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第16章 不要他的参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羊久久 2049 2019-07-03 09:50:00

  江惜芸在屋里兜了两圈,从心理上说服了自己,她打开窗户,仰头望着那日渐西沉的太阳。

  嗯,离亥时还早着呢。

  微风拂来,翠鸟低唱。

  江惜芸傻乎乎地笑了一会儿,隐隐便盼望着夜晚快点到来。

  仿佛老天体恤,不知不觉残阳如血,天很快便黑了。

  晚饭还没来得及吃,可缙国驿馆却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戎国使者桑格。

  桑格是戎国世子,身份尊贵,从场面上来说,必须是由江深亲自来接持才合乎礼仪。

  缙国和戎国虽然经常在边境冲突摩擦,但明面上还没有撕破脸,该有的礼数必须得有,于是江深客客气气地将桑格迎入了大厅,上座请茶。

  官场中人,最擅长的事情大概就是虚与委蛇。

  两人不咸不淡地寒喧了几句,江深问道:“桑格世子事务繁忙,今日为何有空到我缙国驿馆来?”

  桑格穿着明袍缓带,面容英俊,虽然声音粗犷,神情却温文尔雅。

  “江大人,是这样的。昨日我与令爱在玄天宫中初逢,见江姑娘跌落花丛,受了惊吓,真是令人不忍。正巧我这里有千年老参一棵,有补气定神之效,所以我将它送来,给江姑娘服用。”

  这番话一出口,江深便什么都明白了。

  自家女儿年幼懵懂,他身为老父亲却有一双明察秋毫的慧眼。千年老参价格昂贵,桑格这样献殷勤,无非是瞧中惜芸了。

  江深伸手把桑格的参盒推了回去,淡淡笑道:“世子客气。昨日之事惜芸早已淡忘了,无须再服用参汤。”

  桑格唇角勾笑,仍旧彬彬有礼,“大人,送出去的礼物,我是从来不收回的。”

  “世子盛情,老夫已心领了。小女身体无恙,不敢受世子的厚礼。”

  “我们戎国人有样习惯,礼物一旦出手,那么就客随主便。这人参么,全由江大人处置。江大人若不肯收,当即将它扔出去都可。”

  江深一时倒怔住了,没料到桑格竟会这样回答。戎国人骑马游猎,民风剽悍,所以说出的话也如此直白。

  “扔出去就扔出去,你当我不敢吗?”

  外面有人轻斥一声,少女的声音虽稚嫩,却清脆动听。

  江深虎着脸,“惜芸,不得放肆。”

  江惜芸已经现出身影,倔强地站在门口,绷着脸望着桑格。

  玉面含霜,宛如冰山美人,却一样令人心旷神怡。

  桑格堆着笑脸揖礼道:“江姑娘,咱们又见面了。”

  江惜芸冷冷开口,“多谢桑格世子的人参。我从来不喜欢吃这些东西,你若坚持要送,我便将它扔给街上的乞丐,让她们吃吧。”

  桑格丝毫不恼,反而温声一笑,轻轻摇着手里的折扇,风度翩翩。

  “妙啊妙啊,江姑娘宅心仁厚,秀外慧中,又有一颗菩萨善心,只要江姑娘开心,想怎么处置人参都可以。”

  江惜芸语塞了。

  这人仿佛是一团棉花,打出去的拳头无处着力,伤不着他分毫。

  江深笑着来打圆场,“好了好了,惜芸是小孩子,说话不懂事,请世子不要与她计较。这人参嘛,我就收下了,不知世子用过晚膳了吗?不如就在这里——”

  “他戎国人哪里吃得惯我们缙国的菜?”江惜芸飞快地打断了父亲的话,“用不着了,世子的驿馆就在隔壁,他必是要回去用膳的。”

  她一面说,一面挪了下脚步,让出一条道来,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桑格的笑容微微僵硬了下。

  戎国人大多健硕粗豪,在戎国人中,他却是少见的美男子,也是少见的斯文礼貌,如果不是那略显突兀的鹰勾鼻,他几乎与江南士子一般俊雅。

  “小女说得有理,我们缙国的菜不见得合乎世子的口味。”江深笑着一拱手,“那老夫就不虚留你了。世子好走,改日有空老夫再登门拜访。”

  “江大人客气。在下先告辞了。”

  桑格的眼中划过一道阴沉,却转纵即逝,他欠了欠身,举止间仍然俊朗贵气,又朝江惜芸望了两眼,才起身而去。

  “爹爹——”

  江惜芸拉着江深的衣袖一边摇,一边撅起嘴儿。

  “你为什么要收下他的参嘛?他这个人邪气得很,咱们不要他的东西。”

  江深皱着眉,“这次不收,下次他还会再来。他毕竟是戎国使者,面子上咱们得过得去。”

  江惜芸看着桌上那黄澄澄的参盒就觉得烦心,“还是扔了吧,我不想要。”

  江深拍拍女儿的头,“罢了罢了,回头爹爹来处置。惜芸,从现在起,你就老老实实呆在房中,不要出门了。”

  江深目光老辣,虽然桑格看上去礼貌谦和,却总透着一股说不清的危险气息,他既然盯上了惜芸,那么就不得不防。

  可是江惜芸年少活泼,却不肯老老实实呆在屋里。

  “爹爹,不出门我会闷死的。今晚我还想出去逛集市呢。”

  “不行!”江深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尤其是夜里,更加不准出门。不要以为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就天下无敌了,若遇上歹人,你怎么抵挡得住?”

  “我可以的我可以的,我的轻功挺厉害,打不过我还可以跑——”

  江惜芸急忙争辩,但江深却知道自己女儿的功夫是几斤几两,他五十多岁就只生得这么一对儿女,爱若珍宝,哪里舍得再让她独自出门,于是江惜芸磨破了嘴皮子也没用,生生地被爹爹关到房里去了。

  门口还站了好几个丫环守卫,除非是变作苍蝇飞出去。

  这下江惜芸便傻眼了。

  她在屋里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看看窗外的月色,已经快到亥时了。

  她跟李景枫约好的,亥时在长街上的灯笼店见面。

  这可怎么好?都怪那桑格!横空出来送了颗参,她便悲惨的失去了人身自由。

  爹爹一向说一不二,虽然惜芸很擅长撒娇,可要在一时半会间说服爹爹,当真是很难。

  江惜芸靠在窗旁,幽幽地叹了口气。

  窗外,明月当空,夜鸟轻簌,而今晚大概是出不去了。

  言而无信,不是君子。

  可惜没办法,只能让李景枫空等了。

  但愿……他不要生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