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电竞大佬的佛系追妻路

第三十五章:突然的关心

电竞大佬的佛系追妻路 月下鹿鸣 2075 2019-07-28 00:03:36

  听到陆三思的语音,沈白轻扯嘴角,犹豫了一秒后反驳道:“你以为我会是你这么....”

  “我收拾好了,猫猫也喂了。还要干什么吗?”就在沈白还没说完的时候,程一卿的声音就从不远处传到了沈白这里。

  沈白手一松,消息就划了出去。

  转头,朝着程一卿的方向看去,只见她正扬着笑脸,站的笔直,双手自然垂落在两边,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

  沈白轻皱眉点头,没有说话。

  程一卿知道沈白目光所致便是收到的意思,便挑了挑眉没再继续说话,走到沙发边坐下等着沈白处理完事情。

  此刻基地那头——

  开着外放的陆三思用手指点开语音。

  男人不耐烦的声音还没说完,一声微弱但是觉得音色清晰的女声钻进了三人的耳朵。

  将手机拿在手里的陆三思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转头朝着一边吃着西瓜的启平教练看去,说道:“别吃了。出事了。”

  苏意诚听着,十分淡定。从果盘里拿了一片西瓜啃了一口。

  “装什么吃瓜群众,真出事了。”陆三思看着苏意诚淡定的样子脸上的五官都快合在一起了。

  随即,苏意诚又啃了一口。

  没有仔细听语音的启平歪了头,抹了嘴,“出什么事了?难不成那小子家里真有女人?”

  “对啊。”陆三思看着启平,眼神直愣愣。

  启平捏着瓜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即立刻身子坐正,两眼放光。

  “卧槽!”

  将没吃完的瓜放下,拿起左边的餐巾纸擦了擦手,将自己的手机再次解锁滑开,发着微信。

  【启平兄:牛逼牛逼,沈家二少出息了。名人堂好像不能夫妻一起坐吧?】

  ——这边,沈白盯着屏幕发来的这句话又重新听了一遍自己发出去的语音,偏了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罪魁祸首,一时之间竟然语塞。

  想了想,转过身,便看着夕阳回复道:“屁事管的多,再不开会。明天我回来后果自负。”

  很快,迅速三条信息就发了过来。

  【三思哥;得得得,别来威胁这一套。我们三个听候您的差遣。】

  【启平兄:记得明天给我带水果啊。】

  【苏老二:要是方便,近期安排见个面。沈白,都是兄弟嘛。】

  看到这三条消息,沈白沉了口气,将手机收起来。

  随即回到了座位上,看着电脑上发出的视频邀约。

  点击接受。

  随即,在三人的眼光审判中,沈白绷着脸面无表情地不带感情地开始说着接下来比赛的分析。

  “这次比赛虽然我们赢了。但是是因为我们队伍的表现是在平时训练水平之上,尤其是抢暴君那个时间节点,算是给我们增加了一个赢面。上单瓦特擅长的是攻击型打法,但这种打法很容易造成打野我,和black的节奏脱节。比如,他上路先击杀对面领先,而我们就要从上刷到下的野区,从而全方面帮助下。但,如果瓦特开局被2级抓,那么上路一定是会直接被压塔,中路和野区的压力会更大.....”

  沈白看着屏幕十分认真,而那头的人也在频频点头和交流。

  坐在沙发上逗着饭团玩的程一卿,时不时就抬起头朝着沈白望一眼。那外面的夕阳也渐渐由着时间落入凡间最后陨灭不见。

  夜晚来临。

  程一卿的睡意渐渐浓了起来,靠在沙发上眼皮不断打架。

  本想和饭团再玩玩保持精神,可饭团也窝在一边一动不动睡着了。

  白天过于疲惫,精神又高度紧张了数次,程一卿意识越发的模糊。

  不知过了多久——

  沈白和基地那头的三人组对接完事情后,瞥了眼天色和时间,就皱了眉。

  转头朝着客厅里看去,客厅里沙发上那个正歪着头倒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女人让他皱了眉。

  “今天先这样,我还有点事。明天见。”沈白转过头看着屏幕,一下就关掉了那边来不及说话的视频。

  点击关机,站起身来将笔记本合上。拿起笔记本轻轻走进客厅,放在桌子上,随即便居高临下地看着程一卿睡着的样子。

  她侧着身子,脸朝外,膝盖微微弯曲,像极了小猫。

  他从未看过女人睡觉,这绝对是第一个。

  一时间,竟然有些入神。

  程一卿睫毛微颤,忽地慢慢睁开,似乎是察觉到沈白,随即惊醒,连忙坐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睡着了。”程一卿有些懵,连忙从沙发上坐直,低下头又找着拖鞋。

  “我送你回去。”沈白看着程一卿的样子眉头紧皱,随后又道:“下次你很累就告诉我,不必勉强自己过来。”

  程一卿此刻已经将拖鞋穿好,听到沈白的话抬起头,望着沈白。

  “我没事。我只是今天莫名其妙的累,可能是大姨妈后遗症。”程一卿笑了笑,随即摆头站了起来。

  沈白见此,没有说话,将车钥匙从包里掏出来朝着门口走,他淡淡道:“回去好好睡觉,睡前别刷你那个什么微博了。凌晨还回复消息有必要麽?”

  听到男人突然的关心,程一卿在身后睡意都醒了大半。

  微博?他怎么知道自己凌晨还在刷微博?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在关心自己?

  哎?奇了怪了,入了魔了。

  程一卿看着男人的脖颈呆了一秒,随后就撒着拖鞋跟在沈白的屁股后面换了自己的鞋子。

  “听到没有?”沈白没有听见程一卿回话,突然转头盯住程一卿。

  那眼神要多凶狠有多凶狠,要多严厉有多严厉。

  程一卿抖了个激灵,随即点头,“知道了。”

  晚上乘电梯的人少,两人站的隔了些距离。

  程一卿看着那红色跳动的数字,忍不住想起了下午的事情。

  还真是刺激啊.....

  ——路上

  两人一路无话,程一卿很累,也没有精力再主动打破沉默。

  于是,一个静静开车,一个默默听歌。

  时间也感觉快了很多。

  沈白将程一卿护送到门口,临走之前,扒着程一卿要关的门,又婆婆妈妈的叮嘱了一句,“半夜有人敲门别开。”

  程一卿听到脑子一嗡,可能真的是累坏了脑子失去了理智,于是她回:“你敲门我开不开啊?”

  沈白盯着她,她看着他。

  一时间空气仿佛凝固了。

月下鹿鸣

7.28今日份的更新   谢谢大家的支持   排行榜第三了。谢谢各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