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第18章 晚宴开场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羊久久 2027 2019-07-05 09:30:00

  赫连柯哈哈大笑,“不妨事。在我们西域,喝酒都是用海碗的,本王一向号称‘百碗不醉’,丞相大人多虑了。”

  桑格的额角却已经微微泛红了,他半开玩笑道:“谭丞相,我比不得赫连兄的海量,再喝下去,我可就要当众出丑了。”

  人群中响起了善意的笑声,一时间相谈甚欢,两人也寻好了位置坐下,赫连柯刚一坐定,游目四顾,蓦地看见了坐在不远处的华若春与谭静明,他咧嘴一笑,朝桑格挤了挤眼睛,“这周国确实人杰地灵,小姑娘一个个都长得漂亮。”

  赫连柯身壮力粗,性格豪爽,而且是个天生的大嗓门,此时虽是压低了声音说话,旁边的华若春与谭静明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华若春勾了下唇,倨傲一笑,脸上的笑意还未完全绽开,却听见赫连柯又说道:“说起来,这两个也确实是标致的美人儿了。不过,还是比不上那天在御花园里碰见的那个刁蛮小姑娘。”

  声音虽小,却也听得真真切切,谭静明静静喝着茶,恍若不闻,而华若春却忍不住冷冷瞥了赫连柯一眼。

  这人不过是个胡子拉虬的粗豪汉子,黑得好似锅底,他这辈子能见过多少女人,哪里分得出什么美丑来?

  桑格捅了下赫连柯肩膀,轻笑道:“别说了。口无遮拦的,平白的惹得她们生气。”

  “我这样小的声音她们也能听见?她们是属耗子的?”赫连柯纳闷,皱起了两道粗眉毛,真的不再说话了。

  陆陆续续的又有一些使者和大臣进来,谭仲元一一招呼,咸元殿的气氛越来越热闹。

  谭静明盛装独坐,身影却寂寥,满殿的热闹她无心再瞧,心中空荡荡的。她盯着那明亮的金烛,秀眉微锁,眼见夜色已渐深,宾客也到得差不多了,为什么太子还没有现身?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太监们的恭迎声。

  “太子殿下驾到——”

  “太子殿下驾到——”

  这声音格外的卖力和殷勤,只见十数名侍卫和宫女簇拥着一道白色身影,缓缓朝着咸元殿走来。

  一时间,满堂的嘈杂之声尽皆停止,说话的闭上了嘴巴,喝酒的放下了酒杯,所有的人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恭谨地低下头,等候太子进殿。

  谭静明站在人堆后面,心口似小鹿一般乱跳,她悄悄抬头,踮着脚尖望向门口。

  不知是宫女们多添了蜡烛?

  还是大殿顶上的夜明珠光亮陡然增加?

  在太子终于出现在殿门的那一刻,谭静明觉得眼前仿佛异乎寻常的明亮。

  她怔怔而立,看着年轻的太子笑容清浅,一步步跨进了咸元殿。

  宛如天神临凡。

  太子素来喜欢白色,今日穿的便是白底蟒纹的袍服,身影挺拔,腰间佩了一块雕刻成龙形的美玉,他剑眉朗目,仿佛星光一般耀眼,一跨入殿中,便衬得满堂宾客全都失了颜色。

  “臣等恭迎太子殿下!殿下千岁!”谭仲元站在当中,一脸谦肃,率领百官向太子行礼。

  “诸位大人免礼,累你们久等了。”

  太子略略点头,微微一笑,目光随即扫到了各国使者们专属的位置。

  “列位尊使一路辛苦。你们千里迢迢来到周国为父皇贺寿,共缔国之情谊,实在是我周国的荣耀。今晚,父皇在这咸元殿里设宴,为诸位接风洗尘,大家无须拘束,理应开怀畅饮,不醉不归。”

  太子长身玉立,潇洒从容,一派主人的风范。

  面对着这满堂的宾客,他俊美,优雅,雍容,说不出的丰神气质,座下的使者们纷纷称赞太子的风采,而谭静明却微微的皱了眉。

  旁人看不出,她却能看得分明。

  太子的神情,仿佛有些异样。

  似是心情不好。

  她从他的眸子中捕捉到了几分不易察觉的阴郁,他的唇角虽然勾着一抹微笑,那也不过是例行公事一般,因为他的目光里,半分高兴的感觉也没有。

  跟谭静明有着同样感觉的,还有太子身后的侍卫长李吉。

  天地良心,李吉也闹不清出了什么事。

  前夜,太子出了宫殿,一夜未归,回来后,脸色就黑得可怕。

  也不知是哪路神仙得罪了太子殿下,令殿下的心情极其不爽,这两天就没有露出过笑容。

  甚至连这次的接风宴殿下都有些心不在焉。

  眼看时辰已到,殿下还不更衣,李吉急了,三催四请,好话说尽,才总算等得太子更衣出席。

  此刻,咸元殿里,笑语喧哗,李吉紧紧跟在太子的身后,不时探探头,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这位主子的神情。

  还好,还好。

  殿下淡定自若,潇洒如常,李吉这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

  谭修平已经大跨步地上前来,抱拳一礼,声若洪钟,“微臣参见太子殿下。”

  太子略一颔首,“将军免礼。”

  谭修平笑道:“殿下,你可算到了。微臣等了许久,你今日怎的来迟了?”

  谭修平性格直爽,又与太子多年相交,如兄如友,因此说话时也少了许多礼节客套。

  太子已微笑起来,“略有些事,耽搁了。等会我自罚三杯罢。”

  谭修平哈哈一笑,“殿下,依你的酒量,三坛也不多。”

  李吉凑过来插嘴,“谭将军也是海量,要不然等会与咱们殿下比比?”

  谭修平摇头说:“那不成。若是我灌醉了殿下,赢了比试,那殿下的一世英名岂不是毁了吗?”

  “我看是将军怕了我吧,不敢比试。”太子故作惋惜的叹息。

  目光一转,忽然看见了站在旁边的谭静明,他便微微一笑,“哦?谭姑娘也来了?”

  “回殿下,哥哥说今夜宫里热闹,特意带我来瞧瞧。”谭静明敛妆施礼,抬起柔美的下巴,羞涩地望着太子。

  谭修平笑呵呵地拉过妹妹,“静明一向文静,闷在家里也没意思,不如进宫来开开眼界也好。”

  太子轻声一笑,甚是温和,“谭姑娘无须多礼。你是丞相大人的千金,又是将军的妹妹,彼此关系亲厚,理应到宫中多多走动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