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电竞大佬的佛系追妻路

第十五章:色迷心窍

电竞大佬的佛系追妻路 月下鹿鸣 2499 2019-07-16 17:34:32

  男人的声音带着沙哑,程一卿疼的龇牙咧嘴的脸立刻就收了起来,呆着抬头看着沈白,双手撑地。

  手指触摸着地板的冰凉,程一卿清楚地知道刚才不是幻听,但还是皱了下眉,小心皱眉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沈白微偏头,迎着程一卿的眼睛,又沉了一口气,似乎是隐耐着脾气。两人对峙两秒后,沈白一字一句道:“我说,你愿不愿意帮我照顾饭团?”

  此刻男人板着一张脸,又低头拉长脖子凑近了些。好像是要言行逼供让人乖乖就范。

  “愿...愿意。我愿意,愿意。”程一卿睁大眼睛看着沈白,猛眨着眼睛,语气结巴。

  程一卿被这个突然的距离吓懵了,脑子里不由的想着秦姐对自己说的那番话。一下更呆了。

  看着程一卿的样子,沈白又沉默了一秒,随后抬了抬眼皮,将视线转移到程一卿怀里的饭团,说道:“那,以后它就归你管了。”

  沈白的话说完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还在发呆的程一卿,皱眉,“屁股不凉?”

  听到这话,程一卿迅速就反应过来,将猫抱在一边后就摸着桌子角站了起来。

  两人距离挨得很近,沈白迈开腿错开便往厨房走去。

  程一卿侧过身体看着沈白的背影,随后心里小小雀跃了下,低头看着那只粘人也望着自己的布偶猫又喵了一声。

  只是,程一卿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她和沈白都是高密度训练的人,她万一抽不出时间照顾饭团岂不是完蛋。刚才被色所迷,被忽悠答应的极快,此刻清醒过来,程一卿真想掐死自己。

  而此刻从厨房拿着水壶出来的沈白看着程一卿一脸的狰狞挑了下眉,走近后弯腰将水壶放在桌子上,转头,故意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啊....那个,就是,因为我放完假后就是活动和训练,也基本特别特别晚才回来。所以,我不确定能不能特别好的照顾它。”程一卿抿了抿唇,微仰头看着沈白一脸探究的表情。

  完了完了,刚答应就说这话,他一定觉得我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吧。

  色迷心窍啊色迷心窍。程一卿,你就是个猪。

  程一卿心里后悔的已经反复去世了。

  沈白手顿了下,随后慢慢抬起身,皱眉,“这好办,这几天我把猫留在家里,你过来照顾。等你忙的时候,我就把猫放在基地,等你结束了我差不多也结束了,你要是有时间,我就来接你。”

  “这样,可以吗?”沈白看着程一卿彻底呆住的神情,又埋低了脸盯着程一卿的眼睛。

  程一卿左手小心地掐了下自己,确认是痛的后,抿嘴懵逼状猛烈点头。

  沈白见程一卿点头,他也点点头。

  这个时候,程一卿的手机铃声响了。沈白迅速移开了视线,而程一卿眼珠子左右转了转,有些手足无措地摸着自己的衣服和裤子。

  将裤包里的手机拿出来后,抬头飞快地看了一眼沈白又低着头接了电话。

  “喂,秦姐。”程一卿侧过身,埋着头小声道。

  “大半夜不回家,你去哪儿了?”秦眉看着家里亮着灯却没人紧紧的皱着眉。

  程一卿听见秦眉担心的声音,迅速回道:“秦姐,我在隔壁呢。马上回来。”

  听见这句话,秦眉脱鞋的动作慢了一拍,双眉一挑,嘴角的笑就浮了起来,连带着语气也发生了变化,“哟。这就进家门了?”

  “什么啊...我回来跟你说。先挂了。”此刻沈白就在旁边,巨大的男性荷尔蒙无不在提醒着程一卿,秦眉暧昧不明的话在耳边惹得程一卿老脸一红。

  挂断电话后,程一卿侧过头正对沈白,看着沈白的侧脸眨眨眼,“那个,我要回去了。明...明天见。晚安。”

  沈白半转头看着程一卿微点了下头,脸上没有表情。

  程一卿看了眼地上的饭团,随后低着头拿着手机就赶紧转身往外走。

  等关掉沈白家的门后,程一卿就拉开半开的门和秦眉来了个后背熊抱。

  “秦姐!”秦眉正弯着腰在摆放着鞋子,程一卿突然的生扑把她吓得够呛。

  “你是不是要吓死我?”秦眉无奈地双手拉着程一卿的手歪了头。

  程一卿埋在秦眉的颈窝,两人慢慢站起。

  “没有啦。我就是很开心,我觉得我可能好像大概转运了。”程一卿贴在秦眉耳朵边笑的很甜。

  秦眉察觉出异样,好奇道:“怎么,他对你有意思?”

  程一卿一听这话,立刻将双手放开站直,头又摇的跟拨浪鼓,“哪跟哪啊。他只是让我帮忙照顾他的猫,就算是一个帮忙而已。”

  秦眉听到这里转了头,眼神里透出一抹笑意,调侃:“所以呢?就帮他照顾猫就这么开心?”

  “不是啦!今天我被邀请参加一个综艺录制了,那边完全征求我的意见。就感觉朝着自己的梦想更近了一步。”程一卿十分认真地看着秦眉,说完后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秦眉看着程一卿,右手就牵起程一卿的手往客厅沙发走,“那就好。反正啊,我们家一卿呢人美歌甜性格还好,一定可以的。”

  程一卿在后面跟着,听到秦眉的话快感动死了,凑近就吧唧了一口秦眉的脸。

  “秦姐,下辈子你当我老婆吧。我来挣钱养你。”程一卿粘着秦眉撒娇。

  秦眉被程一卿压得直接跌到了沙发上,侧过脸,秦眉将程一卿的头发撩开,皱眉,一本正经,“可别,你要是养我我得饿死。”

  程一卿被秦眉的话逗得憨憨一笑,头靠在秦眉的肩头又蹭了蹭,“秦姐,姐夫给你打电话了么?”

  “打了。他说他最后一天就回来,让我忍住寂寞。”秦眉点点头,又开始开车。

  程一卿听到这话又是老脸一红,抬起头看着秦眉结巴了下,“那那那我前一天就搬走。”

  “噗,对了,我给你联系了一个朋友的房子,房租我给你压到了最低。房子不大,但基本需求都有,一厅一室一个厕所。比你以前那个好很多,这几天你就去把那个房子退了。女孩子住那么偏僻太危险了。”秦眉说道。

  “还有,等我家男人走了,你就再过来住。反正就我一个人。”

  程一卿听到这话,眼眶瞬间就红了,吧嗒吧嗒眼泪就掉了下来,在秦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埋进了秦眉的颈窝里,“姐,谢谢。”

  大学的时候,程一卿在咖啡馆兼职,有个女人带着孩子进来撞到了正在端咖啡的程一卿导致咖啡直接摔在了地上,浇了一地。

  程一卿蹲下收拾杯子碎片的时候,那个女人还骂骂咧咧说吓到了孩子,骂着程一卿不长眼睛。

  程一卿不是不生气,可是她想着自己那份工资就没办法,干脆自我过滤。

  旁边的客人都是皱着眉看着这边的情况,但都没有出声。

  直到,靠在窗边戴着耳机听歌的秦眉听到了不和谐的声音才将目光转移到了这边。

  秦眉是个暴脾气,受自家老公的纵容,面对这种事情完全看不过去。

  扭着腰过去,秦眉一把拉起还在收拾的程一卿,歪着头眼睛微眯不屑地打量了一下眼前那个女人。

  “我说,咖啡馆好歹也是一个寻找安静的地方。一张破嘴巴拉巴拉没完了是不是?这么能说怎么不上脱口秀大赛夺冠啊?”秦眉半挑着眉,微抬下巴气势逼人,左手拉着程一卿的手轻轻捏了下。

  

月下鹿鸣

我来惹我来惹   大家晚上好   以后我尽量固定更新时间在下午五点到六点之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