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灵瑶诀

第二章

灵瑶诀 是陈琚啊 3000 2019-07-05 18:33:21

  路上,溱溱不自然的开口说:“喂,谢谢你刚刚救我一命,那个……我叫溱溱以后请多指教。”她伸出手率先示好。

  林旐维瞅了一眼并未理她,溱溱心想:傲娇是吧,行,熊孩子都是千年的狐狸跟谁俩玩聊斋呢?她一回神发现林旐维已经落了她好远她暴躁道:“那个谁……大长腿了不起啊,你走慢点!”

  三日后的傍晚时分,林旐维与溱溱到了云川镇,正赶上这儿的花朝节,到处挂满彩灯好不热闹。

  林旐维向来不喜欢这种场面,皱了皱眉头只想躲过人群寻个客栈落脚。溱溱却像是没见过世面似的一个劲儿的在旁边叽叽喳喳个不停,东瞧西看地让他不得不跟在她身后。

  “哇!这又是啥地方啊,好热闹啊!”溱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满眼的新奇。

  “这儿是云川镇……你回来!别到处乱跑,这里可不是灵瑶要真遇上麻烦我也救不了你。”林旐维强势揪住她衣领把她控制在自己身边。

  “喂!我发现你话变多了啊”溱溱上下打量道。

  “哪有。”林旐维一口否决道。

  “切,承认一下关心我又不会死。”溱溱小声嘟囔着。

  夜彻底铺满了云川的天空,各种彩灯亮起,花朝节才刚刚开始。

  大街小巷人头攒动,林旐维与溱溱几次差点走散,最后溱溱不由分说地握住他的衣袖,没等他开口拒绝她就先说道:“我……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是怕……怕你人生地不熟的走丢才……”

  “走吧”林旐维看了一眼轻轻说道。

  溱溱嘴角微微上扬心说:还挺帅的。

  女孩子喜欢购物的特性可能是到哪里也不会改变的。她走到一个卖面具的铺子前就迈不开步了,眼神可怜兮兮地看着林旐维,卖萌加撒娇他都无动于衷,只是说:“喜欢就自己买,我没钱。”

  溱溱仍锲而不舍地央求着他,最后连卖家婆婆都看不过眼了说:“我这玩意儿也值不了多少钱,公子就给你家夫人买一个吧。”

  林旐维冷着张脸走开了,溱溱不好意思地向她解释说:“您误会了……我不是他夫人……”说罢连忙追他去了。

  走了好远他才发现那丫头没追来,他看向四周却没有她的影子,他不想管她,自己往客栈走去,没走几步这心一个劲儿的不安,他低骂了声:“该死。”便启用了追踪术来寻她的踪迹。

  街上的人个个戴着面具溱溱无头无尾地走进了小巷,这时一个一身黑衣戴着做工精细的暗紫色面具的男人从她身后走出来,并未说话只是跟着她。

  腕上银链一响,如白天一样妖物再次迎面涌来,她转身往回跑却发现不远处有个阴森森的男人,她惶恐地看着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男人勾笑阴森地说:“一群小妖也敢跟我抢?”他伸出修长的右手一挥一团带有红色的黑气穿过溱溱身体向那群妖物飞去,只听一阵如婴孩般痛苦的嘶叫,它们便沦为若干如萤火虫般的颗粒纷纷飞入男人的身体。

  溱溱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腿直发软倒坐在地上。男人看向她一步步向她走来,她直往后退声音颤抖说:“我……警告你啊你……你别过来……否则……”

  “否则什么?”男人把她逼到墙角,邪魅地看着她仿佛是在看一个猎物。

  她盯着他的黑色的瞳孔深深感觉到他眼中好像有一种红色液体涌动,奇怪的是当他靠近她时她感到一丝平静,甚至还有些许亲切。

  当然这也只有一瞬,当他伸出右手时她害怕地用双手护住自己的头,银色的光芒在黑夜中发出淡淡光亮。

  男人的手在半空中停住,他怀疑地想:月儒链?怎么会在她手上?“你是谁?”男人问。

  “啊?我……凭什么告诉你?”

  男人本想继续问下去,一道蓝色剑气呼啸而来,他急忙躲过。定眼一瞧:“林旐维,怎么是这小子。”

  来不及多想,林旐维气势冲冲地直向他奔来,他像泥鳅般只是躲避并不接招,瞅着得空他给了林旐维一记飞眼说:“嘿,林兄改日再与你较量吧。”说罢一阵烟雾就不见了他的身影。

  林旐维急忙走到溱溱面前蹲下,她显然是吓坏了,一直抱着膝盖瑟瑟发抖。他也柔下了声音说:“走吧。”

  她缓缓抬头一双像兔子似的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哇”一声哭了出来,二话不说地把他拉过来抱住他说:“你……你怎么才来啊……”

  林旐维自有记忆开始从未被女性抱过他僵硬着身体手不知放在哪里,但看她哭的这么伤心他也就任由她抱了许久。

  一直到客栈睡下她也没有理过他。说来也是巧,他们找了好几家客栈了都没有空房,好不容易有一家有空房还就只剩一间了,这让他们很尴尬。

  店家说:“我看二位住一间也合适,夫妻嘛,本就该一间。”

  “我们不是”林旐维连忙否认,看向溱溱让她解释,可她看都没看他径直走向房间。

  望着她的背影他也不知如何是好,店主像是明白了天大的事似的恍然大悟道:“啊……我知道了,你们肯定不是夫妻……你们……还没成亲吧……”

  “我……我们……”

  “不用解释,我懂,不就是闹脾气了嘛。”店家非常热情地为他出谋划策。

  “闹脾气?”林旐维不解道。

  “你不会都看不出她闹脾气呢吧。”店家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为何要闹?”

  “肯定你有做的让她不满意的地方了”店家满是笃定。

  “从何得知?”林旐维更迷惑了。

  “我夫人生气时也这样。”店家一副过来人的样子。

  “啊?”

  “行啦,小子知足吧,她这还算好的,我家那位发起火来可是砸盆砸碗什么贵砸什么啊。”

  “砸东西?有失仪容,这妻要不得。”林旐维很认真地参考师训得出结论。

  “你要我还不给呢,美得你小子”

  “这又是为何?”

  “什么为何为何的,哪有那么多为何啊,我跟你讲啊,作为男人既然决定选了这个女人就得为她负责任,爱她,照顾她,宠着她,惯着她,那是你这一辈子该做的。”店家无比严肃地说。

  “爱?从没人对我说过这些。”林旐维说。

  “唉,看你这打扮应该是灵瑶宗的吧,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名门正派啊,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的,挣个虚名有有什么用?老了老去到头来连个念想都没有。”店家摇摇头拍拍他肩膀又说:“小子,她喜欢什么送到她面前哄哄吧,缘分不易啊。”说罢就走了。

  林旐维静默在原地,细细想着店家的话。心中空空的,说不出来的伤感。店外依旧是热闹非凡,灯火通明,也不知犯了什么魔障待自己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站在老婆婆的铺子前面了。

  婆婆认出来他笑着说:“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他没有接话,看着满桌面具良久,指着其中一个深蓝色人鱼面具说:“这个多少钱?”

  “是啦,这个便是刚刚那位姑娘一直盯着的了,老婆子我啊好久没遇到你样有心人啦,这个当送给你们的贺礼啦。”老婆婆把面具放在他手中慈祥地说。

  “多谢。”林旐维没在多作停留便离开了。

  他回房间时已是深夜,溱溱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睡得正香,他皱皱眉替她盖好被子,自己坐在凳子上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溱溱醒来发现他并不在屋中,她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的人鱼面具了,她心中大喜偷笑地自语道:“这是向我示好吗?”

  她正一脸花痴地笑着这时林旐维拿着一堆衣服推门而入,撞见她这智障的笑容时他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她说:“你什么都不用解释,我就知道你会屈服与我的。”

  “你没事儿吧”林旐维瞅着她。

  “切,这是什么?”溱溱指着衣服说。

  “店主夫人给你的,换上,我在外面等你。”林旐维扔下东西转身就走。

  “哎……那个谢谢啊”

  “我叫林旐维,不是那个。”林旐维背对着她站在门口说。

  “林,旐,维”溱溱一字一字地读着,“欸?还挺好听的呢。”她又开始犯起花痴来。

  鬼门宗内,南觅坐在血灵石上怎么也想不明白昨晚发生的事,他想:月儒链是人鱼族的圣物自蓝菀死后就消失了,怎会在一个毫无灵力的凡人手上?难不成……她是……不对啊,若她真是南浔的孩子又怎会和灵瑶宗的人走在一起?

  南觅实在想不明白,摇摇头自语道:“不行,我得亲自再去会会那姑娘才是。”

  鬼门宗的灭灵河畔波光粼粼的河水暗波涌动,压在这儿的邪灵们也异常活跃,像是有什么在指引着他们,南月用了几次上邪秘术才好不容易再次让他们恢复平静,她站在河边望着远处有些出神若有所思地说:“哥,是你要回来了吗”

  

是陈琚啊

旐维旟兮,室家溱溱。——《诗经·无羊》   微博@陈琚,更多有趣的故事想要说给你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