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白日依山鸥不尽

第三十七 蝴蝶效应2

白日依山鸥不尽 蜻蜓又点水 2172 2020-03-30 11:31:50

  两天前,周六,港城利顾集团下属子公司的办公大楼内,一Team人正秘锣紧鼓地收集资料。

  偶尔一个胖胖的茶水阿姨进来倒咖啡,无意中瞄到某一台电脑,上面正在释放一个视频,对象是一个悲伤的中年妇女在述说着她的悲她的苦她的气愤和无奈。

  若游向晚在这里,她会认出来,这个视频里的中年妇女正是她第一个收集资料的对像,太阳花托儿中心的老板娘,徐阿姨!

  胖胖茶水阿姨被工作人员赶了出去。

  过了一个小时,胖胖茶水阿姨又进来了,拿了抹干将桌面上,盆栽下的水迹抹去,再次瞄到一台电脑,上面是一对夫妇在做早点....

  胖胖阿姨在厕所里。

  她发送了一个没有命名的短视频。

  一秒钟后,这个视频传达上去....转了一个人,最后传到最高层的手机上。

  周元走得很快,他的三个秘书紧跟在后面。

  此时才早上八点,还没到上班时间,四人匆匆的脚步声响彻整个办公楼层,颇有一股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

  李沛小心地问:“公子要去哪里?”

  “通知各大媒体,我要召开记者招待会。“说着,周元看了看手表:“一个小时后,卓越浪潮厅。”

  李沛:“公子,公子!为什么这么突然?”

  周元停下脚步,站定了。

  半晌,转身对着他们三人道:“我的直觉告诉我,有人在行动,所以要争分夺秒,我一刻都不想等。”

  说完,他转身走得更快了,方向是VIP电梯,目标是卓越的六十八楼,董事长室的方向。

  他要去面“圣”,说服那个老头儿李道一同意他的决定,然后再去说服他的母亲大人总经理。

  此时,他手上的资料不多,只有两个仅仅几秒钟的模糊视频,以及几张刚打印出来的纸。没有图文并茂的计划书,没有复杂到看不明白的宠大图表,简单到可怜!

  李沛三人是李氏的家臣,唯命是从,马上分工合作将周元的命令传达下去。

  **

  六十八楼,宽大的董事长办公室里。

  一老一少。老的叉腰站着,头发花白却站得笔直,少的坐在会客沙发上,翘个二郎脚,没个正经。

  年纪大,睡得不多的李道一一早来了公司,听了周元简短的报告,激动得吹胡子瞪眼:“上上个月你跟我吹嘘说这个卓越广场项目多了得多了得,百利而无一害,多么多么的棒,要上马行动,叫我批了首期的三十个亿。现在你就拿手上这区区的三张纸说要中止,忽悠我?啊?”

  这个老头子还是中气十足啊。

  周元掏了掏耳,笑了,径直去倒了杯咖啡,夹了一大颗放糖进去,再倒了小半杯奶,搅拌了慢慢喝着。

  李道一看他吊儿郎当的鬼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暴骂:“你这个德性,我怎么敢将李家交到你的手上?啊??你想将整个李家败了是吗?”

  周元把喝了一半的杯子放在光洁可鉴的桌子上,抽出一张纸擦嘴,再作势抹去额头上不存在的汗,虚弱地说:“外公,别吼我,你知道我胆子小,这么一大早你一骂我就会害怕,害怕我心脏就不行,我就回加拿大了...而且你以为要败完咱家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你也太小看李家了,太高看我了!”

  李道一气得手直抖,指着他:“你,你...你是要气死我是吗?加拿大的房子我已经卖了,你要回哪里去?”

  周元摊摊手,卖就卖了,他就说说而已,他没想回加拿大那个没有人烟的地方。看差不多了,他站起来,过去扶着李道一的肩膀,压着他坐下来:“别气了,我就告诉你一声,我要中止这个项目。”

  李道一甩开他,大吼,口水都快喷出来:“中止?钱已经赔给商户了,华夏那边已经签了合同了,各方面都就位了,你是想将这三十个亿打水漂,再得罪华夏一大帮的人?你为什么这么不成熟?想法一天一个样!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他痛心疾首,恨铁不成钢。

  周元耸肩,他知道外公是假装的,这么点钱他还不放在眼里:“华夏那里得罪就得罪了,若这样都可以开罪他们,那他们就不是华夏集团了啊。外公,我不是乱来的,虽然我很少插手公司的事,但你知道,每一次的决策我都不是乱来的,这次更不是。”

  李道一深吸一口气,缓了缓:“臭小子,那就拿数据和理论说服我,用道理解释给我听,而不是信口开河!”

  周元指着飘散在地的三张A4纸,极无辜地说:“呐,这些就是我要说服你的数据,你不仅不看还把它们都扔了,你浪费我的心血。”

  李道一再次气得血压飙升。

  周元乐了:“行了啊,差不多得了。老爷子,别装了。纸你不看也就算了,我口述给你听。”

  他捡起了三张纸,一份一份述说:“这份是关于太阳花托儿所的,店铺新装修不到三年,装修费用十三万,若要搬迁,就要重新寻找合适的场地,重新装修,器材要重新购买,还有办理营业许可证,时间成本等等等,全部大约要二十五万到三十万的费用,等于托儿所两年的收入。”

  “这份是关于得意鞋店的,店面有两层,一楼店面和楼上仓库,共有仓存五百多双鞋子,成本约七万,若要搬迁同样要重新选址,重新培养顾客群体等等等,全部明面上和隐藏的成本大约要三十万到三十五万之间,等于鞋店一年多的收入。”

  “前面两份都是估计,没有实证,是周末你外孙我亲自去调查回来的,热得我满身是汗。”

  “最后一份是实数据,你还是可以一看的,是你最熟悉的报表。卓越广场涉及的商户一共一千二百七十家,有超过两成的商户在最近三年内装修了店铺,有超过一半的商店要低价处理他们的产品,有近一成儿童,约二百户人因为这个项目,需要搬家同时也要转学校。”

  “以上所有的损失都由商户自己承担,因为他们都是租户,根据他们与他们的业主所签的租约只能拿到三到六个月不等的租金作为补偿,而我们的赔偿款是直接交给业主的。以上。”

  李道一的脸色由一开始的不以为然,渐渐缓和,最后隐隐赞赏。

  李道一:“所以,你的想法是?”

  周元:“爱惜自家的羽毛。”

  李道一点头,挥手:“去吧。”

  他同意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