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第21章 用她的杯子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羊久久 2140 2019-07-08 09:30:00

  “殿下在看谁?这么出神。”兰妃侧过头,含笑问道。

  李景枫淡淡地望她一眼,并不回答,略一抬手,正要去拿酒壶,兰妃急忙说:“柔儿,还不快给殿下斟酒。”

  “柔儿知道。”陈柔儿笑靥如花,素手如霜,袅袅过来为李景枫斟酒。

  李景枫见到她,目光便温和了许多,“柔儿,这两天你的腿伤怎样了?”

  陈柔儿低婉一笑,“还好。每逢春雨便发作得厉害些,不过我还受得住,没甚么的。”

  李景枫道:“吴院正那里又研究出一个新方子,我已经瞧过了,正是与你的腿伤对症。明日我命太医院熬好了药给你送过去。”

  “谢殿下关心。”陈柔儿眼波流转,似水般温柔,为李景枫斟了一杯酒。

  淡碧色的酒,在白玉杯里轻轻晃动,浅浅的,仅是半杯而已。

  李景枫微微一笑,“柔儿是不是小看了我的酒量?”

  “酒伤身,殿下不要喝得太多。”陈柔儿略有些羞涩,低声道:“殿下适可而止,身体要紧。”

  “柔儿这孩子就是这般实心眼,一心一意关心殿下的身体。”兰妃在一旁慈爱地夸奖。

  谭静明轻提裙角,款款走上玉阶,在周皇面前双膝跪下,双手高举酒杯。

  “静明斗胆,向陛下敬酒,祝吾皇寿体安康,如意吉祥!”

  周皇甚是和蔼,饮了酒,笑道:“静明,朕有好一阵子没见到你了,怎么不常进宫来玩?”

  谭静明恭谨低头,“陛下国事繁忙,静明不敢打扰。”

  “是谭丞相管教太严了。”周皇叹道:“朕看着你长大,知道你知书明理,是个好孩子。”

  谭静明深知周皇一向待自己和气,但她却不敢恃宠而骄,仍然低着头,恭声说:“谢陛下夸奖。”

  大殿正中,有一群妙曼舞伎正在婆娑起舞,个个美丽妖娆,腰肢纤软。赫连柯性格豪爽,看到高兴时,第一个站起来鼓掌叫好,于是旁人也纷纷附和,整个咸元殿里的气氛更加热烈浓厚了。

  周皇突然笑道:“静明,朕曾听丞相说你的筝曲弹得极好,有如仙音,是这样么?”

  “静明自幼学筝,不敢说仙音,只是略微娴熟一些。”

  “甚好。”周皇微一颔首,“今日盛宴,你正好在各位使者面前展示一番。朕命人取紫筝过来。”

  谭静明心中欣喜,能得到周皇这样的垂青看重,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天恩。

  她偷偷用眼梢的余光朝着太子看去,只盼能看到太子的一个鼓励笑容,可惜却失望了。

  李景枫一直盯着座下,从他的目光来看,他似乎是盯着缙国使者的方向。

  兰妃的甜软笑声已经响了起来,“陛下,柔儿也擅筝的。一人弹筝,乐音未免单薄,不如让柔儿和静明合奏一曲,必然更加美妙震撼。”

  这种出风头的事情,兰妃绝不会让谭静明独自抢了先机。

  周皇一笑,也应允了,正要命人取两张筝过来,突见太子身影一动,蓦地站了起来。

  “殿下,你怎么——”

  陈柔儿刚开口问,李景枫俊面冷沉,已经大跨步地走下了玉阶。

  而江惜芸这会儿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

  爹爹被几个周国大臣围住,正在喝酒谈天,哥哥那里也有客人,而她这里,却来了个牛皮糖似的桑格。

  “江姑娘,请赏脸喝一杯罢。”桑格满脸都是笑,一手握着酒杯,然后给江惜芸行了个一揖到地的大礼。

  对于所有的戎国使者,江惜芸都没有什么好感,一点也不想与这人扯上关系,于是她转过身去不看桑格,只当是没听见他的邀请。

  桑格却锲而不舍地追过来,又杵在了江惜芸的眼前,“江姑娘,我真的是不解。我自问从来没有得罪于你,为何你总是对我绷着脸呢?”

  江惜芸恨恨地望着他。

  看见桑格,她就想起了达鲁,然后又想起了被达鲁砍断手臂的朱儿。她亲眼目睹了这场惨案,亲眼看见朱儿的手臂涌出了喷泉样的血水,那么凄惨,怎能让她释怀?

  江惜芸脸色更加冰冷,袖子一拂,差点把桑格手里的酒杯打翻,气氛僵到了不能再僵——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道白色人影飞快地来到江惜芸的身侧,长声一笑,“桑格使者一片盛意拳拳,只可惜江姑娘体弱,不胜酒力,那这酒么——我便代她喝了罢。”

  李景枫?

  江惜芸惊诧地侧眸,李景枫身姿俊挺,已经挡在她的前面,也挡住了桑格那火热的灼人目光。

  面对着周国太子,桑格再大胆也不敢继续纠缠,强堆着笑脸说:“还是殿下体恤佳人。”

  李景枫已若无其事地拿起桌上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江惜芸当真是吓了一跳,“李哥哥,呃,殿下,这酒杯是——”

  这酒杯是我喝过的。

  但后半截话她还来不及说,李景枫已把她杯里的酒喝干了。

  “嗯?你刚刚说什么?”李景枫挑着眉梢,似笑非笑。

  他的眼睛漆黑,深邃,明亮,好似有月华流彩在轻轻闪动,教人几乎不敢直视。

  江惜芸呼吸一滞,顿时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桑格脸上的笑渐渐消失,但表面上的客套仍然保持着,“殿下好酒量,请!”

  他不甘示弱地喝光了杯里的酒,又立刻斟满了,随即向李景枫作了个敬酒的手势。

  “殿下,我来到周国后,受到了殿下的隆重接待。按我们戎国的习俗,我要向殿下敬三杯酒,以表谢意。”

  桑格斟的是宴会上最烈的酒,香气浓郁,却极醉人。据说酒量差的人只喝上一杯,便会满脸通红,头晕目眩。

  “既然是世子的好意,我当然奉陪。”

  李景枫微微一笑,甚是从容,也斟上了与桑格相同的烈酒。

  用的还是江惜芸的杯子。

  两个男人喝酒,江惜芸真的插不上话。她手里绞着丝巾,有点担忧地瞧着李景枫。

  李哥哥的酒量,她并不清楚,但一想到桑格是戎国人,她就觉得情势不妙了。

  因为戎国人本来就是以骁勇善战,酒量惊人而闻名的。

  满满的三杯烈酒,桑格肯定是没问题。

  那么李哥哥他受得了吗?

  但江惜芸很快发现,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一杯。两杯。三杯。

  李景枫很快地就饮下了,甚至不需要停歇。

  他没有任何迟疑或是难受的表情,除了眼角微微泛起一丝淡淡的红色。很好看,仿佛是桃花的花瓣飘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