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灵瑶诀

第一章

灵瑶诀 是陈琚啊 1894 2019-07-04 16:38:13

  玄道国,灵瑶山,清正殿上,五大宗门掌门皆会于此,他们个个神色凝重,大殿之上,寂静的可怕。

  林辞羡看着座下众人起身拱拱手恭敬说道:“诸位,各宗血玖碎片一夜间皆不翼而飞,还需齐心协力共度难关。”

  “哼,小子,你这是命令我们吗?”座下,身着黄袍的南阳宗宗主东方战,拍桌而起,趾高气扬的看着林辞羡。

  其他几中掌门皆此不屑,林辞羡并不以为意,他说:“东方掌门可是多虑了,林某不敢,但此事并非灵瑶山一脉之事,若不能及时处理让魔族抢了先机,这后果想必在座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吧。”林辞羡走到东方站身前,温和又显强硬。

  “你……敢威胁本尊!”东方战与他四目相对,怒气冲天。

  “哪里……林某不过在说个事实罢了。”他越过东方战对众人说:“这件事关乎玄道命运还还望各位能加以重视,切勿走漏风声已造成百姓恐慌魔族趁机卷土重来。”

  几大宗主都嘻嘻笑笑打着哈哈,走出大殿,天璇宗宗主愤愤不平道:“哼,不过是仗着先祖的威严,强撑到今天罢了,也敢对你我叫嚣。”

  “宥霖兄所言极是,十八年前他灵瑶山与鬼门勾结,惹出多大乱子,现在倒在这儿振振有词说为天下百姓了。”一旁的神鹿族宗主辛荑道。其他几门宗主皆附和。

  鬼门宗主南月冷冷看他们也说:“小人。”便扬长而去。

  灵瑶山后山林辞羡问女使林清:“旐维可回来了?”

  “回了。”

  “叫他过来。”林辞羡负手立于庭前看不出喜怒哀乐,十八年过去了他越发难以捉摸了。

  林清偷偷看着他,心有万千言却永远说不出,光是“规矩”二字就是她一生也迈不过去的沟渠。她抱剑行礼答道:“是”

  灵瑶山终年雾气缭绕春意盎然在此久了竟不觉时间的流逝。后山是灵瑶山历任掌门修炼之所若无亲允外人不得入内。在这里灵瑶山一切尽收眼底:不远处源源流淌的温泉瀑布、各脉分支弟子修炼居住之所、各类奇珍异宝的药林……每当林辞羡觉得撑不住时他总会来这里看看,如此仙境的灵瑶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它毁在自己手中。

  正当他出神回首时,一阵极轻的脚步由远及近走来,林辞羡转身一看不是林旐维又是谁呢?

  林旐维黑发束起面如冠玉满是清冷孤傲,他手拿晨霜剑身着蓝衣更是仙风道骨。

  林旐维俯首行礼道:“师傅。”

  “只有你我二人不必多礼。”林辞羡对自己亲手带出来的徒弟甚是满意。他拍拍林旐维的肩膀又道:“这次游历可精进?”

  “功力只是长了两三成罢了”

  “现在是你突破化界的瓶颈时期芥末不可强求。”林辞羡语重心长道。

  “弟子明白。”

  “你是我门下最得意的弟子,灵瑶山近日发生的事情,想必你也有所耳闻,追查血玖碎片一事交给谁我都不大放心,想来想去也只有你能担此重任。”林辞羡将能寻到血玖残存气息的罗盘交到他手上,丝毫不给他退路。

  林旐维也并未多想,只是应下。

  “明日你便动身下山去吧。”

  “是。”林旐维转身离开前林辞羡背对他说:“若是碰上其他几宗弟子,切莫与他们产生冲突。”

  林旐维并未回答却记在心上。

  溱溱在灵瑶山下的河岸旁浑身湿漉漉的醒来,她迷迷糊糊的坐起环顾四周净是陌生的气息。

  “嗯?这是哪儿啊。”她揉揉干涩的眼睛四处打量。不经意间在河水看到了自己的模样,长发被绾成奇怪的样子,还佩戴着她从未见过的发饰,她惊愕地摸摸自己的脸,在河水中她还看到自己穿着淡粉长裙落汤鸡似的坐在地上。

  “靠”她惊呼一声忙看看自己的手腕“还好,还好,银链还在”她拍拍胸口安慰道。

  下一秒她“蹭”地跳起,对着周围打骂:“老爹!陈姨!你们都给我出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搞什么,有这么给你们当群众演员的嘛!”她的女高音把河边的灵鱼都下走了可尴尬的是并没有任何回应。

  “行,不搭理我是吧,跟我玩儿是吧,有能奈别让我找着!看到时候谁尴尬!”她怒气冲冲的往森林深处走去,连银链有异动都没有发现。

  她走着走着越来越感到害怕,只觉颈后一凉一股阴森森的气息笼罩着她。她猛的回头看一片黑色雾气直奔她来。溱溱才发现它们好像不是人也不是鬼。来不及多想溱溱只好撒开腿向前跑。

  “宁祥雨!过分了啊!”她一边跑一边骂着老爹。她跑着跑这才反应过来好像这不是开玩笑。

  “啊啊啊啊……救命啊……”她大呼,也没跑多远就被它们捉住了。“放开!”溱溱努力挣扎着却还是无果,她想:难道我就要在这鬼地方香消玉殒了吗?天道不公啊……

  这时,一阵袭人剑气传来,在它们间划开口子,她一时失重从空中掉下来,那人御气飞向她一把搂住她的腰稳稳接下她。溱溱此时离他很近很近,她痴痴地看着她心道:这祸国殃民的脸啊……得迷倒多少少女啊。

  她正沉浸在小说中的情节时,他却还未等落地就把她摔到一旁,实实在在让她回归到现实。她揉揉疼痛的屁股想上前跟他论:“哎?我说你这人……”为等话说完她又被他推开,只见他腕中剑光雷霆般向那妖物飞去,一招一式如龙般游走,不用半刻那些妖物便已化作一滩黑水化了。

  他并未多留想要离开,溱溱追上前去拦住他说:“哎……别走啊”

  林旐维只是冷冷撇她一眼,没有理睬她。

  跟我玩高冷是吧,姑奶奶这类小说可不是白看的,溱溱暗暗想。随即露出无比天真烂漫无公害的笑容挽住他的胳膊说:“这位大侠,看你气质不凡又这么厉害……”

  没等她马屁拍完林旐维就打断她的话:“你到底想干什么!”

  溱溱看他有些生气便很识相地回答:“就是想知道这是啥地方。”

  林旐维撇开她的手一脸嫌弃地说:“灵瑶山”

  灵瑶山?大哥当谁二百五呢?溱溱心说。

  林旐维又要离开溱溱再次拦住他说:“别着急走嘛,你救了我总得告诉我你的尊姓大名吧,以后也好报恩啊。”

  “不必”林旐维淡淡地说。

  “别介啊,你既把我救下就得对我负责到底啊。”溱溱赖皮道。

  “歪理”

  “我现在无家可归,又人生地不熟,你把我独个留在这儿就不怕那群家伙还有同伙找上来?”溱溱扯着他。

  “与我何干?”林旐维想要摆脱她可又不能违反师门中不可伤及无辜的师训,平生第一次碰上这般不讲理的女子,对她也着实是无计可施。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这可是古训”

  “虽然听不懂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但既是古训也的确应当遵守……”林旐维喃喃自语道。“那你说怎么办?”他问道。

  “带着我一起走,这样不就行了?”溱溱蹦到他面前一脸奸笑。

  “不行!”

  “有什么不行?”

  “我要去的地方很凶险”林旐维满脸的拒绝。

  “我不怕,你武功那么高肯定会保护我的”溱溱很是自信。

  “我是说你会拖累我”林旐维自顾自走在前面。

  “……”溱溱在原地大白眼没翻死他自己嘀咕道:“切,拽什么拽啊,要不是看你有几分姿势姑奶奶早把你剁了!”

  “快点!”林旐维发现溱溱还在原地无奈催促着。

  溱溱大喜忙答道:“就来了!”她屁颠屁颠向他跑去,头发毛毛躁躁,湿了的衣衫也还没有干,薄纱下肌肤隐隐做现,林旐维感觉脸有些烫,慌乱别过头嫌弃道:“疯子”

  溱溱走在他身旁被他这无头无脑的话说蒙了,呆呆看着他,林旐维叹了口气施法从乾坤袋中拿出件披风不自然地说:“穿上。”他一直不敢看她,林旐维何时这般窘迫过?傻傻的样子也着实可爱。

  溱溱“噗”笑出了声,系上披风情不自禁地捏捏他的脸,林旐维哪里被这样待过?他生气地说:“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溱溱自知惹了祸,做了个鬼脸大笑地跑远了。

  山林见洋溢着溱溱肆无忌惮的笑声,少年不知愁滋味就是如此吧。

  

是陈琚啊

溱溱与林旐维的遇见是偶然也是必然,万物皆由法,尽有因缘合和,缘起缘灭不外如是。不论谁都逃不开缘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