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当你沉醉时

104. 我们明明如此相似

当你沉醉时 薄经年 1060 2019-08-13 00:07:00

  孟家别墅,深夜。

  孟九潇坐在地板上抬着右臂随意搭在卧房的床侧,左手的手心里,紧捏着那只精致的小暹罗猫瓷饰。

  少年深色的发梢随着低头的动作垂至眼前,苍白的脸色和发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安静到极致的室内,只有他逐渐加深的急促的呼吸声。

  戚叔拿了药急匆匆进来卧房,不会说话只能乱比划,蹲在地上让孟九潇赶紧吃药。

  “戚叔……我不想吃药了。”

  孟九潇缓缓抬眸,看向他冷漠的眼神寒凉如冰。

  戚叔愣了半天,拿着药的手颤巍巍地不知所措。

  少年病弱的身躯缩在床边,仰头靠在床沿上,双眸黯然无光,薄唇微启,语调轻描淡写。

  “十六岁那年,我就是孟氏的继承人。祖父常说,孟家人丁凋落,我是孟氏酒业唯一的希望……从那时起,我的身上就是整个孟氏的兴衰荣辱。”

  他皱着眉头停顿一下,缓缓闭上眼睛,“我真的累了。”

  戚叔错愕地紧盯着他,哑然地摇晃着他左手的那只瓷饰。

  “是啊,顾小姐和我一样。”孟九潇拧紧眉头咬着牙是一声冷笑,“我们都是被家族企业的命运刻在肉里写在血里的人。”

  “她让我感到我在这世上不算孤单。我们明明如此相似……”他神色黯然夹杂着嫉妒和迷惘,“可我却永远都不可能像其他人那样,和她并肩站在一起。”

  孟九潇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不稳,戚叔拍着他的胸口,赶紧喂他吃药。

  苦涩的药,蔓延在唇间,喉管,心肺。

  他太熟悉这个味道,以至于从前每次都很抗拒,之后就只剩下麻木、妥协。

  孟九潇推开戚叔的手,他沉声冷漠地笑,“我也曾试图接近她的喜好……”

  “可她的喜好,早已被别人潜移默化。”他的嗓音向来清澈,此刻却变得沙哑粗质。

  孟九潇扬起左手紧攥着的那只深色的小暹罗猫瓷饰,蓦然摔在地上。

  刚才还是完整的,当下却碎成了好几块。

  孟九潇冷清的眼眸盯着地上的碎片,一瞬不瞬。

  他所有的嫉妒和憎恨,艳羡和绝望,交织在一起,心乱如麻,彻底崩盘。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是一个健康的正常人。”

  孟九潇略微歪着头凝睇着一块块碎瓷片,雪泥鸿爪般,他恍然忆起,这个瓷饰是他曾要求她赠送的。

  对,这是她送给他的。

  “……戚叔。”少年茫然地抬头,眼眶通红,像是丢失了最珍爱的东西。

  戚叔惊愕失色,怅然地凝望着他,无声地抚上少年惨白的脸。

  “胶水,要胶水。”孟九潇紧紧拉住戚叔的手,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戚叔点点头,收起仓皇失措的神情,连忙跑出去找。

  少年跪在地上捡起一块块瓷饰的碎片,颤抖的手放在桌面上,再重新一点点拼起来。

  他等不及戚叔回来,跪在地上翻来覆去地搜查着屉柜,这里面没有胶。

  一管AB胶颤巍巍地递到他眼前,孟九潇连忙接过,小心翼翼地粘好碎片,试图不留下一丝裂痕。

  半晌,他望着终于复原的瓷饰,惨白的唇才微微勾起,掠过苍凉的笑意。

  

薄经年

作者的话:亲亲,这边建议您用方便面可以修一切呢~~|・ω・`)   九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