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第13章 联姻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羊久久 2029 2019-06-30 10:00:00

  太子淡淡道:“缙国和戎国在边境冲突不断,打了七八年,国力消耗,早已是兵倦马乏财力空虚,粮草告急。而且缙国这几年天灾不断,头两年的旱灾,前年的洪灾,去年的蝗灾,年年逢灾年年歉收,他国内的饥荒已经快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不得已自然就会向我们求援。”

  “枫儿,你很聪明。”周皇微微点头,他斜靠在椅背上,眼光深沉莫测,“但是,枫儿,对于缙国我们也万万不可大意。要知道一只猛虎就算是饿着肚子,仍然会有锋利的爪子和尖锐的牙齿。”

  “我明白。”

  “很好。”周皇舒展眉头,欣慰地看着儿子,象一个普通的父亲那样慈祥,他微笑道:“父皇决定应允他们,粮草的调拨事宜已经令户部的陈良去办了。”

  太子轻轻皱眉,“父皇,每担的价钱要在原价的基础上加上一成才行。”

  “我加了二成。”

  太子闻言,牵起嘴角淡淡一笑,“看来缙皇这次可真要心痛得很了。”

  周皇笑道:“我看他是舍得的,也许马上还会有一笔嫁妆要送过来呢。”

  太子突的抬起头,警觉地问:“父皇这是什么意思?”

  “江深这次带来了缙皇的亲笔书信,信上说,我们缙周两国一向修好,关系密切,理应亲上加亲,联姻结盟。所以他提出——”周皇顿了顿,笑着说:“缙皇要将他的女儿宛宜公主许配给你。”

  “我不同意!!”

  太子断然拒绝,俊美的脸像冰一样冷,语气里无一丝一毫的犹疑。

  “我听闻那宛宜公主是缙皇的嫡女,年方二九,相貌端庄,身份尊贵,与你正好匹配。”

  “我不同意!!”

  太子冷冷地重复了一遍,脸色愈加难看。

  周皇耐心地劝解,“枫儿,我们现在正是积蓄力量的时候,与缙国联姻,门当户对,正是合适。再说你今年便是二十岁了,也到了娶亲的年纪。”

  太子冷笑,“到了娶妻的年纪,我便要娶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女子吗?”

  “你不想娶陌生女子,难道你是喜欢陈柔儿么?”周皇的态度仍然很温和,“这很简单,你纳她为妾室就可以了。莫说是她,还有华若春谭静明,我一并赐给你为妾好了。”

  太子阴沉着面容,父亲对他如此宽容溺爱,可他的心头却依旧烦燥得像是要炸开了。

  “枫儿?”周皇皱眉,探究地看着他。

  太子蓦地回过神来,眉梢一挑,冷冷道:“我不想娶妻,也不想纳妾,你不必劝我。‘联姻结盟’,不过是你一厢情愿,婚姻大事关乎一生,若非两情相悦,我宁可终身不娶!”

  “枫儿,你素来聪明绝顶,今天说话却糊涂。父皇唯有你一个孩儿,你若不娶,我周国的这番基业谁来继承?”

  周皇沉下脸,神情有些不悦。

  “宛宜公主身份尊贵,可做为你的正妻。你若不喜欢她,给她一个太子妃的位份就是了。以后你若遇着喜欢的女子,想纳多少侧妃父皇都依你。”

  空气中突然有了难耐的沉默。

  太子身影挺拔,冷眸如星,他俯头看着坐在椅上的父亲,眼中如有利剑般的光芒,声音里亦带着一丝嘲讽。

  “不喜欢她,却给她一个正妃的名份?父皇,这就是你的为夫之道?你难道以为我会象你当年一样吗?”

  周皇哑然,他面色一灰,突然站起来,轻轻拍着太子的肩膀,“枫儿,我没有不喜欢你娘,真的。这么多年了,我心中一直都在思念她——”

  “娘已经死了,你思念与否,她都不知道了,再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太子漠然垂下眼眸,没有再看父亲的脸,只是淡淡地说,“总之我不娶宛宜公主。父皇若是实在想联姻,你便娶了她也行,反正你后宫热闹得紧,嫔妃众多,也不拘再多这一个。”

  周皇紧紧皱眉,背着手在屋里踱了两圈,面对这个宝贝儿子,他当真是毫无办法,只能叹了口气。

  “好了好了,这件事容后再议,父皇再好好想想。你先休息一会吧,父皇走了。”

  “儿臣恭送父皇。”

  周皇推开了房门正欲出去,突然想起一事,又回头道:“今天那江深的女儿在御花园中踩坏了你的百合花,你罚了她三十大板,被我拦下了。江深是缙国使者,毕竟关系到缙国的颜面,这件事还是算了吧。”

  太子低头翻着书案上的书,头也不抬,“父皇既已作了决定,又何需再来问我?”

  周皇微微一笑,推门离去,倏时外面传来汪永那拖长了调子的声音:“皇上起驾——”

  太子漫不经心地翻着书,直到他的侍卫长风尘仆仆地奔了进来,一揖到地,“李吉拜见殿下。”

  “免礼。”太子的眼神陡然明亮了,“打听到了吗?有什么消息?”

  李吉抱了抱拳,“回殿下,长街那边我挨个打听了,茶叶商有很多,但没有名叫‘江记茶庄’的,也没有从缙国来的,甚至连姓江的都没有。”

  没有?居然没有?

  可那个眉眼笑得弯弯的女孩儿明明是这样说的,每个字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除非她骗了他。

  太子的神情渐渐黯淡下去,他轻轻皱眉,自言自语,“……她为什么要骗我?”

  一一一一一

  江惜芸出了玄天宫,感觉呼吸都顺畅了许多。玄天宫金碧辉煌,却远远不如在家中自由自在,有爹爹和哥哥的疼爱,便再也用不着受那骇人听闻的三十大板了。

  江惜芸坐在驿馆的房间里,一边吃桂花糕一边想心事。

  确实眼下就有一件很令人头疼的事儿。

  她还欠着别人的银子呢。

  那晚,李景枫从一千两银子从戎国人手里买下了她的命,这银子她总应该还给人家吧。

  她可不是一个会赖账的人。

  江惜芸摸了摸腰上的荷包,里面是她这些年攒的零用钱,爹爹给的,娘亲给的,哥哥给的,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有五六百两了,虽然还凑不够一千两,但还一点是一点,余下的再慢慢攒慢慢还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