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电竞大佬的佛系追妻路

第四十九章:鸿门宴3(修改)

电竞大佬的佛系追妻路 月下鹿鸣 1079 2019-08-04 12:31:34

  出了门,左直走,到了厕所。程一卿拿出手机立刻给秦眉打了电话。

  “秦姐,我在三月酒楼,我喝了酒有点不舒服。”

  此刻正挑着二郎腿在和饭桌上的人划拳助兴的秦眉一下就停了动作,将腿放下,做了个嘘的动作。

  立刻,饭桌上一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吴正在旁边看着,皱起了眉。

  “可我现在在外省,我赶不回去。”秦眉眉头越发紧了起来,下意识将目光投向吴正。

  “怎么了?”吴正看到秦眉有些着急问道。

  “我妹她被人劝酒了,身体不舒服。”秦眉看着吴正,满眼都是着急。

  吴正立刻站起来抓住秦眉的手,随即向手机里说道:“一卿,你有隔壁那小子的手机吗?打给他。”

  “一卿,别害怕。快打电话。打完电话安全了再给我们发个消息。”秦眉有些着急。挂断电话后,连忙抓着吴正的手,急着要买最近的一班机票。

  ——这边,在厕所里的程一卿立刻挂断了电话,翻到沈白菜备注打了过去。

  晚上,Follow战队正在进行基本的队伍训练,沈白正在练习室里打着团战。

  裤包里的私人手机震动起来,沈白有些烦躁地皱了眉。

  “进攻,对。上!快快快!”

  “你打啊,你花木兰重剑形态是吃素的吗?”

  “中路中路,先推塔先推塔。暴君看好了。”

  “不要管了,先推塔。”

  “.....”

  此刻,裤包里手机震动的频率没有减少,沈白的烦躁越发频繁,连带着手上的失误也出现。

  发现沈白操作不对劲的齐黑也皱了眉,立刻问道:“老大你怎么了?”

  沈白随即说道:“暂停一下。”

  比赛画面暂停显示暂停一分钟。

  沈白将游戏机放下,摸出手机,看到是程一卿,紧皱的眉头慢慢松了下来。

  滑开——

  “三月酒楼第二楼厕所,我不行了。”程一卿此刻感觉头很晕,身体乏力。对外界恐惧且警惕性很高的她,根本无法接受自己在没有行动力的时候,在陌生区域放心交给不信任的人。

  脑子不断过着秦姐曾经教给她的话,程一卿使劲掐了下自己,努力保持着清醒。

  当程一卿的声音从手机话筒里传出的瞬间,沈白立刻站了起来,梗着脖子挺着背,迅速朝着门外走去。

  “你去哪儿?”启平教练看到沈白突然离开,疑惑喊道。

  “我去救人。”沈白没有回头,提高音量回道。

  话音一落,沈白就消失在了门边。

  封酒等一众人看着沈白的突然离场,互相对视眨了眨眼。

  “那个,教练快来顶上。”齐黑拉了拉启平的衣服一角。

  小跑着到了楼梯口,沈白紧锁眉头,脸色沉重,对着手机那头加重语气严厉道:“现在开始,不管你说什么,你都必须说话。不准挂电话。”

  一楼此时也在训练,沈白下了楼梯的脚步更加急促。

  “老大这是怎么了?”叶子从来没看见老大这么着急过,一时之间摇了摇头。

  手机那头,程一卿尽量保持着基本的意识,听到沈白的语气后,下意识地就猛点头,乖巧地回道:“好。”

  沉默了一秒后,沈白手微微收成拳,对着手机那头喑哑着嗓子道:“别怕。”

  “嘻嘻嘻嘻嘻,我不怕不怕啦....我乖乖等你过来哟,你要快点来接我。”程一卿手一滑突然脑袋很晕,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

  沈白眼眸一暗,电梯门开了后就径直走了进去,迅速按了关闭。

  也许是酒精的缘故,思维混沌,断断续续地,程一卿想了想就开始讲着她小时候的故事。

  “我有一个朋友,她小时候喜欢在大院子里玩泥巴。”

  “但是....她爸爸不喜欢她。”

  “我也知道她爸爸不喜欢她,特别特别讨厌。只要那个女生去玩泥巴,爸爸就会骂她。”

  “妈妈是个特别温柔的人.........”

  “大院子里的人都很好....每个人其实过的都很快乐....”

  将免提开着,手机扔在一边,沈白踩了油门,双眼中带着看不清的情绪。

  ——没多久,在包房里的人见程一卿迟迟不回来便看向了李哥。

  李哥此时被灌醉的不省人事,自然是不能再去。

  吴软旁边的叶尧兵突然转头朝着吴软小声道:“你去看看她。”

  “为什么是我?”吴软有些不开心,右脚蹭了蹭叶尧兵。

  “让你去你就去。没见着彭总喜欢啊?”叶尧兵又压低声音。

  吴软听到后眼珠子一转立刻就站了起来,笑着对桌子上的人说道:“一卿还没回来,我去厕所看看她。”

  说完,就扭了身往外走。

  此时三月酒楼门口的迎宾见着一辆最新款的宝马停在前面立刻就眉开眼笑。

  沈白迅速解开安全带将手机拿过,朝着手机那头说道:“我马上到,给我两分钟。”

  不由分说,利落地下车关门,双眼死死盯住三月酒楼的大堂。

  快步进去,没等迎宾说完那句老板里面请,沈白就往楼上跑。

  一楼散厅里都是还在喝酒划拳吃饭尽兴的人,所以一时间并没有人注意到他。

  此刻上菜的人很多,沈白的气势很吓人,不少服务员都下意识往旁边躲开。

  忽然,沈白停住,朝着一边一个服务员看去,眼神吓人,“女厕所在哪儿?”

  “一直走,尽头。”服务员哆嗦着指了指说道。

  沈白听完后立刻就又加快了步伐。

  而此时——

  吴软敲了敲程一卿的门,语气故意温和,“一卿啊,我是吴软。开开门,那边让你回去吃饭啦。”

  程一卿此刻越来越困,坐了许久,没有力气,脚也开始麻了起来。

  听到吴软的声音,程一卿下意识又被唤醒了一些,“我不想回去。我不能喝酒。”

  听到程一卿的话,吴软嘴角提了一抹笑意,“一卿啊,不让你喝酒了。快回去吧。”

  程一卿听到吴软的话,扶着墙,依旧不肯开门,“我不回去。”

  吴软见程一卿软的不吃,于是立刻提了音调,呵斥道:“你不知道今天是投资方的人?你现在做缩头乌龟,明天他就能撤资。你真的想舞团彻底败在你手里吗?”

  “吧嗒。”门开了。

  程一卿使劲掐着自己,抬起头努力看着吴软,双眼中带着与往常不同的神色,借着酒劲,程一卿努力提唇笑了下,“少拿这个吓唬我。”

  看到程一卿此刻的变脸,吴软终于抑制不住自己心中这几日的怒火,穿着高跟鞋踩了下地上,讽刺道:“你以为你自己最近上了几个热搜真的很厉害?说实话,这么久公司不给你资源,你再厉害又有什么用?”

  程一卿没搭话,又掐了一下自己。

  吴软看到程一卿真是醉的有点过分,刚想走过去再讥讽几句。

月下鹿鸣

你们的魔鬼又来咯   你以为女主是傻白甜???   不不不,你错了。   女主可以又白又甜,但绝对不能傻   抱歉抱歉,我发少了一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