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当你沉醉时

108+109. 我也不介意

当你沉醉时 薄经年 1033 2019-08-14 00:05:00

  望江别墅,深夜薄雨。

  慕临止站在阳台前打开半扇窗,受伤的左手本是修如梅骨般白皙好看的,被绑上了厚重的绷带动弹不得。

  他右手灵活地捏转着一支打火机,回身望向卧在沙发上抱着猫看报纸的美人。

  慕临止的眸光温融如月色,薄唇微弯,嗓音是恰到好处的慵懒随和。

  “宝贝,帮我点支烟。”

  顾青岑只得放下猫,冷淡地起身穿上拖鞋不情不愿地走近他。

  要不是她爸非让她留在这里照顾这只老狐狸,她一分钟都不想在这待下去。

  顾青岑闷闷不乐地接过打火机,给他右手两指间夹着的香烟点火,火光徐然星点如豆。

  男人慢悠悠地抬指放到唇间,漆眸微眯,眼尾挑起惬意的弧度,高挺的鼻间烟雾缭绕攀升。

  他薄唇微张,呼吸间有淡淡的烟草味,一圈圈的烟雾飘到窗外,一支烟已吸了一半。

  慕临止恍然才注意到青岑不悦的神色,淡笑着问道,“宝贝,怎么了?”

  青岑抬手挥散烟雾,敛起不悦的情绪,冷漠地回答两个字,“没事。”

  慕临止挑眉会心一笑,指尖在烟灰缸里碾灭烟头,剩余半支烟随意丢在里头。

  “你不喜欢的事,要记得和我说。”他的声音温和坚定。

  佣人送上药膏和绷带,要为慕临止换药。

  “放下吧,让顾小姐来就可以。”慕临止悠然说道。

  顾青岑杏眸微瞪,抿着唇极不情愿地拿过剪刀,托着他的左手一点点剪开纱布。

  两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好了一些,已有愈合的趋势。

  顾青岑轻轻地给他的伤口处擦拭消毒水,又涂上药膏,再用绷带绑好。

  早晚换药各一次,换过许多次后,她的动作熟练轻快,一气呵成。

  慕临止垂眸掠过左手上被绑好的白色蝴蝶结,不由得沉声淡笑,“多谢。”

  “慕总别客气,我这就是出于人道主义的关怀而已。”青岑咬牙冷笑一声,嫌弃地丢掉他的手。

  慕临止精致的眉眼含笑,嗓音柔软慵然,“嗯,宝贝,我想洗头发。”

  ……老狐狸是真把她当小丫鬟了怎么的?

  青岑气闷地咬唇低哼,“你想洗头发?你怎么不说你想洗澡呢?”

  慕临止墨色眉峰悠扬挑起,漆黑漂亮的眼底掠过一丝乍现的光亮,他慵懒低笑,“你要是愿意,我也不介意。”

  “你走开!”青岑面色微红,随手抄起软绵绵的一卷纱布朝他扔了过去。

  慕临止毫不费力地抬手右手轻易接住,从容淡然地放到医药箱里。

  他薄唇微弯,“乖,要记得扔高一点。”

  须臾,浴室里传来流畅的水声,小暹罗猫煤煤嗷呜叫着趴在门前,小爪子蹭来拍去,像在偷窥里面的两人一样。

  “低头。”青岑不耐烦地打开花洒,一边试着水温,一边拿过浴巾披在慕临止的后颈处。

  慕临止顺从地垂着头,从后面这个角度能看到他已经变得红润的耳廓,一路红到了耳尖。

  温热的水流浇下来,他哑黑色的发梢湿润柔畅。

  半晌,他突然低低呼唤了一声,“宝贝——”

  慕临止语调闷然,略有一丝薄凉。

  “第一次有人帮我洗头发。”

  顾青岑悬着花洒的手并未停顿,指尖的力度粗糙敷衍,可他看起来却很是享受。

  青岑闷哼一声,不悦的唇角毫无笑意。

  半晌,她直接把浴巾扣在他后脑上,红唇微启,仅是潦草的一句,“洗完了。”

  “宝贝,你该不会打算让我一只手擦头发吧?”慕临止慢条斯理低笑一声。

  青岑的语气近乎咬牙切齿,“你少得寸进尺!”

  慕临止轻勾住她的皓腕,语调平和从容,没有半分强硬,“帮我一下。”

  顾青岑沉默一晌,红唇微抿,拿过一张干净软椅坐下,默然地坐在他身后拿起浴巾。

  浴室的镜前,慕临止坐得笔直,如冷玉勾刻的俊颜随着睫羽轻颤,滑落一滴水珠,径直流到他白皙的颈处。

  顾青岑稍微有点吃力地仰着头擦拭他的头发,动作没有半分轻柔,反而显得生硬。

  “转过来。”她冷漠的口吻命令道。

  慕临止的薄唇略微上扬起弧度,顺从地转过身,正对着她。

  “低头,我够不到你。”青岑的语气依旧冷淡。

  一张浴巾将慕临止的头顶盖住,从外面看,甚至看不到他的脸。

  他听她的话,垂下头,任她作弄。

  白色的浴巾遮掩的地方,有微光散落进来,他清亮的眸光掠过一眼,能看到她离自己越靠越近的面容。

  慕临止的眼底泛起一片潋滟,他凝睇着她精巧娇俏的唇。

  一件单薄的浴巾笼罩着两人的头顶,时间匆匆而去。

  顾青岑愣了半天,男人的气息分外清晰明朗,她怔忪地推开他,立马站起身,后退了几大步。

  “你……我就是闲的难受!我不管你了!”青岑气闷地推开浴室的门,跑了出去。

  “喵呜~”似在偷窥的小猫也跟着灰溜溜地追了出去。

  慕临止垂首默然沉笑一声,单手扯掉头上的浴巾,恍然露出那张颠倒神魂的俊脸。

  他打开花洒,避开伤口随意冲了个凉,裹着浴袍推开浴室的门。

  慕临止坚实紧硬的腹线裹在浴袍里,有未擦净的水滴滑落,左手的白色绷带在他整个人身上显得尤为刺眼。

  他漆色如墨的眼眸清冷如常,唯望到那位缩在沙发上睡熟的美人,才陡然变得温和柔软。

  “宝贝,回房睡。”他低低喊了一声。

  顾青岑沉睡毫无反应,仍然紧蹙眉头似在抗议他的随意。

  慕临止俯身靠近,把她抱在怀里,一路走向卧房。

  窗外面的夜雨渐停,没了嘈杂的声音,能听到男人低沉的呼吸声。

  慕临止抬起手臂按在她身侧,眉头拧得很深。

  末了,他低声沉叹,嗓音沙哑至极。

  “睡吧,晚安。”

  

薄经年

109章暂时被屏蔽,先放到一起咯~orz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