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之驯兽小农女

第一百零八章 传信

穿越之驯兽小农女 赤蒲 2039 2019-09-17 06:00:00

  “这样不好,你们将屋子租给村外来的人还有银钱拿呢!秦木妹子住我家便好,我择日再给她盖一间。”

  罗林摇摇头回绝冯江的提议,就算是再好的朋友,也不能做出这么麻烦别人的事儿啊!

  况且或许秦家人还会再来找她的麻烦,她们孤儿寡母,还有那个一身重伤的表哥,容易被欺负了去,得放自己眼下看着才好。

  “你们哪有闲钱能盖一间屋子,住我那空屋子,不麻烦,我们都多少年的朋友了”,冯江板起脸,用拳头锤锤罗林的胸膛,似乎对他的见外表示不满。

  秦沐心里倒也想着房屋的问题,略一思忖,她认真地问:“冯江哥哥,你们那屋子卖吗?若是卖,我便买下。”

  这下是两个男青年都愣住了,虽然村里的屋子没有城里值钱,但是也是一砖一瓦真金白银盖出来的,别说秦沐,就连罗林母子,买房子也是不能轻易决定的大事。

  “哈哈!”冯江挠挠后脑勺的头发,“没事儿,秦木妹子,你别听罗林的,屋子空着也是空着,你们住进去也有点儿人气,住几日我爹娘也不会有话的。”

  冯江以为秦沐是不好意思白住,才提出买下来的建议,连连表示不要有顾虑,不花钱。

  “是,多少银钱,我们把屋子买下来”,罗林听到秦沐的话,细细思考也好,索性给姚姨她们买个旧房子,也少了后顾之忧,自己的屋子住得舒坦。

  秦沐是哭笑不得,怎么一个个地都以为她没钱,她是真心想问冯江把那间屋子买下来。

  “你凑什么热闹,这不还没...”冯江拍拍罗林的肩,拼命朝他使使眼色,不是他想得太多,只是秦木虽然可怜,但是名义上还是胡轩的未婚妻。

  罗林这么照顾着她,现在看来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计,别说媳妇没娶到,还把老婆本赔了。

  罗林是个实心眼儿的,也不知道怎的这段时间倒是对秦木的态度改变,真在当对象处了,真让人为天担心。

  “冯江哥,你回去尽管与叔叔婶婶嫂子商量好,看你们这屋卖不卖,若是卖,我便买了,钱的事你们都不需要担心,该多少银钱便多少,若是不卖,我便也尽快在村子里找房子,怕是今日得不好意思叨扰你的屋子了。”

  秦沐的声音清脆不含糊,彬彬有礼听起来又让人舒服,确实带满了真诚又有信服力。

  这秦木倒与以往不同了,比村子里的一般女人要拎得清楚得多,冯远也把她的话放在了心上。

  “哎,秦木妹子,我这就回去问问我爹娘,明日就来你家给你个准信儿,罗林你便先去帮妹子收拾东西,准备明日便搬到我家空屋子去。”

  冯远也爽快地说,然后跑着回家了。

  “秦木妹子,你哪来的钱买屋子,我先送你回家,然后再回家取钱去。”

  罗林一脸愁容,似乎也在想自己家里有多少闲钱可以拿出来,突然罗林想到了刚刚卖掉田契的九十两白银,顿时喜笑颜开。

  直接把银两掏出来递给秦沐,却被秦沐笑着拒绝了。

  “你把银钱给了我,五年后的三十两买回土地怎么办?况且他们要求征用三日,现在辛苦长成的农作物定然会毁坏,这一年收成定然不好,你和阿庆婶婶的日子怎么过?”

  秦沐一步一步替他分析利害关系,成功把这个憨小子给怔住了。

  “我...我可以再挣”,罗林还不死心地反驳,颇有种打肿脸充胖子的滑稽感。

  秦沐被他这股憨劲儿给逗笑了,“罗林哥哥,我既然说要买这个屋子,自然能凭我自己的力量赚到钱,你不用担心。”

  她说的信誓旦旦,罗林却还是半信半疑,还是存着随时掏钱的准备。

  虽然这一上午都是惊心动魄的,但是对于某人来说,却是忙忙碌碌却兴致勃勃的一上午。

  她熬的云灵草确实对他的内伤有奇效,而且成功与陆隐会面,他送来的一品归灵丹也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因此他才有这个闲心能在这里做些敲敲打打的事情,若想继续在这里住下去,自然不能做些太晃眼的事情。

  既然这个桌椅的散架也有他的一部分原因,那么替她重新打造一套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只是他这是第一次做木工做的活计,给她用的是坚硬度最高的铁灵杉木。

  不知道陆隐给他从哪儿寻来的这种木头,纵是他用了些许精神力来助敲打,但是堪堪完成一个桌子后,手心都通红了一片。

  虎口被震得麻木,简莲生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散落一地的木条,第一次产生了想放弃的念头。

  陆隐是不是故意耍他,他就不信普通人能把木头给钉起来。

  远方的陆隐狠狠地打了个喷嚏,谁在咒骂他?认识他的人不多,难不成是主子嫌他找去的木头不够坚硬,也不该啊!

  那铁灵杉木可是硬木中数一数二的,一同送去的铁钉也是极品玄铁打造,主子要制造一件兵器可是顶顶好的了。

  虽然不知道主子要那么多条木头做甚,难不成想犒赏他们?陆隐暗暗地想。

  “隐大人,简五出来了”,一旁的男人及时出声提醒,陆隐回过神来,拨开眼前的几簇树叶,露出一双精锐的眼眸。

  待简五走至树的不远处,陆隐拇指与食指相触,放到唇边,吹出又急促又短暂的声调,简五的脚步比原先慢了些,却还是没有停下。

  树上的声音伴随着知了的叫声,若非刻意去听,是无法辨别的。

  陆隐眯了眯眼睛,继续把自己的音调吹完,抑扬顿挫,时长时短,然后缓缓把手放下的同时,简五的步子也回复了原先的速度。

  陆隐简五不是第一次通信,自然知道对方所要表达的是什么。

  简姓是明卫,陆姓是暗隐,当陆隐出现在这里时,简五就满心喜悦了,因为他知道,庄主那个老谋深算的,定平安无事。

  至于刚刚陆隐带来的信息,简五也都收到,恐怕从今日开始,莲庄乃至其他国家的那些人,都要不太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