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第25章 醋意大发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羊久久 2068 2019-07-12 08:00:00

  今日整整一个上午,江重都在央求着江惜芸,左一声“好妹妹”,右一声“妹妹好”。

  “惜芸,这事儿只有你出面才行啊。”江重语重心长,“你是罪魁祸首,你有充分的理由去约谭姑娘,所以你一定要帮助哥哥,帮我把谭姑娘约出来。”

  江惜芸好生不满,“什么叫我是罪魁祸首?有你这么说亲妹妹的么?”

  “好了好了,我说错了。我妹妹聪明可爱,一定愿意帮哥哥这个忙。”

  江重自从在接风宴上见了谭静明,便心生爱慕,想与她再次见面,却又苦于找不着借口,关键时刻,他还得把自家这个鲁莽的妹妹请出来。

  妹妹不是曾经打伤了谭静明吗?就让妹妹去约她,理由是向她赔罪,请她吃饭,而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陪同着,与那位佳人再次相见。

  江惜芸摇摇头,“爹爹怕我闯祸,最近都不让我出门的。”

  江重赶忙说:“我去跟爹爹说,我陪你一道出门,他肯定就同意了。再说了,爹爹现在正跟方大人在书房议事,哪有空儿管我们?”

  江重虽然老实,但偶尔也有些小狡猾。

  惜芸想了想,她曾经打伤了谭静明,面对着那位善良豁达的姑娘,她仍然是心虚而且内疚的,她有点不好意思见她。

  不过,看在哥哥渴望见到佳人的份上,她愿意帮哥哥这个忙。

  “好吧好吧,谁让你是我亲哥哥呢,我不帮你谁帮你!”

  江惜芸豪气地一拍胸口,神情义薄云天,立刻就准备出发去谭府。

  江重赶紧跟着她一道,临出门前还特意换了身崭新衣袍,银底缎面,绣着暗红的滚边,非常的笔挺合身。

  兄妹俩坐马车到了谭府,可向门房一打听,却听闻谭静明不在府中。

  据说是被淳国侯府的华姑娘约出去了,今日是初一,她俩要去相佑寺里进香祈福。

  江惜芸一点也不含糊,立刻调转马头,跟江重一起去了相佑寺。

  哥哥追女孩子,她身为妹妹那必须得鼎力相助啊。

  相佑寺。

  这是一处依山傍水的幽静地方,黄色的砖墙掩映在树阴之下,香火鼎盛,宝相庄严。

  今日,谭丞相府和淳国侯府的两位千金大小姐一齐来上香,相佑寺的住持也不敢怠慢,不仅提前清扫了寺庙,还让小沙弥们守在庙四周,暂时不让别的香客进去。

  所以江惜芸也被拦在门外了。

  她只好站在外面等待,过了大半个时辰,才终于看见谭静明和华若春并排走出来。

  因为是拜佛,两人都穿得很素净,谭静明穿着藕色的素纱裙,一头乌发用银簪子挽了个清爽的发髻。

  华若春也是素纱裙,眉目明艳,鬓边多了一根点翠的金钗。

  谭静明眼尖,最先瞧见了江惜芸,立刻便停下脚步,“江姑娘,你怎么在这?你也是来进香的么?”

  华若春也跟着停下,目光犀利,朝着江惜芸的身上脸上来回打量了几遍。

  江惜芸笑着说:“我是来这儿找谭姐姐的。”

  “找我的?”谭静明微微有些纳闷。

  江重跨步上前,一揖到地,“是这样的,前几天舍妹打伤了谭姑娘,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今日特来赔礼——”

  “这只是一点小事,江公子不必多次道歉,”谭静明打断了江重的话,“我的伤早已好了,事情过去便罢了,江公子不必再介怀。”

  话说到这份上,木讷的江重都不知再如何开口了,幸亏江惜芸笑眯眯地接过话头,“谭姐姐不介意,但我心里总忘不了。接风宴上我没有机会跟谭姐姐喝一杯,今日想补上,不知道姐姐愿意赏这个脸么?”

  谭静明温声一笑,娴美秀雅,正欲说话,华若春却抢先开了口。

  “静明,缙国来的江姑娘请你喝酒,这可真是天大的颜面哪。江姑娘在接风宴上出尽风头,只怕哪天你还要在她的手下,仰她鼻息呢。”

  华若春的语气听起来似是玩笑,却又莫名地透着一股冷讥。

  谭静明脸色沉下来了,“若春,你这是什么意思?”

  华若春挑了下细细的柳眉,“接风宴上,太子殿下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江姑娘,像被黏住了似的。静明,我不信你看不出来,别在这儿装糊涂了。”

  “殿下的心意,不是我们可以揣测的。”谭静明静静地说:“殿下是人中龙凤,圣意如何,不敢妄测,皆是上天注定。”

  “什么上天注定?只怕是某些人的狐媚功夫太高深了。”

  华若春的声音更加讥讽,眉梢一扬,有意无意地瞥了江惜芸一眼。

  “表面上看着好似天真单纯的模样,背地里还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变着方儿的狐媚惑主呢。”

  “若春,你说得太过份了!”

  谭静明神情严厉,而华若春却冷冷一笑,丝毫没有畏惧之色。

  “我过份?我只是看不惯那些个装成白莲花的女人,外表漂亮干净,根子里却全是淤水烂泥。”

  淳国侯是边疆重臣,手握十万兵权,华若春生长在这权势之家,向来也是嚣张惯了,言语之间,锋芒尖锐。

  江惜芸冷眼瞧着,这么重的一股子醋味,她再单纯也能听出来了。

  突然间就想起了她第一次到玄天宫的时候,无意中偷听到李景枫与华若春的那番纠缠。

  华若春嘤嘤哭泣,似小鸟依人,扑到李景枫怀里哀求,却被李景枫一把推开了。

  当时,李景枫的语气,慵懒而且漫不经心,“美人我见得多了,你与她们相比,又有何与众不同之处?”

  然后华若春泣不成声,掩着面,黯然离开。

  江重站立在一旁,并不太了解这其中的内情,但是,华若春那仿佛想在妹妹脸上剜个洞一般的尖利目光,却令他的心里极不舒服。

  “惜芸,过来!”

  江重一把将江惜芸拉到身后,想护着她,江惜芸却倏地挣脱出来,粉面红唇,眼眸好似黑葡萄一般,她盯着华若春,随即甜甜一笑。

  “能够狐媚惑主大约也是一种本事罢。我一向笨手笨脚,不比有的女子,娇滴滴的,既会用白狐皮缝衣裳,又会弹新鲜的曲子,这般的多才多艺,想必是更加能够狐媚惑主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