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第22章 不能太拘束着她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羊久久 2071 2019-07-09 09:15:00

  “殿下的酒量,本世子真是佩服。”

  桑格的目光里隐隐有些讶然,他也喝下了三杯酒,在最后却忍不住打了个酒嗝。

  “李吉。”

  李景枫略一回头,忠心耿耿的侍卫长便垂手等候吩咐。

  “桑格世子有点醉了,你送他回座位上休息。”李景枫用目光示意。

  机灵的李吉笑眯眯地过去,虚扶了桑格一下。

  “世子好走,让奴才扶您回座吧。”

  “谢李侍卫。”桑格也只能顺势点头,眼睛滴溜溜地往江惜芸的方向望了一圈,虽然恋恋不舍,终于还是走了。

  李景枫轻轻皱眉,伸出修长的手指,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

  “殿下,你是头晕么?”江惜芸关切地问。

  “不晕。只是这两日没有休息好,有点倦了。”

  “……没有休息好?为什么?”

  “因为我约了一个姑娘在花灯店前见面,我等了整整一夜,那姑娘却没有来。”

  “殿下,对不起,你别生气。”江惜芸僵硬地笑,“我不是有意爽约的。那夜我被爹爹关着,实在是出不了门。”

  她一面说,一面尴尬地低头瞧着自己的脚尖儿。

  这姑娘总是这样,一心虚就低头望脚尖儿。

  李景枫不禁笑起来,曾经枯等一夜的气恼也烟消云散了,唇角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弧度。

  她两个环髻上系着淡绿色的璎珞珠子,几络秀发从额角垂下来,莹白的小脸儿被遮住了半边,却仍清晰看见她的眼睫在轻轻眨动着,又长又密,像两排小扇子。

  很可爱。

  江重总算从客人堆里脱了身,一回头,看见妹妹正低头站在李景枫的面前,仿佛有些内疚的神色,他连忙过来揖礼,“殿下,……是舍妹哪里冲撞了殿下吗?”

  “没有。江姑娘温文俊秀,从未冲撞我。”

  李景枫答得淡定自若,江惜芸的脸庞却更加红了。李景枫就在身侧,与她挨得很近,近到她又闻到了他身上那缕淡淡的异香,清新,熟悉,总感觉在哪里闻过似的。

  江惜芸心头一跳,突然就想起来了,对了对了,这缕香味,不就是太子马车上的沉香木的味道吗?

  太子经常坐在那辆奢华的马车里,难免身上就熏染了这些香味,淡淡的,却如影随行,沁人心脾。

  她当真是个猪脑子,早就该觉察到的,也早就该认出来,李景枫就是周国太子。

  江重满脸疑惑,他虽然憨厚却并不傻。

  他看得出来,妹妹与太子仿佛是认识的。

  可他却猜不出他俩是如何认识,毕竟妹妹当初在大街上拦住太子的马车时,太子并没有与她交谈,更加没有露过面。

  江重咳了声,刚想仔细询问一下其中的过程,一个窈窕的身影却款款而至,谭静明屈身一礼,恭敬开口,“殿下,皇上请殿下到主位上去。”

  “知道了。”

  李景枫略一抬眸,便看见玉阶上父皇的目光正望向他这边,必是在催促他回去,还没说话,却听到江惜芸惊讶地轻呼一声,“谭姑娘,是你。那日我不小心伤了你,你的腿现在没事了吧?”

  谭静明含笑道:“敷了几日药后,已经好些了。”

  “嗯?怎么回事?”李景枫侧眸瞧着江惜芸。

  “我那天一时鲁莽,不小心打伤了谭姑娘的小腿。”江惜芸甚是惭愧,“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不会这样冒失。”

  她懊恼得直想哭,小声的把那日被捕快捉拿的经历讲给了李景枫听。

  过程是清晰而且一目了然的。她在书院张口直呼“李景枫”的名字,被那位看门大爷误认为是反贼,于是报了官。江惜芸逃了一路,躲在围墙后面,不料谭静明正巧路过,被江惜芸扫了一棍,伤了小腿。

  江重人很老实,知道是妹妹犯了错,他这当哥哥的便立刻站出来帮妹妹赔罪,于是他朝谭静明俯身一揖。

  “对不起,谭姑娘,我妹妹性格确实鲁莽了些。她伤到你了,便是她的错,回头我会好好批评教导她,不让她再闯什么祸事。”

  谭静明眉目秀雅,温婉笑道:“不过是一点小伤,并不碍着什么。江姑娘那天已向我道过歉,江公子就无须再责怪她了。”

  “惜芸从小就活泼,胆子大,却又常常粗心。”江重的语气仍然诚恳,“幸亏这次是遇到了谭姑娘,若是换了旁人,必然要与妹妹为难。”

  江惜芸悄悄往后缩,感觉这会儿已经没脸再说话了,李景枫微微一笑,“凡是总是经一事长一智,有了这次教训,惜芸自然就懂事了。你不要责怪她,她性子活泼可爱,总不能太拘束着她了。”

  江重料不到太子居然会这样说,愣了下,听太子话里话外居然有一点点“护犊子”的意思。

  谭静明的脸,突然失去了血色。

  她心细如发,太子对江惜芸的称呼,从“江姑娘”一下转变成“惜芸”,亲密的感觉,更近了一层。

  江惜芸也听出来了,她仰头望着李景枫,眼神清澈而澄净,亮亮的,好像闪着光的碎钻。

  心里是那么的欢喜,像泡在了温水里,暖得不像话。

  “惜芸,我先到父皇那边去。”李景枫略略俯身,靠近了一些,声音细微得只有她一人听见,“……今夜你留在宫中,我来找你。”

  按周皇的旨意,所有使者宴后都会在宫中歇息一晚。

  那边又有一个宫女过来,恭敬地请李景枫回到主座上去。

  主座上,兰妃殷殷地张望着,陈柔儿眸光盈盈,如含着一汪水,也正眼巴巴地等着李景枫过去。

  一一一一一

  接风宴的丰盛和排场,当然不消多说,可江惜芸却完全吃不下了。

  这不怪她。

  哪里还有心情吃饭呢。

  今晚,所有使者奉旨都歇息在宫中,而李哥哥说,今夜,他会来找她。

  真有些羞涩,又有些慌乱无措。

  江惜芸的心口如同揣了只小兔子,跳个不停。

  粗线条的江重并没有发现妹妹的异样,谭静明已经回到了谭仲元那边的座位,而江重的目光也追随了过去,这样秀丽善良的女孩子,江重不由自主便有些倾心。片刻后,谭静明也发现了江重的注视,于是朝他含笑点头,温婉大方,颜如春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