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第17章 太子妃的位置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羊久久 2023 2019-07-04 09:30:00

  两日后,玄天宫。

  暮色降临,宫中却一片灯火通明。

  今夜,就是周皇特意为列国使者举办的接风宴。

  咸元殿里,金光璀璨。汉白玉的墙壁上,雕刻着龙凤呈祥麒磷戏珠的壁画。大殿的两侧是两排巨大的金烛,燃得正是鲜艳。宫殿的一角,一队宫廷乐师正在专注的弹奏,悠扬的丝竹之声如绵绵春水,软软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按周皇的旨意,朝中品阶高的重臣几乎全都到了,很多大臣还携了家眷。

  因为皇上和各国使者还没到,大臣们也暂时放松下来,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寒喧谈笑。

  人堆里有一位妙龄少女格外的抢眼。她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穿着崭新的织锦翠纹百褶裙,云鬓高挽,修眉俊目,微微上挑的眼角上抹了一层淡淡的桃红胭脂,正是今春如苏城里最流行的“笑靥妆”,当真是娇媚无比。少女正在与身边的贵妇们说笑,却突然听见外面有太监在尖声传报——

  “丞相大人驾到!”

  那少女顿时转过头,展目望去,就见丞相谭仲元缓步迈入大殿。

  谭仲元已经六旬年纪,长得宽鼻阔口,双目炯炯,因为是赴宴,他并没有穿朝服,只穿了一件藏青色的锻袍,却仍然红光满面气度不凡。

  “丞相大人来了!”

  “见过丞相大人!”

  众人纷纷起身拜见。谭仲元任了多年的丞相,位高权重,在朝中门生众多一呼百应,是周皇身边的红人。

  跟着谭仲元一道进来的,还有他的儿女。

  他的儿子谭修平已三十出头,武艺精湛,出神入化,多年前征战沙场,竟然百战百胜,无一败绩。如今谭修平被封为龙虎将军,掌管如苏城的卫戌营,不仅深受周皇器重,据说与太子殿下的私交也是极好的。

  而他的女儿谭静明也是如苏城里名声显著的美人儿。谭静明芳华妙龄,长得秀丽美貌,窈窕婀娜,而且她饱读诗书,气质文隽,是多少王公贵族都想求娶的大家闺秀。

  “静明姐姐,你来了。咱们坐一块吧。”

  先前那盛装少女已经迎上前去,亲亲热热地拉住了谭静明的手。

  “静明姐姐,你今天真漂亮,像画上的仙女。”

  “是么?谢谢若春妹妹的夸赞。”

  谭静明对着那少女微微一笑,雍容大气,两个人并肩坐下,都是明媚盛装,宛如两朵鲜花,十分引人注目。

  “几日不见,姐姐的肌肤越发红润了。”华若春笑道:“不知道涂的是哪家店铺的胭脂呀?以前姐姐喜欢素面朝天,今儿倒是破了个例。”

  今天的接风宴上,不仅周皇会出席,听说太子殿下也要出席的。

  谭静明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华若春一眼,“不过是寻常胭脂,没有什么特别。华妹妹的这身衣裙精致动人,是巧衣坊陶掌柜的手艺么?”

  “姐姐倒是眼尖。”华若春盈盈一笑,“姐姐你身上的衣裙也是稀罕物,这料子是软烟罗的吧?如苏城里买不到这样的料子,必是谭将军从外埠带回来的了。”

  谭静明笑了笑,“如果华妹妹喜欢这衣料,我那里还有。明日我叫丫环给妹妹送几匹过去。”

  “不用了。”华若春轻掠云鬓,兰花指上染着鲜红饱满的寇丹,“衣料倒是其次,要紧的是模样和身段。旁人都夸姐姐是如苏城第一美人,当真是有道理呢。”

  谭静明淡淡地摇头,“美人不美人,都是外人们的一句闲话罢了。春兰秋菊,各有风采,哪里分得出什么第一第二。”

  “说得是。姐姐高见。”华若春曼声一笑,“姐姐美貌睿智,仪态万千,不仅殿下见了喜欢,妹妹我也是自愧不如呢。”

  自愧不如?谭静明淡淡一笑。

  她的目光轻轻掠过华若春的脸。这当真是一张千娇百媚的面容,艳如牡丹,美若芙蓉,那双波光潋滟的丹凤眼,似乎能把男人的魂魄给吸了去。

  不知,太子殿下瞧见了这张脸,会不会流连不舍,意动神摇?

  华若春是淳国侯华焱的女儿。淳国侯是开国元老,昔日跟随在周皇身边鞍前马后,为了打下这片江山,颇有一番功劳。于是在立国以后,他就被周皇封为淳国侯,享食邑万户,恩宠非常。

  如今,太子已到了弱冠之年,却仍未娶妻立妃。这太子妃的位置一日未定,朝中便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它。

  谁都知道周皇只有这个独子,将来这皇位不给太子还能给谁?今日谁能当上这太子妃,他日便是母仪天下的皇后。

  面对着这样金灿灿的诱惑,谭丞相和淳国侯都有自己的一番心思。

  论年纪,论容貌,论性情,论家世,谭静明与华若春都是不分伯仲,谁能拨得头筹,获得太子的青睐,只有天知道。

  “恭迎戎国使者进殿——”

  “恭迎西域使者进殿——”

  传令太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只见桑格与那络腮胡子的男人已并肩跨进咸元殿。

  这络腮胡子的男人是西域贵族,名叫赫连柯。他这次也是以使者的身份来到周国。

  西域远在边陲,与周国其实并无多少交往,但赫连柯与桑格多年相交,关系亲近,常听桑格说起周国的种种富丽繁华,因此他心痒难耐,一心想来见识一番。恰逢周皇寿诞,他便自告奋勇地带领了一队使团前来。

  桑格迈入大殿,一边走,一边与众人拱手行礼,仍是那副温文尔雅款款斯文的气派。盛宴之中,他已换了一套新服饰,锦缎长袍质料精致,头上戴了一顶象征着世子身份的乌金冠,更衬得他面容英俊,贵气十足。

  宫人捧来了美酒琼浆,谭仲元作为周国丞相,为尽地主之谊,率先向他俩敬了酒。

  桑格与赫连柯连忙道谢,不敢怠慢,都是一饮而尽。其余众官也纷纷上前敬贺,两人酒量甚豪,人也爽快,来者不拒,竟连喝了十余杯,谭仲元不禁笑道:“各位大人还是暂缓吧,再这样敬下去,晚宴未曾开始,两位使者就已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