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前生今世你别逃

第四十九章:前情恩怨

前生今世你别逃 酒忘觞 2426 2021-04-01 17:18:25

  鹿萤一早就在工作室的门口,见到跑的气喘吁吁的洛星辰,面露难色,支支吾吾的把事情原由告诉她,自从她和白言分手后,他就一直没日没夜的工作,几天前又把自己关在家里终日酗酒,不管公司里的任何事。

  其实作为前女友,不应该再去和前任有任何牵扯,可鹿萤偏偏提到了前世的事,就是自己想狠心也不行,抛去今生的事不说,又听闻这一世他为了寻自己吃了少苦头,终究是触到心中的柔软,再加上白九的默许,洛星辰打算最后一次和他说清楚。

  车内,鹿萤一直拉着洛星辰的手不忍心道:“妖尊是真的喜欢你,你就不能和他在一起吗。”

  洛星辰叹气,这种前生今生的戏码确实动人,如果没有遇到白九自己也许会同意的,可是现在自己明明确确喜欢的就是白九,脑子里面想的都是二人以后的未来,实在是没法违背自己的心意,“鹿萤,我相信他对我的感情不假,可是我不喜欢他,喜欢是不能勉强的。”

  “可是你以前不是喜欢过他,怎么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呢?”鹿萤不解,“更何况,妖尊等了你那么久。”

  “不可否认,我是喜欢他,他是我少年时的白月光,可仅仅也只是喜欢,准确来说是仰慕,并不是男女之间的爱,我知道这话听着荒唐,可如果在白言和白九之间我一定是选择白九的。”洛星辰解释,其实也是想得到鹿萤的支持,不要一昧替白言讲话。

  门打开,酒气扑面而来,卧室的窗帘是被拉上的,黑漆漆的角落里靠着一个人影,试探性地喊了一句:“学长?”还是习惯性的唤他学长,只听见一声呢喃,没有听清内容,洛星辰又走进几步叫了一声,借着一丝光看清地上的人果然是他,打开窗帘让外面的光照进来。

  白言纤长的身体缩在角落,因为长时间没有清理,胡子拉擦,也许是吐过,身上的味道不是很好闻。

  “学长,你还好吗?”洛星辰蹲下去扶,白言正好睁开眼,怔怔道:“星辰!?”不可置信以为这是梦。

  “学长,你先在这坐会,我给先倒杯热水。”洛星辰把白言扶到床上,转身到厨房烧热水,厨房里许久没有使用落了一成灰,厨房的垃圾桶里速食食品的包装盒塞满边上还堆积着许多垃圾,微微皱眉,这样的他是自己从未看见过的,心中的愧疚更甚。

  简单的打扫下,把垃圾都装进垃圾袋里,热水正好烧开,一只紧致有力的臂膀圈住了自己,被吓了一跳声音带着颤抖:“学长,你先喝点热水。”想挣脱他的怀抱,奈何自己的力量不够。

  白言沉默着不说话,只是静静的抱着这个人,身上还是熟悉的味道,可她已经不属于自己,等了她那么多年,不曾想会是这样的结局,一想到她在其他男人的怀里,拥的更紧。

  “学长,我快不能呼吸了。”洛星辰提醒道,一只手想要掰开他的手,手的主人才微微松了些力道,还是不肯将她放开,白言在她耳边吹起带着微醺闷闷道:“你可知道我等了你许久。”

  叹气道:“学长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先放开,我们有话好好讲。”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太过暧昧,像极了刚醒的男主人在挑逗在厨房忙碌的女主人。

  “知道了。”停了会,把洛星辰转身面朝自己,双手撑在灶台上形成一个小的包围圈,这样的姿势更加暧昧,只感觉扑面而来的尴尬和不舒服。白言止不住流出泪水,痛苦道:“即便是这样,你还是不愿意回到我的身边!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之前她是如此的爱自己,为什么在白九的出现后会变成这样。

  “因为我不爱你。”直截了当,洛星辰道,却还是不敢看他的表情。

  不过是六个字却是如无数把利刃刺进胸膛,双眼泛红,声音也变得嘶哑道:“不爱?可是你之前明明是爱我的。”突然间神情变化,眼角微眯,一个横抱把洛星辰抱在怀中就往房间走去,把她丢在自己的床上,欺身而上,开始解自己衬衫上的扣子,一大片的肌肤裸露出来。

  这样的阵仗着实把洛星辰吓到,双手正举起他正要吻下的头,慌乱道:“白言,你冷静点。”

  白言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指尖握着她的发从发根穿到发尾。

  哽噎着反抗,力气的悬殊并不能阻止他,气息上下浮动,洛星辰哭泣着一字一句道:“白言,不要让我恨你。”

  恨?双眼迷离。

  趁着白言恍惚的时候,洛星辰立马推开他,从床上爬起,夺门而出,门却突然关上,门把处结着一团黑雾。

  回头看白言时,他站在床角,一双清澈的眸子变成黑色,瞳仁也变做绿色竖型,只见他随意抬抬手,一只凳子就移到洛星辰的面前,示意她坐下。

  偷偷摸包里的手机,凭着记忆用触屏打开拨号的页面,因为来之前自己有预感已经拨好白九的电话,只需要拨出去就好。

  白言头一歪,挂在洛星辰肩头的包直接掉在地上,包括手机,还没反应是怎么掉到地上的,他已经走到自己面前,扶着洛星辰坐下,依旧是那温柔的语气道:“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见她对自己露出恐惧的表情,白言泛起一阵酸涩。

  只能先坐下,就目前来说自己态度太强硬反而不会到达自己想要的效果。

  白言伸出手,手中变出一只簪子,强压的着酸涩道:“你可还记得这个簪子,你曾经说要与君长结发,无论沧海变桑田,世事变迁你都会爱我的......”

  不等白言讲完,被洛星辰打断:“白言,你说的人都不是我。”

  “不是你,惊鸿一瞥是你,生死相依是你,无怨无悔也是你,你只是不记得我了,我相信只要你恢复记忆,你会重新爱上我的。”白言越说越激动,双目直直看着眼前的女人,曾经她说生生世世不离不弃,无论重生多少次都会爱上自己。

  “够了,白言。”终究是忍不住,洛星辰只平静地问了一句:“白言,我且问你如果我不是芜夭的转世,你会出现在我的身边吗?”简单而又直接,白言笑道:“你怎么可能不是呢,你就是,每一世我都护在你身边。”

  “那好,我换个角度问你,倘若我不是芜夭的转世你会爱上我吗,假设我只是你身边一个普通人的存在,你还会关注我吗?”洛星辰继续反驳,转世续缘听着是美好感动,可是一想到这爱是建立在另一个女人身上就会觉着这爱不真实,更何况自己在这一世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还要被绑架在上一段不属于自己的爱上,想想都叫人恶心。

  白言愣住,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一个劲的重复自己对她的爱不假。

  “白言,我不是说你的感情是假的,而是只要是芜夭转世你都会爱。如果你和我在一起后,发现芜夭转世是另有其人你是不是就会抛下我,去对另一个人好,去对另一个人重复对我说过的话。”字字句句都在打击着他的心。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