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第20章 我向你赔罪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羊久久 2093 2019-07-07 09:30:00

  李景枫朗朗一笑,“江公子气宇轩昂相貌堂堂,果真是少年英雄一表人才。而江姑娘更是聪明伶俐,活泼可爱——江大人有此佳儿佳女,真是好福气。”

  江惜芸躲在江深身后,晕红了脸庞,江重不卑不亢地抱了抱拳,“谢殿下的夸奖。”

  李景枫微笑道:“江公子无须多礼,我与你甚是投缘,而且年纪相仿,以后便以兄弟相称也无妨。”

  先前在如苏街头时,江重已见识过了周国太子那华丽的排场和冷漠的气势,却不料今日里他却是如此的平易近人笑容可亲,江重一时愣住了,半晌才低头道:“谢太子厚爱,江重愧不敢当。”

  使者席上已经有人在偷偷议论,这周国与缙国的交情当真是匪浅,要不然太子殿下怎么会如此明显的厚待江深一家?

  明显是另眼相看啊。

  桑格突然从席上走出来,先朝着李景枫揖礼,转头又向着江惜芸轻轻一笑,“江姑娘,咱们有缘又见面了。”

  又见面了?

  这个“又”字令李景枫眉头一紧,颇感刺耳,紧接着桑格道:“前几天江姑娘在御花园中赏花时崴了脚,我心中一直惦念着,不知现在可痊愈了么?”

  李景枫的眉便拧得更紧了。

  早不说晚不说,这人偏偏在这个时候提起御花园中的事,分明就有挑拔离间之嫌。

  而江惜芸果然就想起了那段惨痛的故事。

  差点被人打了三十大板啊。

  她当然不敢责怪李景枫,却用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盯着他,用愤怒与委屈的眼神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情绪。

  李景枫顿时怯了,自觉心虚,脸上露出了歉然而又尴尬的笑容。

  想解释点什么,好像又没法解释。

  江重打破了这个僵局,对着桑格客套地一笑,“谢使者关心,舍妹身体无恙。”

  “皇上驾到——”

  “兰妃娘娘驾到——”

  太监们的声音整齐而恭敬,咸元殿瞬间安静下来,每个人的目光都汇集在门口,静静等候那道明黄身影的出现。

  江惜芸也举目向前望去,忽觉耳畔一热,只听到李景枫的声音低低传来:“惜芸,别生气了,那日我错了,我向你赔罪。”

  他温热的呼吸拂在她的脸颊,如有暖流入骨,语调温软。

  江惜芸从未与爹爹和哥哥以外的男子挨得这般亲近,连动都不敢动,那一刻,心中便有如小鹿乱撞,慌乱无措,莹白的面颊上晕起两朵朝霞。

  江惜芸深吸了口气,紧张的瞧了下四周,幸亏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周皇那边,无人发觉。

  再一回眸,就见李景枫已越众而出,身影修长,气质翩翩,朝着周皇笑道:“父皇驾到,儿臣迎接来迟。”

  “枫儿,随父皇来。”

  周皇见了儿子,顿时满面含笑,携了他的手,一道朝着汉白玉阶上的主位走去。

  众人的目光,全都恭敬地望向周皇,就见周皇的身后还紧跟着两个盛装女子,亦步亦趋。

  其中一个年纪大约三十上下,身着蓝锦彩凤朝服,五官艳丽,体态妩媚,颇有成熟女人的风韵,正是玄天宫中位份最尊贵的兰妃娘娘。

  因为皇后早逝,后宫无主,周皇便令兰妃统领六宫,代掌凤印,如今已有十年了。这十年里,兰妃地位显赫,倍受恩宠,排场与权势几乎与皇后无异了。

  此时兰妃娘娘随侍在周皇的身边,而她的身侧,却还跟着一位妙龄少女。

  这少女生得白皙俏丽,娥眉淡扫,身上是一件精致纱裙,水袖如云,纤腰盈盈,竟是十分的楚楚动人。

  江惜芸并不认识这少女是谁,也不敢多看,屏息静气,乖乖地跟在江深的后面。

  谭修平站在玉阶一旁,却已经认出来了,略退了两步,对谭静明悄声说:“陈柔儿也来了。兰妃果然是做什么事情都会带上她。”

  谭静明嗯了声,嘴角勉强弯出一点笑意。

  兰妃的哥哥是户部侍郎陈良,而陈柔儿就是陈良的亲生女儿。

  兰妃进宫多年,虽倍受宠爱,却一直膝下无子,因此对侄女陈柔儿万般爱护,时常养在身边。诗词歌赋,针线女红,兰妃样样都亲自教导,陈柔儿名义上是她的侄女,感情却几乎与母女一模一样。

  周皇登上汉白玉石阶,在主位上坐定,然后笑道:“众卿与各位使者都请坐下,汪永,传令赐酒摆宴。”

  汪永一扬拂尘,双掌轻拍,顿时有一群宫人鱼贯而出,手捧托盘,来回穿梭,各色各样的美酒佳肴一一奉上。

  周国富庶,又鱼米丰盛,饮食方面本来就极其讲究,而宫中御厨更是身手不凡,宫人们端出的菜品花样繁多,精致绝伦,整座咸元殿都弥漫着一层诱人的香气。

  皇家宴会,历来就是这般的奢华与隆重,吃的不仅是味道,还有尊贵和体面。

  周皇穿着明黄的袍服,头束玉冠,在主位上高高而坐,面对大殿中的济济一堂,他举杯笑道:“朕今日高兴。五十寿辰时,蒙诸多友国看重,特遣专使而来,不胜荣幸。今晚宴上,大家不分君臣,尽管放怀一喝,醉了也不用回驿馆,朕已命人准备好了住处,就留在宫中歇息一晚。”

  周皇的好客,令使者们纷纷举杯畅饮,满堂笑声不绝于耳,杯盏交错,热闹非常。

  江惜芸的座位挨着江深和江重。缙国与周国关系友好,于是很多周国大臣来给江深敬酒,江深年纪大了,酒量也不算上佳,几杯酒下肚后,便微有醺意,一边忍着头晕,一边与人寒喧,一时间便顾不上江惜芸了。

  菜很香,酒也很甜美,江惜芸却食不知味,柔软的丝巾在手心里搅了又搅,她终于忍不住了,悄悄地抬眸,朝着玉阶上的主位望了过去。

  李景枫就坐在周皇的旁边,嗯,偷偷瞧一眼他在干什么——

  刚一抬眸,江惜芸就傻住了,远远的便看见李景枫眉目俊朗,正笑微微地瞧着自己,好似暖春里吹过柳枝的微风,笑得那么好看。

  一瞬间,四目相对,两人的眼光接个正着,空气中仿佛有异样的光采在闪烁流动,江惜芸的脸庞已经红到了耳朵根子,心跳得像咚咚的鼓,她羞涩地低下头,再也不敢朝李景枫那边看了。

  她怕她会心跳而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