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之驯兽小农女

第九十三章 美貌表哥

穿越之驯兽小农女 赤蒲 2036 2019-09-14 07:30:00

  “我也听说昨日秦乐的事,放心,他们现在处理自己的事还来不及,牵扯不到我。”

  秦沐笑笑,微微地弯了弯眼,霎那间竟然比那阳光还刺眼,她丝毫没有担心的样子,反而是充满了自信和确定。

  “这样......就好”,罗林犹犹豫豫地,似乎在自己喃喃,也仿佛是在努力想说出口却说不出来的话。

  “那个...秦沐妹妹”,罗林支支吾吾,喊了她名字又说不出什么所以然。

  “嗯?”秦沐看着他,示意他有什么话就直接说。

  “一个大男人住在姑娘家里不太好”,罗林涨红了脸,似乎是想到了刚才那男人赤裸着上身,眼神冷冽的模样。

  为什么那样的男人会住在秦沐家里,满身是伤,却长得像个谪仙似的,还未穿衣裳。

  还没等秦沐说话呢,罗林又觉得自己对一个姑娘说话太不妥,又急急地解释。

  “秦沐妹妹,我是说,那个男人可以暂时住到我家去,我可以帮你照顾,比你一个姑娘方便得多”,罗林终于说完了自己的话,松了一口气。

  秦沐心里一紧,罗林看见那个男人了?目光一转,她被吓了一大跳,小灶房门口,那个男人正一动不动地看着她和罗林。

  男人虽然脸色还惨白着,一副站着都要摇摇欲坠的模样,但是身上已经穿上了普通农家汉子的衣服。

  那衣服是罗林的。秦沐能堪堪辨认出来,因为罗林比他要壮实不少,所以这衣服在他身上松松垮垮的,隐约还可见他雪白的胸膛。

  他比罗林要高上不少,因此袖子与袍子都短上那么一截,看起来虽然美艳却未免有些滑稽。

  他看上去也不是很开心的样子,甚至看得秦沐有些心虚。

  “我不与他走”,男人似乎在自言自语,却又是看着秦沐说的,音量不大,罗林还没注意听到。

  但是秦沐清清楚楚地把他的嘴形和低沉的音色给纳进脑子里,甚至她还觉得这男人还有些委屈和可怜。

  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在这村子里又只认识她一个人,想来他定然遇到什么严重的事,不然不会落至这种境地。

  在这种悲惨的境遇下,她断不能做把他往外推的举动。

  要是一只小动物在受伤时就弃之不顾,或者转手让人,那么那只小动物就会缺乏安全感,甚至对之后的生活也会产生影响。

  “他是我娘那边的表哥,住在我家也于情于理,多谢你的衣裳,我给他添置了新的,明日我便洗净来还你。”

  秦沐重新把目光放到罗林身上,谢绝他的好意。

  表哥?罗林一愣,那个男人什么话也不肯说没想到竟然会是秦沐妹妹的表哥。

  姚宣婶子年轻时那样美貌,若说她有个这样非凡样貌的亲戚,倒也是情理之中。

  况且姚宣婶子的娘家多年来一直没有人提起,太过神秘,没想到竟然能出一个那样的男人。

  罗林八成信了,也不再坚持要那男人住到他家里去,只是反复叮嘱秦沐有事一定要喊他帮忙,需要什么也可以帮她跑城里。

  晒着太阳,罗林还唠唠叨叨地说个不停,秦沐觉得更加燥热了,但是还是得耐着性子听他讲,毕竟罗林是好意。

  而那个男人也一直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开口,也没有回屋里去休息。

  直到秦沐终于送走罗林,走到那小灶房前面,原本一声不吭的男人突然开口了。

  “太啰嗦。”

  秦沐半天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才意识到他指的是罗林,他嫌罗林啰嗦。

  “对了,有人若是问起你,你就说是我的表哥,我姓秦,单字沐,青松如膏沐的沐,你的名字呢?”

  秦沐将背篓拉到主屋前,和他隔空对话。

  “莲生”,男人只回了两个字。

  秦沐听到他的回话,倒上来了些兴致,“哪个莲?莲花的莲?”

  良久,她才听到轻轻的嗯字,秦沐暗暗吐吐舌头,还真是那莲花的莲,如此俗气美艳的名字啊!这父母还真会起名字。

  “我娘姓姚,若是别人问起,你便跟他们说你叫姚莲生,是我娘的远方侄子,是从别处来的,过几天便走了。”

  秦沐蹲着,没抬头,一边把背篓里的形形色色的药材拿出来,排列开来,一边嘱咐道。

  简莲生没应,但是似乎也没有反对,就还是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她把草药在地面上整理好。

  青山绿水,酥骨清风,暖阳融融,岁月静好的样子。

  日子还是一样的过,秦乐的事情似乎在这两三天并不会被解决,而简莲生是什么人,秦沐从来就没有想问的念头。

  姚宣与简莲生在那一天之前,从未见过面,秦沐想着两个都带着病气的人还是不要在一同吃饭,因此姚宣并不知道简莲生的存在。

  只知道女儿一个劲地忙进忙出,她却下不来床,而且更为操心的是,秦木似乎在做什么,脸上的胎记已经压制不住,渐渐淡化。

  那就意味着,这毒定然压不了她一辈子,那么,这究竟是天意还是危机,姚宣无法揣摩,如果她还是以前那个孩子,这个决断她会替她做!

  只是......现在的秦木似乎有自己坚持的事情。

  秦沐最近总觉得有些事情被自己忘记,但是却又记不起来到底是什么事情,毕竟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一件一件难以消化,总有些疲惫的患得患失感。

  因此在记不起来是什么事情后,索性秦沐就不去想了。

  秦乐的事情没有结果,定然是还有些波浪的,她可不认为那个秦李氏会把秦乐给了那王癞子,也不会认为秦乐名声毁了,他们秦家人不会有什么后续动作。

  还有秦海索要的田契,明日应该就是七日的期限了,最迟今晚,他一定会来找她。

  而恰好这日,她的眼皮子跳个不停,果然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非常准确,秦丰在一大早就踹开了她们的门。

  这秦丰也是倒霉,被她一手刀劈晕,第二日才慢慢清醒过来,当日秦沐以为他块头大,定然没那么容易劈晕,所以下手也就重了些。

赤蒲

我们的高岭之花莲生大庄主这时还不懂什么是吃醋哈哈   想让你叫我莲生哥哥   恐怕一辈子都等不到的2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