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第14章 女反贼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羊久久 2039 2019-07-01 10:00:00

  江惜芸把这些碎银子换成了银票,准备去找李景枫,但她却找不着他。那晚太疲倦太糊涂,连他家的住址都忘了问了。

  不过没关系,江惜芸有办法。

  她记得李景枫说过,他正在攻读诗书,准备去考功名,那么很简单,他肯定就在哪家书院里念书呢。

  而且他家是做官的,虽然官不大,但毕竟是官,所以他念书的书院,肯定还是如苏城里比较知名的。

  这个寻找范围就缩小了很多了,江惜芸偷偷打听了一下,如苏城里知名的书院有四五个,位置也都不算偏僻,她雷厉风行,桂花糕也顾不上吃了,立刻准备出门去。

  城里最有名的书院座落在一条清幽的小巷子里,翠竹环绕,景色优雅,隔得很远便能听到朗朗的读书声。

  如意书院。

  名字真不错,称心如意,进士及第,好名字。

  书院门口坐着一个六旬年纪的老人,老人须发皆白,穿着身灰袍子,在藤椅上一边喝茶一边摇着大蒲扇,似乎很悠闲。

  看这老人长得慈眉善目的,江惜芸上前揖礼,客客气气地问:“这位老伯,我能向你打听一个人吗?”

  老人慢悠悠地啜了口茶,“你是问如意书院里的人?”

  “嗯。”

  “问吧,我在这里看了几十年的门了,书院里的人没有我不认识的。”

  江惜芸很欣喜,连忙道:“老伯,这书院里可有一位名叫李景枫的读书人么?”

  “谁?!”

  “李景枫。”

  “……”老人脸色有点发白,突地把手里的茶杯放下,眼睛紧紧盯着江惜芸,露出紧张而又狐疑的神色。

  “这里没有这个人么?”江惜芸有点莫名其妙。

  老人站了起来,慢吞吞地说:“上月书院里新来了一些书生,不知有没有你要找的人。这样,我先进去问问,姑娘你稍等罢。”

  江惜芸立刻道谢,“好,那就麻烦老伯了。”

  嗯,这老伯看起来是个热心人,愿意帮她去打听,于是她便老老实实地站在那扇大木门前等待。

  足足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那老人却还没有出来,江惜芸纳闷地朝着门里张望,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突然听见身后一阵飞快的脚步声,转头一看,就见小巷子里有一群捕快正朝着自己逼近过来。

  捕快?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江惜芸傻傻站着,有点不明所以,突见刚才那看门的老人从门缝里露出头来,大声叫嚷,“官爷,官爷,就是这个女子!她是反贼!是反贼!”

  反贼!!

  真是一道晴天霹雳把江惜芸给砸晕了。

  好端端的为什么诬陷她是反贼?!

  江惜芸百思不解而且欲哭无泪,那群捕快越跑越快,已经朝着她包围过来,一个个身高马大,手里握着银刀,气势十分骇人。

  情势很危险,江惜芸的脑子里一阵飞速思索,莫非——莫非是自己前几日夜袭戎国驿馆的事情已经东窗事发了?

  或者是达鲁到衙门里报了官?

  江惜芸越想越着急,第一反应便是自己绝不能被这些捕快逮住,她身影灵活,脚尖滴溜溜一转,倏地便从那群捕快的空档中间穿了过去。

  “这女子会武功,快截住她!”

  捕快们纷纷追了过来,他们训练有素,动作也十分矫健,江惜芸跑得虽快,毕竟道路不熟,穿来绕去竟半天没有甩脱他们。

  江惜芸一边跑一边叹气,她最近大概是在走霉运,在这如苏城里三天两头的逃命,被这个追被那个撵,一条小命系在半空中,晃晃悠悠的真是步步惊心哪。

  她像没头苍蝇似地乱窜,陡然瞧见巷子那头有一堵围墙,十分高大,她很轻盈的一跃而过,缩着身子躲在了围墙后面。

  捕快们突然间追丢了人,不免四下搜索,江惜芸躲在墙后,大气也不敢出,听着那嘈杂的脚步声越跑越远,她才慢慢舒了口气。

  老天保佑,总算又躲过了一劫啊。

  但,刚想从墙后溜出来,她耳聪目明,竟又听到有细碎的脚步声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

  难道是有个机灵的捕快发现了自己,正鬼鬼崇崇地想来抓人么?

  江惜芸猫在墙后,屏息凝神,突然看见墙角有一根木棍,还挺粗的,她一转念,静悄悄地把那木棍捏在手里。

  等会若有人来,她就一棍子扫出去,把那人绊倒,她便可以趁机逃了。

  刚一闪念,一道人影已经出现在江惜芸的面前,说时迟那时快,她来不及再看清什么,立刻用棍子朝着那人的小腿扫了过去,顿时只听“哎哟”一声,有条人影倒在了地上。

  声音不对呀。

  太意外了!倒在地上的居然是个女人!

  年青漂亮的女子,容貌秀丽,黛眉红唇,穿着精致的绿罗裙,她靠墙半躺着,用手揉着自己的小腿骨,疼得嘴唇都在轻轻哆嗦。

  江惜芸明白自己闯祸了,急忙蹲下来查看那姑娘的伤势。

  “姑娘,你、你没事吧?真对不起,我认错人了,误伤了你,我向你道歉,我现在就送你到医馆去——”

  那女子后面还跟着一个小丫环,挺泼辣,一掌就把江惜芸推出好远,“你真大胆,连我家姑娘也敢打!你知道我家姑娘是谁吗?等会就把你送官,到公堂上打你的板子!!”

  江惜芸看那姑娘腿上的伤,似乎已经肿起了一大块,她沮丧地咬着唇,当真是内疚极了,虽然是误伤,那也是自己的错。

  没有看清楚便打了出去,太冒失太鲁莽,还伤了无辜。

  小丫环又气嘟嘟地推了她一把,“去去去,你别碰我家姑娘,我家姑娘身娇体贵,哪是你能碰的?!回头我让我家老爷来收拾你!”

  “红儿,别说了,她又不是故意的。”那女子静静开口,声音低婉而温和,“不妨事的,应该是皮外伤,休息几天就好了。”

  江惜芸蹲下来,诚恳地望着她,“姐姐,都是我的错,打伤了你的腿。是我鲁莽不懂事,你在这儿稍等一会儿,我雇辆马车送你去看大夫。”

  她低下头,越说越难过,神情似犯了错的孩子,万分惭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