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第11章 踩坏了百合花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羊久久 2026 2019-06-28 10:00:00

  桑格是戎国太师桑也坚的世子,这次被父亲派到周国来向周皇贺寿。

  他今日入宫求见周皇,却被缙国使者江深占了先,一时无聊便闲逛到御花园,不料碰见了江惜芸。

  美人如玉,在百合花旁俏然而立,粉面朱唇,好似仙女临凡,桑格顿时就倾倒了,他自栩年少英俊,风流倜傥,二话不说便上前搭讪。

  但立刻碰了个大钉子。

  江惜芸现在一听到“戎国使者”四个字便恨得牙痒痒,若不是爹爹千叮万嘱的让她别惹事,她只怕就要一个拳头砸过去了。

  “谁要跟你交个朋友?!戎国使者身份尊贵,我可不敢高攀。你让开,别挡路!”

  江惜芸冷冰冰地开口,连正眼都懒得再望桑格一下,那个长着络腮胡子的西域男人突然哈哈大笑,声音震得人耳膜嗡嗡地响。

  “这小姑娘年纪不大,脾气倒大,玄天宫的宫规不是很严吗?怎么还能养出这么刁蛮的姑娘来?”

  江惜芸扫了他一眼,既然这西域人是跟桑格一起来的,那他俩肯定是关系不错,一丘之貉嘛,肯定都不是好人,于是江惜芸仍然没有什么好脸色,绷着脸往前走。

  刚迈出一步,突然觉得右脚踝那里狠狠一痛,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打中了,她一个踉跄,站立不稳,一下子便向后栽去。

  “姑娘小心!”

  桑格急忙伸手来拉,但江惜芸怎肯让他碰到自己,双掌朝外一推,怒叱道:“你走开!”

  她虽然失去了平衡,掌风仍然凌厉有气势,桑格也想不到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居然还会武功,连忙缩回了手。

  只是江惜芸虽打退了桑格,身体的下坠却已收势不住,顿时重重地摔倒在那片百合花中,瞬间压得无数的花朵枝折叶落,一片狼藉。

  江姑娘!啊!百合花!

  荷香吓得脸色苍白,几乎要晕倒过去。

  梅香伸手拉起江惜芸,结结巴巴地道:“这可怎么好,完了,完了,江姑娘,你压坏了这么多百合花,我、我怎么向殿下交代啊——”

  江惜芸揉了揉摔疼的手腕,看她神色好似极慌乱,不觉小声道:“梅香,你干嘛这样紧张?我不是故意的。……这是很严重的错么?”

  梅香拼命地点头,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这片花以前是皇后娘娘种的,娘娘过世以后,一直是由殿下亲自照看。除了专门的花匠,殿下不准任何人动它们,就连皇上和兰妃娘娘也不敢动上一动。这下糟了,压坏了这么多,殿下只怕要大怒了——”

  荷香眼睛尖,已经看见有人去报信了,顿时急得团团转,“江姑娘江姑娘,御花园的管事太监已经往东宫去了。殿下马上就要知晓这事,我看、我看你还是去找皇上求情吧,只有皇上才能救得了你——”

  两个小宫女哭丧着脸,一齐可怜兮兮地看着江惜芸。

  天底下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压坏了几朵花儿就要被杀头么?

  “难道太子会杀了我?”江惜芸不确定地问,“还是会把我抓到恪刑司去?”

  荷香沮丧地摇头,“我不知道。因为以前从来没人敢动这些百合花,你这是头一遭,所以我也不知殿下会如何责罚。”

  桑格风度翩翩地站了出来,“姑娘别急,有我在,不会让姑娘受罚的。只要我向太子求个情,这点薄面,太子会给我的。”

  江惜芸面色冰冷,死死咬着红唇,她现在已经沦落到要靠戎国使者来求情的地步吗?

  真不知这太子是怎样暴戾的一个人,这般不通情面。

  场面正在混乱时,远远的已经有一队膀大粗壮的宫女疾步而来,梅香和荷香看得真切,不禁面色惨白,来的正是恪刑司的执杖宫女!

  为首的女官约莫三十来岁,目光冷寒,厉喝道:“太子有令,今日毁花者到恪刑司杖责三十!”

  杖责三十?!

  梅香面孔发青,“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姑姑容禀。奴婢和荷香今日奉命带缙国使者江深大人的女公子游赏御花园。江姑娘一时不慎崴了脚,摔倒在百合花中,并非有意冒犯殿下,请姑姑代为回禀,求殿下免去责罚。”

  荷香鼓起勇气,小声附和,“姑姑,梅香所说句句属实,恳请姑姑通融。”

  那女官听闻江惜芸是缙国使者,脸色便略略缓和了些,她朝着江惜芸望了两眼,见眼前的少女身影高挑,容颜清丽,一双眸子清亮如水,又带着凛然不可侵犯的倔强。

  好一个绝顶标致人物。

  桑格摇着折扇,一派斯文,“江姑娘从缙国远道而来,与本世子一样,都是为周皇贺寿祈福的,以示两国友好,怎可因为区区小事而受罚?你等快去通报吧,太子通情达理,一定会收回成命的。”

  江惜芸冷冷盯着他,“闭嘴!不要你多事,也不要你求情!”

  那西域男人高声大笑,声震宫宇,连身上挂着的金链子都震得哗哗响。

  “桑格,这姑娘脾气真冲,你这是热脸贴着冷屁股,没意思。不用再献殷勤了,人家又不领情。”

  粗豪的男人说起话来,真是难听得紧。

  那女官是个有阅历的,感觉今日这事儿颇有些难办,于是向江惜芸福了一礼,不卑不亢道:“请江姑娘在此稍待片刻,奴婢要去向殿下回禀。”

  听她的意思,是要向殿下求情了,江惜芸伸手拦着她,彬彬有礼地开口,“姑姑请留步。姑姑不用为难,我现在就去光华殿求见周皇陛下,看看陛下会如何处置。”

  江惜芸生于官宦,又自小娇宠傲气,她才不要向那个太子求情,这样蛮不讲理的人她一辈子都不要接触。

  说完,她径自出了御花园,直奔着光华殿而去。梅香和荷香也悄悄跟在后面,那女官不敢大意,也带着众宫女跟了上面。

  “桑格,真是有意思啊,咱们也去看个热闹。”

  西域男人哈哈笑着,拍了下桑格的肩膀。

  桑格正觉得江美人那张俏脸蛋他是怎么样也看不够呢,立刻就兴冲冲地也跟着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