了?

  “荷香,你们周国的荷花都开得这么早吗?”江惜芸好奇极了。

  荷香笑着说,“姑娘,你掬一捧池水试试。”

  江惜芸轻轻弯腰,手指在池水中一拨,水温很暖,清润怡人,她立刻就明白了,“哦,这池中是暖水,所以荷花就开得早。”

  “对呀,池子里是温泉水呢。”荷香热心地介绍,“我们玄天宫依山而建,山腰里有孔温泉,水质常年温暖如春。太子殿下便命人凿了一道水渠,将温泉水引入了这座碧池,从此这里的荷花每年三月份就开了,要到十月以后才会谢呢。”

  江惜芸皱了下眉,“这是你们太子殿下的点子?”

  “嗯。”

  “……真会享受。”

  荷香急忙说:“咱们太子殿下那是聪明。你瞧前面还有个冰池,池下连着咱们宫里的冰窖。这都是太子的主意,到了夏天,冰池里会喷出一层层冰雾,晚上在那里纳凉不知道有多舒服。”

  江惜芸脸上露出了不以为然但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太子殿下?呵呵!

  宫女们提到他似乎都很崇拜,但江惜芸明白这人有多不靠谱。

  戎国使者达鲁当街伤人,他不敢捉拿。

  在树林里跟情人幽会,还搂搂抱抱。

  正事不干,弄这些风花雪月的荷花呀,冰池啊,倒是很精通。

  这是一个纨绔子弟的标准模板啊。

  江惜芸心里颇为感慨,真可怜周皇五十岁了,才只有太子这么一个败家儿子,这江山社稷……好悬哪。

  欣赏完荷花,三个人便坐在亭子里休息一会儿。

  暖春的阳光照射下来,一眼望去,花木扶疏,假山嶙峋,浓荫翠华欲滴,景色当真是美呀。

  荷香的热心一如既往,开始为江惜芸讲解花园里的各个品种。

  “这最鲜艳的一大片是牡丹花,皇上最喜欢的,皇上说牡丹国色天香,是花中之王。”

  “那右边一片的,是蝴蝶兰。花香清爽,兰妃娘娘最爱那里。”

  “再前面一片的,是丁香花。清秀娇弱,温妃娘娘常常在那儿小憩赏花。”

  “还有那最尽头处,白茫茫的一片,是百合花呀,以前听说是皇后娘娘——”

  “咳!咳!咳!”梅香使劲咳嗽,打断了荷香的喋喋不休,如果可能,她真想捂住荷香的嘴巴。

  荷香赶紧低下头,好似明白自己提到了不该提的人。

  江惜芸有点好奇,忍不住问:“你们皇后娘娘喜欢百合花?”

  “嗯。”

  荷香应了声,却不敢再说话,缩了缩脖子。

  梅香解释道:“皇后娘娘在十年前就故去了,皇上万分悲痛,一提到娘娘就会触景生情,所以奴婢们平时尽量不提娘娘。”

  原来,周国的皇后在十年前就去世了。

  算起来,十年前,皇后应该还是盛年,竟然就去世了,真是可怜。

  “你们皇后娘娘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吗?”江惜芸不禁问道。

  梅香赶紧摇头,“我进宫晚,并不知道。”

  荷香却嘴快,“原来我听老宫女说娘娘是被气得呕血——”

  “荷香!!”梅香狠狠瞪她一眼,目光很严厉,荷香愣了下,立刻闭上嘴。

  深宫之中,总会有些讳莫如深的故事。深宫中的女人,也总会有许多难以言述的苦楚。常年的压抑,常年的冷落,常年的郁郁不乐,很容易就能压垮一个柔弱的女人。

  江惜芸望着那片百合花海,瞬间就能在脑海里勾勒出一个不得宠的女子,虽然贵为皇后,却阻挡不了夫君的三妻四妾,最后失宠,郁郁而终。

  呃,这样算起来,皇后去世的时候,太子应该年纪还很小吧。

  这么漂亮的一片百合花海,或许是那位皇后娘娘生前最喜欢的。江惜芸走近了细看,洁白的花瓣沐浴在阳光下,娇柔,优美,清新,香气不浓郁,却淡雅温柔。

  就在这时,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粗犷的男人声音,“花间美人,相得益彰,这位姑娘好兴致!”

  江惜芸吃了一惊,转身望去,就见面前站了两个陌生男人。

  都是二三十岁的年纪,一个身材中等,衣着华贵,容貌很端正,只是长了个极显眼的鹰钩鼻,让他平添了几分说不清的邪气。

  另一个男人的身材却高大得多,虎眼阔口,一脸的络腮胡子,穿着长袍短靴,有些像西域贵族的打扮。

  说话的就是那个鹰钩鼻的男人,他声音粗犷,偏偏还拿着一把斯斯文文的折扇,微揖一礼,“在下乃戎国使者桑格,特为周皇贺寿而来。不想在此遇见姑娘,实在有缘,请问姑娘的芳名是——”

  江惜芸一听到“戎国使者”四个字就立刻变了脸色,笑容顿时敛了下来,“劳驾让开,不要挡着我的路。”

  莲步一移,径直就从桑格的身侧越了过去,桑格倒很灵活,跨前两步又拦住了她,“你别急着走啊,既然在御花园里碰上了,咱们便交个朋友如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