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灵瑶诀

第四章

灵瑶诀 是陈琚啊 2217 2019-07-09 15:13:58

  “怎么了?”溱溱看着突然沉默的南觅不解问。

  “你这东西哪来的?”他指了指她的手腕说。

  “这……”。”溱溱刚想回答才反应过来自己还不知道他是谁呢,这怎么还什么都回答他了……“我凭什么要告诉你?”溱溱反问道。

  “行啊,小姑娘反应过来了哈。”南觅笑笑说道。

  “小瞧我。”溱溱得意地看着他。

  南觅还想问些什么,还未开口一缕蓝色剑气迎面而来,南觅好不容易将它拦下。

  “喂,我说你这臭小子动不动就这么暴力,差点伤着我。”南觅对林旐维抱怨道。

  “你来做什么?”林旐维直接无视南觅的申诉不动声色地把溱溱护在身后。

  “闲的。”南觅一副欠揍的样子。

  林旐维白了他一眼,把野兔和水放到溱溱手中,对她说:“我们走。”

  “啊?……”溱溱都没弄明白状况只能任由他牵着。

  “哎?怎么走了?”南觅追上前去,一脸媚笑说:“欸?我看你这兔子不错,林兄,反正你又不用吃饭,这么大只兔子溱溱肯定吃不了,不如……我帮帮你们吧……”

  “滚。”林旐维带着溱溱走过他走向别处。

  “林旐维!你……”南觅气急败坏地说。

  “警告你不准跟来,嗯?”林旐维回头告诫他。

  “你……”南觅被怼的哑口无言。

  为了避免他在跟来,林旐维带着溱溱去了另一处。

  林旐维很清楚如果南觅真要追不论他到多远他都会跟来。

  南觅看着他们走远缓缓说道:“溱溱,来日方长。”

  他们在一条溪边停下,溱溱说:“就这里吧,有山有水的,多好。”

  林旐维点点头,寻了些木头,点火把烤着兔子。此时天已完全黑了下来,有几只萤火虫闪烁。溱溱隔着火光心满意足地欣赏着他的侧颜,心说:果然男人认真的时候最帅。

  “请不要一脸色相对着我,多谢。”他沉默半响幽幽说道。

  呃……有吗?她心说。虽然她心里是对他有些非分之想,但她绝不会承认的!毕竟,她也是个女孩子嘛。

  她牵强地说:“咳……不要脸,谁在看你啦!人家那是心心念念着烤兔好吧!”

  “强词夺理”

  “切,欸?对了,今天那个人你认识啊……”溱溱突然话题一转问道。

  “嗯”他言简意赅地说。

  “喂,你能不能别像挤牙膏似的人家问一个你答一个呀。”溱溱无奈说道。

  “嗯……牙膏是什么?”林旐维一本正经思考一会儿问。

  “牙膏就是……别岔开话题!”她瞪着他。

  “他是南觅鬼门宗主的义弟,也是我……应该算是朋友吧。”

  “朋友?没想到你这木头也有朋友啊。”她开玩笑地说。

  他听了这话半饷后看了她一眼自嘲般地说:“是啊,我怎么可能有朋友呢?”他的话里藏着淡淡的忧伤和失望。

  没想到这句溱溱为了调节气氛的玩笑话倒让他当了真,她坐倒他身旁说:“哎呀,我是逗你的,你这么优秀肯定会有很多朋友的。”

  安慰的话好像对他并没什么用,她看了看又说:“你看我,才认识你多久?就对你恋恋不忘了呢。”

  林旐维这次终于有了些反应,她乘胜追击地又说:“好了好了,即使以前没有朋友又能怎样呢?人嘛活在当下最重要啊,你看你现在有我陪着你,我就是你的朋友啊。”

  他与她眼神交汇两两相望,四目相视,久久凝眸眼里饱含深意,溱溱想:如果按照小说里的情节,下一步该吻我了吧,啊……怎么办怎么办啊,我是该委婉拒绝呢还是……正在她个人纠结时,林旐维突然嗅了嗅说:“兔子糊了。”

  “啊?”

  两人这才发现孤零零的烤兔变成了“黑炭”。溱溱摸着饥肠辘辘的肚子泄气地用手阻着脸说:“哎,这下什么都没得吃了……”

  “这里还剩些果子你先吃吧”林旐维将一些果子递给她说。

  “那你呢?”

  “我不用吃东西的。”

  “啊?那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溱溱惊愕地看着他。

  “我自小修行,可以七天不吃不喝。”

  “真是没天理啊……你从小就没饭吃啊。”

  “嗯,师傅说过暖饱思**,修行之人应克制。”

  “靠,那你还长这么高!真是违背生长规律。”溱溱不可思议地说。

  “听不懂你说什么。”林旐维别开头又开启了静音模式。

  “喂,我话还没说完呢”溱溱坐到林旐维面前,继续问:“那你是在灵瑶山长大,能跟我讲讲关于灵瑶山的事吗?”她八卦地说。

  “不能。”他转过身不理睬她。

  “别这样嘛……”她又开始撒娇,“这样,公平起见,我们一人轮着说关于自己的事怎么样?”

  “无聊。”

  “你看你!”她用肩蹭了蹭他的衣服说。“这样,我先说……”溱溱清了清嗓子娓娓道来:“我呢,是住在一个距离这儿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呢没有像你一样会厉害法术的人……”她对他讲了许多越讲越兴奋,林旐维全程面无表情好像在神游。

  他静静地看着她手舞足蹈地描述,晃晃的火光照的她灵动无比,上一秒她会嘟嘴下一秒她就会开怀大笑,他从未听过玄道还有和她描述一样的地方,但从她的话中他竟对那儿有些向往,他想:那个地方一定很有趣奇怪,否则又怎会有如此的姑娘?

  十八年来他身边仅有的女子都是规规矩矩严于律己的,在灵瑶山是断不允许有任何越矩的行为出现的。可能也正是因为从未接触过林旐维这才对溱溱心生异样吧。

  “欸,该你了。”溱溱讲的口渴,喝了口水捅捅他说。

  “什么?”他回神说道。

  “你的故事啊。不是说好了的嘛。”她故作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呃……”林旐维本不想提及的,因为毕竟自己也没什么故事可讲。但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自己又于心不忍,于是他说:“我可没你那么多有趣的事,我的事很无聊。”

  “没事,没事,我肯定会很认真地听的。”溱溱使劲点头连忙说。

  “其实……也没什么可讲的……”林旐维想了想接着说道:“我是个孤儿,从小被师傅也就是灵瑶宗宗主抚养长大,从小到大对与他的话从未违逆……”渐渐地林旐维也开启了话匣,也许是他的声音过于好听,不出三刻溱溱实在斗不过打架的眼皮,轻轻倒在林旐维肩上睡着了。

  林旐维不敢动生怕把她弄醒,小心翼翼地转头看着她浅浅说道:“还说会认真听……不讲信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