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第26章 卫国的使者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羊久久 2035 2019-07-13 08:00:00

  这一瞬间,空气都安静了。

  谭静明心如电转,很快便听明白了,已淡淡地扫了华若春一眼。

  而华姑娘的脸色顿时好似泡了水的茄子,又红又紫,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露出了怨恨的冷光。

  江惜芸的话,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华若春何尝听不出来,心里隐藏的私密一下子被揭穿,又羞又恼又恨,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却又无法发作出来。

  她咬着银牙,冷笑一声,“殿下也只不过是图个新鲜罢了,花无百日红,你又能得宠到几时?没有皇上的指婚,你以为你真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吗?”

  “有些人真的是多操心了,我当不当凤凰与你有关系吗?”江惜芸口齿伶俐,寸步不让。

  “该你的就是你的,不该你的你也得不到。于我而言,一切都是顺其自然,华姑娘的心胸也该放宽些,此时此刻就算淹死在醋缸里,又有什么意思呢!”

  江惜芸一番话,噎得华若春哑口无言。

  江重目光凉凉地瞟了她一眼,甚是不喜这女人,心里记挂着今天的正事,懒得再理她,于是他转过身,朝谭静明揖了一礼,“谭姑娘,我与舍妹这次诚意相邀,只是一起吃顿便饭,请谭姑娘不要推辞。”

  谭静明略思忖了下,含笑点头。

  “好罢,既然江姑娘江公子一片诚意,我若不去,当真是失礼。——若春,我先走了,下次进香的时候我们再约。”

  然后她轻提裙裾,坐上了江重的马车。

  江惜芸身影轻灵,也坐了进去,笑道:“谭姐姐,如苏城我不太熟,哪里的酒家比较好,你来挑一个地方罢。”

  谭静明想了想,“春风楼吧,那里的乳鸽汤不错。”

  江重已经扬声一笑,“好,咱们就去春风楼。”

  一一一

  春风楼确实是个好地方。

  它坐落在一处闹中取静的街角,环境清雅,也极干净,重要的是,它那里的乳鸽汤当真不错啊。

  乳白色的汤汁,鲜香四溢,鸽肉细嫩,入口即化,江惜芸表示很满意,而江重却顾不上吃,一面忙着布菜,一面绞尽脑汁的想话题,想跟谭静明多攀谈一会儿。

  “不知道,谭姑娘平时闲暇时都喜欢做些什么?”江重问。

  谭静明笑了笑,“一般也就是刺绣女工,再看看诗书,有时还弹一弹筝曲。”

  “谭姑娘真是风雅之人,想必你的筝曲一定是美妙动听,有如仙籁吧?”

  老实的江重夸起人来,那也是绝不含糊的。

  江惜芸在一旁暗暗偷笑,感觉哥哥的这个榆木脑瓜也终于开窍了。

  谭静明甚是谦虚,“哪里。不过是解闷玩的,并没有多么精通。”

  “怎么会?谭姑娘秀外慧中,必定是精通乐律的。”江重努力搜索着夸奖的词儿,“不像我妹妹,平时懒散,学而不专,到现在都弹不出几首像样的曲子出来。”

  “哥哥!”

  江惜芸差点被嘴里的汤汁给呛到。

  哥哥,你过份了。我的筝曲也是很厉害的好吗?你为了讨好谭姑娘就这么损你的亲妹妹,你的良心过得去吗?

  真是无奈啊。

  谭静明转过头,静静看着江惜芸,望着这个清丽而灵动,好似仙子一般的女孩儿,她的嘴角突然牵起一丝苦涩的笑意。

  她说:“江姑娘品貌出众,天姿聪颖,将来的福气岂是我可以相比的?”

  “谭姐姐……”

  江惜芸愣了,并没料到谭静明会这样说。

  江重笑道:“我这妹妹啊,从小活泼机灵,鬼点子多,爹娘又疼爱,所以纵得她胆大包天,常常闯祸,偏偏爹娘又舍不得责骂她。”

  听起来是在抱怨,可语气里全都是哥哥对妹妹的宠溺。

  江惜芸抿嘴一笑,“我家哥哥从小就憨厚老实,不仅功课上进,而且性格也极稳重。以前在书院念书时,夫子常常夸他,说别家的孩子都已下学了,我哥哥还在那儿捧着书埋头苦读呢。”

  江重讪讪地摸着下巴,谭静明含笑点头,“看来江公子确实是个刻苦的人。”

  江惜芸正准备再多夸奖一些哥哥的长处,突然听见街道那头传来了一阵洪亮的锣鼓开道之声。

  她朝着窗外一看,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已经有了变化,人群里自动地避让出一条路来。

  有一支庞大的马队沿着宽阔的街道,井然有序地缓缓走过。

  马队最前面的,是一个身材健硕的中年男子。他骑着高头骏马,高鼻,薄唇,双眉如剑,身上罩着一件银黑的披风,神情严肃而冷硬,仿佛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马队后面,是一辆辆乌篷马车,车轮辗得咯吱地响,仿佛很吃重,风吹帘动,依稀可见马车里全是一层层的木箱,沉甸甸的,上面扎着红色的缎带。

  “这又是哪一国的使者来了吗?”

  江惜芸仔细打量着,谭静明也随着她的目光望去,微微一笑,“是卫国的使者。坐在马队最前面的男人是卫国飞鹰将军宗开林。”

  “哦,是卫国。”江惜芸恍然点头。

  卫国,似乎是一个很传奇的国家。那里河流环绕,山川险峻,常年水患丛生,国力一度衰弱到几乎要灭亡的地步。

  可就在近六七年的时间里,它却又奇迹般的复活了,水患被压治,朝堂肃清,吏治严明,好像有一双无形的巨手,在默默地推动着它的壮大,本来是一棵将要枯死的老藤,而今却展露出不可思议的勃勃生机。

  如今周皇寿辰,卫国也派遣使者过来,这也算是一种示好罢。

  如苏城内,必然会更加热闹了。

  江惜芸展目望去,绵延的马队,终于渐渐消失在街道尽头,江重对卫国并不熟悉,也没有多看,仍然在与谭静明殷勤交谈。

  江重虽是哥哥,其实也是个青涩的大男孩,不擅长跟女子打交道,难免有些笨嘴拙舌,幸而谭静明温婉文雅,又极有教养,不管江重说些什么,她都落落大方,对答如流。

  因此,这顿饭的气氛甚是融洽。

  惜芸很聪明地闭了嘴,不打扰哥哥和谭静明说话,她只是坐在一旁吃菜吃饭,十分乖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