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电竞大佬的佛系追妻路

第二十五章:天生猫奴命(5000收加更福利)

电竞大佬的佛系追妻路 月下鹿鸣 2105 2019-07-22 12:45:30

  看到这个符号,顿时群里就安静了下来。

  在基地房间里分别正笑的正欢的几人瞬间笑容就凝固了。

  叶三(瓦特):卧槽,老大还真在啊。

  冯小宝(yellow):完了完了,我这下是要被打死了。

  封酒(酒衫):操,今天就不该出来说话。

  齐黑(black):完了完了,这个话题是我起的。这下完了。

  群里四人分别躺在床上神情复杂。

  很快,手机又震动起来。

  【black:老大,我错了。你来基地,我就给你当场鞠躬。】

  【yellow:老大,我也错了。我一定好好训练,不辜负您的栽培。】

  【瓦特:老大,我自愿加训。】

  【酒衫:emmmm,老大,我只有一个要求,能不能不体罚啊?】

  【white:你觉得呢?】

  【酒衫:QAQ】

  看到群里很快消停下去,沈白抬了抬眼,又将视线移到了自己的电脑屏幕上,右键鼠标滑动着文件夹,将最新教练给的资料调了出来。

  看着分析报告,沈白眉头皱的更厉害。

  欧洲队成绩什么时候突然这么好了?

  左手下意识想去摸自己放在茶几上的茶杯,刚摸到端起想喝一口,才发现已经水已经见了底。

  抬起头,瞥了眼阳台玩的正高兴的程一卿,站起身来朝厨房走去。

  正靠在厨房边等着烧水,突然程一卿又露出了一个脑袋睁着大眼睛出现在沈白的余光中。

  “我,我要走啦。”程一卿双手扒着墙,看着沈白抿了抿嘴。

  闻声,沈白抬起头,没有表情。

  “拜拜。”程一卿左手举起晃了晃手,嘴角翘起弯着眼睛笑。

  随即沈白看着程一卿微微一顿,点了点头。

  看到沈白接收到自己的意思,程一卿立刻就转身朝着门外蹦跶,穿上凉鞋后,朝后看了看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饭团,又晃了晃手,“拜拜啦。”

  ——回到秦姐家。

  刚开门,就见到秦眉已经一副要严刑拷打的模样。

  “我坦白,我请求宽大处理。”程一卿双手做投降状,换了拖鞋走过去。

  “算你有觉悟,快说,时间,地点,人物,经过。”秦眉摆好听八卦的专业姿势,一张脸呼之欲出的好奇。

  程一卿坐在椅子上,想了想,回道:“其实就是下午的时候接到了制作人的电话让我过去谈公事,然后他就说他一个朋友也在这儿住,就顺便让他来接我过去。然后,我就拿了联系方式打电话,然后我就发现原来就是他。所以,我们刚才就谈完公事后吃了饭,回到家就遇到了你。”

  “看吧,哪里有你想的那样。”程一卿一口气噼里啪啦说完,撅了下嘴。

  秦眉歪了下头,微微皱眉,“照你这么说,还真是巧合。听起来倒是挺正常的。”

  “是啊,就是很正常啊。而且,我今天好像把他得罪了。”程一卿叹了口气,眼皮耷拉着,视线看着地板。

  秦眉一听还有故事,扒在沙发上的身子稍微往前倾,“说说。”

  “我今天当着他面说他性格奇怪。”程一卿挠了挠自己的头发,随后又生无可恋地看着秦眉,“不过还好人家不在意,不然我觉得我当场就要被眼神凌迟而死。”

  “哇,一卿小妞,你还挺牛。这不是你的风格啊,你不是一向都怂怂的吗?哈哈哈哈哈。”秦眉双眉一挑,毫不留情地笑了起来。

  “我真的没办法不怂啊。他那眼神你又不是不知道。”程一卿又叹了一口气。

  秦眉看着程一卿的样子稍微收敛了一点,咳嗽了一声后故作玩笑地说,“他可能对你已经够温柔,你没发现而已。”

  “得了吧。我还是好好做别人家猫的铲屎官,任劳任怨。谁让我当时被美色所迷呢。更何况,他现在还和我那制作人很熟的样子。哎,天生操心的命。”程一卿仰头,右手搭在桌子上。

  秦眉闻言,嘴角咧着,起身后,朝着卧室房走,边走边打哈欠,“行吧。我也不和你说了。我去睡觉咯。晚安啦,小一卿。”

  “晚安,秦姐。”程一卿微微低头看着秦眉的背影又深深叹了口气。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程一卿想了想就在手机微博里发了一条内容更新。

  【程一卿: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我就是猫奴的命。】

  发布完毕,刷了刷今天的私信内容,一一回复后就折腾着起身,有气无力的往洗手间走。

  ——而此时,隔壁房间客厅里,此时沈白正看着笔记本电脑上的资料,双手敲击键盘修改着部分内容。

  手机突然震动,沈白皱了眉头,极度不耐烦地朝着屏幕看去。

  【沈明:爸最近生日,想让你回来一趟。】

  沈白看着内容放在键盘上的手一下顿住,眉头紧皱着,低头回复了消息。

  【沈白:不去。】

  【沈明:别犟。就我们几个人,这次没有外人。】

  【沈明:你这脾气真应该改改。爸也不是什么对不起你的人,你这样得让老人家多寒心。】

  看着又冒出来信息,沈白盯着屏幕又看了良久,随后侧头看着旁边阳台处在休息的猫,冷不丁地又想起了下午吃饭程一卿那句你很奇怪。

  我很奇怪?我哪里奇怪?

  沈白看着饭团,陷入了沉思。

  转过头,左手滑动手机屏幕,想了想还是将消息发了过去。

  【沈白:到时候会到。】

  发完后,沈白就瞥了眼电脑上的东西,突然头疼,干脆点了保存关了机。

  那头还在发消息,沈白已经不想再看,将手机也一并关机后去了厨房取了一瓶红酒。

  来到阳台靠在栏杆上,看着远处的灯火辉煌,眯了眯眼。

  此时夜风阵阵,在夏天这样的舒爽很少见。

  从什么时候就和家里很少说话了?沈白看着远处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想法。

  随即又轻笑一声,继续喝了一口酒。

  没意思。没意义。

  阳台的饭团被沈白吵醒,起了身就慢慢走到了沈白的脚下轻轻蹭着。

  沈白侧过身背靠着栏杆端着红酒,低着头看着饭团的眼睛,忽然身子一顿。

  而隔壁,程一卿洗漱完后睡不着也跑来了阳台吹风。

  沈白听到动静,下意识往那边看去,而程一卿也正好朝着这边看来。

  两人都侧着头,视线相撞。

  微风起,程一卿一头长发被吹起。沈白眼神忽闪。

  夜色温柔,此时人也温柔。

  

月下鹿鸣

多收藏多安利多评论多投红豆和票票   谢谢各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