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白日依山鸥不尽

第十八章 相依6

白日依山鸥不尽 蜻蜓又点水 1356 2020-03-14 10:43:00

  早上九点多,两辆车驶进了唐园,一辆奥迪六人座,一辆密闭的货车。

  从奥迪上下来一队身穿制服的人,高大壮硕,面无表情。

  从货车里再下来几人,推了车尾的移动手术台,外伤手术仪器,磁核共震仪....一大堆东西进来并调试好,然后退出去。

  柠檬对推仪器的人道谢,对前面那六个面无表情驻守在门口的保镖冷笑。

  她说:“晚晚,你说他是不是太幼稚了?他的根在厦市,这里是深城,他竟然在我面前显露他唐大少无所不能的肌肉,派这么些人过来想要做什么?幼稚!”

  游向晚是见过唐家大少的,那强势又难搞的男人啊,只有柠檬才吃得消,耸肩不置可否:“不知者没有发言权。”

  严谨的制服,一丝不苟的做事方式,冷漠又中规中矩的保镖,说风就是雨的唐家大少的作风.....路看着这似曾相识的一幕,低头露出疑惑的,若有所思。

  ....

  许助到了第二天才回到,事情在他回来接手后就基本安定下来了。

  游向晚和路回了小屋。

  回来的第一天,路一边打扫卫生,一边状若不在意地开口:“游游,我明天去局里报道...你搬离这里可好?”

  游向晚有想过将路送走吗?以前当然是有的,最近没有了,或者说是太忙了,或者说是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或者说是,她不舍得了。

  “你...想起一些什么事了吗?”

  路把干净的桌子擦了又擦,用力抓紧毛巾摇头:“没有。就是想拿回身份了。”

  半晌,游向晚才明白他的想法,他怕拖累她,他怕她危险。

  她说:“先别去了,相比其它地方,这里更安全一点。”

  丧坤那里有大的保护伞,这就导致了他只手遮天的情况。而路这里的情况更复杂,权势更倾天,在完全不知道敌人是谁的时候,一动不如一静。

  路情绪还在低落,手上擦桌子的手一直没停。游向晚走过去拍他的肩:“兄弟,你把桌子都擦出洞来了!”

  路转头面向着她,放下抹布,露出前所未有的严肃和认真:“游游,我得罪了很大的势力,比华弟得罪的严重得多!而且前几天我看到唐大少派来的人,看到那几个保镖,看到许助,我竟然觉得很熟悉,不是认识他们,而是他们做事的风格我很熟悉。我想,我与他们是同类,或者,我与唐大少是同类,或者是相反的同类。”

  他希望是同类。

  但跟随着唐大少叱咤商场的许助不认识他,那就更可能是相反的同类。

  他,可能不是好人,有可能是一个极大的坏蛋!现在追杀他的人是在寻仇!

  看到他的忐忑,这么贵族的人,这么严峻认真的脸,却掩饰不了他眼底的害怕和脆弱。

  这个人儿啊!

  游向晚无来由地心疼了,伸手抚摸他的头顶,安慰他:“不要害怕,我也不害怕。你不是坏人,一定不会是坏人。”

  她理解他!

  这一个月以来的不安,特别是这几天的不可言说的焦虑,尽在她的话中得到了释放,他的眼眶马上湿了。

  这几天他知道了罪恶的黑道,看到了权势的强大力量,体会到游向晚的无助与坚忍,更“看”到了自身存在的严重问题。

  失忆前,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被谋杀,被谁谋杀?为什么要被杀?他的身份是什么?

  若他真的是一个坏人,他做错了什么事?是不是仇家很多?他不知道怎么面对。

  他最害怕的是游向晚鄙夷的眼光,那是他不能承受之痛。

  游向晚强调:“路,我不后悔救你一命,无论你是什么身份,无论你失忆前是好是坏,我都不后悔救了你。我坚信你是好人,若不是,那我就监督你赎罪。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和你一起面对。”

  路用力抱住她,把她绑进怀里,紧紧的紧紧的。

  感情啊,仿佛春风拂过大地,仿佛雨夜细芽滋生,仿佛阳光融化冰川,一切慢慢地又富有节奏地推进。一切,慢慢地变了味。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