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第23章 你肚子饿了么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羊久久 2088 2019-07-10 09:25:00

  这场隆重的晚宴,终于散场了。

  酒酣菜美,宾主尽欢。出了咸元殿的大门,月上中天,看时辰竟然已快到子时了。

  周皇早已命人将偏殿后面的房屋收拾妥当,而江深身为缙国使者,得到了最幽静最舒适的那间院子。

  繁花如锦,装饰华丽,三间正房干净而又讲究。

  江深醉得不轻,走路都要人搀扶,几个侍卫把江深抬到房里,又有宫人来帮他擦洗,照顾得十分精细。

  等江深和江重全都睡下了,江惜芸也进了自己的房,略略梳洗了一下,心中记挂着李景枫的约定,也不敢睡,就坐在桌前看书。

  眼皮已经有些打架了,江惜芸还强撑着,听说绿茶提神,她便倒了一杯,还未喝,就听见外面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

  来的是个年青的宫女,二十出头,容貌端正,虽然算不上十分漂亮,却笑容灿烂,望之可亲。

  “江姑娘,奴婢是朝乾殿的宫女玉柳,奉了太子之命,来带姑娘出去的。”

  玉柳屈身福礼,并且刻意压低了声音,院子外有几个侍卫在巡夜,她显然并不想让这些人听见,牵着江惜芸的手,悄悄往外走。

  她走的是隐秘的后门,然后顺着花径七穿八绕了几圈,江惜芸已完全摸不清方向,天很黑,而玄天宫又太大,她根本辨不出东南西北,走了一会儿,才终于停下。

  这是一片青翠的竹林,枝叶在微风中沙沙的响,空气里弥漫着清雅的竹香,而一抹修长的人影就站在夜色之中,白衫若雪,衣袂飘扬。

  玉柳跪下禀道:“殿下,奴婢已把江姑娘带过来了。”

  李景枫笑了笑,略一示意,玉柳恭谨低头,立刻就悄无声息地退下了。

  于是偌大的竹林里,便只剩李景枫与江惜芸面面相对,清风明月正当时,距离虽隔着两三米,江惜芸不自觉地还是有些羞郝。

  想了半天,不知该开口说些什么,李景枫已先笑了起来,“走累了么?看你额上都出汗了。”

  “当然,走了快半盏茶的时间啦。”江惜芸不客气地说,然后用翠色丝巾拭了拭脸上的汗意。

  李景枫解释道:“那里耳目众多,又有侍卫在巡夜,我不便过去,只能委屈你出来了。”

  江惜芸摸了下荷包,那张六百两的银票她没有带在身边,李景枫一见她摸荷包,立刻便低笑起来,“罢了,不用还银子啦,这份情你便先欠着吧。”

  江惜芸撅了下嘴儿,“谁说我欠你的情?你差点打了我三十大板呢。”

  李景枫:“你也让我在长街上等了一夜。”

  江惜芸:“你骗了我。你说你是准备赶考的书生,害得我被书院里的人当反贼抓。”

  李景枫:“你也骗了我。你说你是缙国来的茶叶商,害得我一家一家的店铺去打听。”

  江惜芸:“那咱们算是扯平了吗?”

  李景枫:“嗯,扯平了。”

  江惜芸抿嘴一笑,这么多天的兜兜转转,似乎也变得有意思了,她仰着脸儿望着他,“殿下,在接风宴上我真的没料到会碰见你,当时我差点儿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李景枫笑,“我也是。灵阳湖边那个跑得一身灰的假小子突然间变成了美丽的小姑娘,又俏皮又可爱,我也以为自己眼花了。”

  这样的赞美从李景枫的嘴里说出来,令江惜芸羞不自胜,“殿下!你别说啦!”

  “叫我李哥哥,或者景枫。”

  “李哥哥。”

  “很好。”李景枫笑吟吟地瞧着她,“那么我该称呼你什么?叫你‘芸儿’吧。”

  江惜芸没来得及说话,回答他的是她肚子在轻轻地咕咕叫。

  李景枫有点诧异,“你饿了么?”

  丰盛的接风宴,山珍海味应有尽有,芸儿竟然还饿着?

  江惜芸很委屈地点点头。

  “你想吃些什么?”李景枫笑着问。

  “多宝鱼,香菇菜心,火腿芙蓉汤。”江惜芸大大方方地开始点菜。

  “李吉。”

  李景枫略略提高了声音,竹林的阴影后面就闪出了一个高大而谦恭的身影。

  “去膳房吩咐一声,做几样拿手菜过来,其中要有多宝鱼,香菇菜心,火腿芙蓉汤。”

  “遵命!”李吉抱了抱拳,“殿下,要不要再拿几串灯笼过来?竹林太暗,殿下用膳恐怕不方便。”

  李景枫回了个“废话这还用说吗”的眼神。

  于是片刻之后,这里的景象就焕然一新了。

  灯火通明,四周的竹杈上挂了一圈罩着柔纱的宫灯,红木桌椅方方正正,桌上琳琅满目地摆上了十多个菜式,香气扑鼻。

  一切都布置妥当之后,李吉和玉柳立刻就退下了,江惜芸没出息地咽了下口水,“这菜太多了,我怎么吃得完?”

  “我陪你一道吃。”

  李景枫坐在她旁边,给她盛了一碗火腿芙蓉汤,炖得酽酽的汤汁,诱得人胃口大开。

  江惜芸也不客气了,舀了一匙就往嘴里送,突然额角一疼,被人用手指弹了一下,江惜芸不满地抬头,就见李景枫沉着脸说:“烫嘴。”

  江惜芸恍然,鼓着腮吹了吹,抿了口汤汁,鲜美无比,她满意地叹息,“真香啊。”

  “比接风宴上的菜味道更好么?”李景枫的眸子里已漾起了微微的笑意,“朝乾殿的厨房手艺倒还过得去,你若是吃得惯,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朝乾殿就是东宫,是李景枫的寝殿,这里的厨子与御膳房的相比,手艺各有千秋。

  江惜芸挟了块鱼,摇头说:“其实我最不喜欢参加甚么宴会了。宴会上总会有许多陌生人,说些客套话,爹爹应酬起来都很辛苦,不能好好的喝酒,也不能好好的吃菜,脸上还得堆着笑,保持端庄的礼仪。”

  这番话,旁人听了,或许会觉得大逆不道,李景枫却点了点头,赞叹道:“说得有理。宴会吃的是气氛和场面,若论到轻松自在,倒不如两三人围坐着小酌,不说那些寒喧的话,只是谈诗论剑,开怀畅饮,那才是痛快。”

  江惜芸真想不到他竟会赞同自己的意见。

  回想起李景枫在接风宴上风姿俊朗,与各国使者举着酒杯,朗朗交谈,眉梢间飞扬的都是矜贵与雍容。

  谁知道,原来他也厌倦这样的场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