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灵瑶诀

第五章

灵瑶诀 是陈琚啊 3009 2019-07-19 15:19:07

  她斜斜靠在他的肩头一头乌发如云自然下落,长长睫毛微微颤动扑闪扑闪如蝴蝶的羽翼轻轻扫在他的心头。林旐维看着她浅浅的笑了。

  当溱溱迷迷糊糊醒来时他闭着眼不知有没有在睡觉,她打量着他地想:我竟靠着他睡了一夜!那么~如果按套路来我们的关系应该会更进一步吧~她依旧靠着他美滋滋地傻笑有做起了白日梦。

  “看够了吗”

  林旐维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溱溱一老跳,她愣愣地把头移开嘟囔说:“你不是睡着了嘛”

  “谁说我睡了?“林旐维瞅了瞅她回答道。

  像林旐维这类人喜怒哀乐都用一张脸一个表情旁人完全猜不出他的心情。溱溱紧紧的跟在他身后生怕他一个不开心就把自己扔在这荒郊野岭。

  她的肚子在数次抗议过后她实在忍不住地试探问:“那个……你饿不饿啊”

  “不饿。”他诚实答道。

  你大爷的。溱溱不禁暗暗爆了粗口。

  “我没大爷”林旐维转而走到她身边轻俯下身低沉地说:”还有我听觉很发达“

  溱溱吃惊地呆在原地傻傻看着他心想:完了完了之前骂他的他都听到了……

  “走吧,前面村子带你吃饭去。”他自顾自走在前面溱溱像个犯错的孩子乖乖跟在他身后但脸上还是挂着雀跃她想:算你有良心。

  他们到了玄虚门附近的小村庄落脚,林旐维点了一堆的吃的,溱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个啥,虽然我很饿也很能吃但恐怕也吃不了这么多吧。”

  “不用客气,在云川镇时有幸开过眼界。”

  “喂!你好歹也给人家留点面子好嘛。”她有点尴尬地说道。

  “好的。”

  “你~哼!”溱溱决定不再理睬他气嘟嘟地吃着饭。她心想:钢铁直男真可怕。

  正吃着饭就听见隔壁几桌不知在讨论什么正欢,她好奇地往那边看林旐维用筷子轻敲了下她的头说:“好好吃饭,不要东张西望的。”

  “切,就你规矩多。”溱溱不满说道。

  “你也可以现在就走,我倒少个累赘。”

  “你!本大小姐不跟你一般见识。''要是按照她的性子她早就撂挑子走了,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她又能去哪里呢,勾践还卧薪尝胆呢自己也就忍耐忍耐吧。她想:他这个人嘴巴是毒了点但还算是个好人,跟着他总不见得会吃亏。

  “什么!云家大小姐真的死了!”她正想的出神邻桌一个男人巨大的声音成功地让她回神。

  “听说那大火把整个院子都烧了,现在云家连尸体都还没找到呢。“又一个路人乙说道。

  “唉!可惜了,大婚之日……”路人丙啧啧摇头满是惋惜地说。

  “喂,你可别乱说,现在嫁过去的可是云澄小姐,小心你小命不保。”路人乙好心提醒着。

  “那个什么云家大小姐是谁啊。”溱溱好奇地问林旐维。

  “不认识。”

  “那为什么她死了大家都这么沮丧呢。”

  “听说她极其心善,帮过百姓不少忙。”

  “哦,那是挺可惜的。”

  “嗯,云家是玄虚门的直系,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个大小姐应该是他们掌门的女儿。”

  “废话,人家都说是大小姐了,当然地位很高了。“溱溱白了他一眼吃了一大口菜恶狠狠地说。

  “吃完了吗。”林旐维并不理会她充满恶意的白眼,依旧用听不出有任何情绪的语调说道。

  “万恶的资本家!”溱溱又塞了一大口菜含糊不清地说。

  “走吧。”

  路上林旐维破天荒地跟她提起了关于云家的事,云氏本是灵瑶山的分支后来云氏掌门云中鹤野心很大暗自修炼秘术打算把灵瑶山占为己有,但好在他学艺不精且灵瑶一派实力雄厚这才压制了他。云中鹤趁乱逃走经过十几年谋划创下了玄虚门。

  “那为什么十几年后灵瑶山不再压制他了呢”

  “师傅说做事要留有余地”

  “师傅师傅,整天嘴边挂着你师傅,你是师傅控吗。”溱溱嘟囔说。

  “到了。”林旐维在一条山间小道前停下。转而在溱溱周身施了一道蓝色的符咒,他说:“这是护灵符,可以保护你。一会进去不要乱跑,知道了吗?”

  溱溱使劲点点头心里暖暖的。他们刚走进结界,溱溱就感觉有一种强大而又熟悉的力量直奔她胸口而来,而这种力量好像和刚刚林旐维在她身体上的法术相融合自己的血液流淌也更迅速了,身体异常的燥热。

  “怎么了?”林旐维也发觉到了她的不对劲。

  “没事,我就是刚刚吃太撑了。”她笑了笑说。

  他们继续向深处走去这种感觉越发的强烈了,这时天突然阴沉了下来,树叶沙沙作响,远处一阵震天的野兽的声音仿佛直冲他们而来。林旐维右手尘霜剑一动他看了看心想:是血玖。他紧盯前方对身后她说:“躲好。”

  溱溱知道这个时候不给他添乱就是帮他最大的忙,她点了点头躲在树后。说来也快,那凶物很快就出现了。那是一头长得像犀牛的上古十大凶兽之一珊瑚独角兽。它看起来笨拙沉重但实际上很矫健,它的皮很厚就算是尘霜剑也不是它的对手,林旐维神色凝重心想:古书上说几百年前它就消失了,如今怎会在这儿出现?

  来不及多想,那凶物直奔林旐维而来,他拔出剑也开始迎战,蓝色的光与黑色的光交相辉映,溱溱看得眼花缭乱只知林旐维大概遇到了劲敌。她焦灼地观看,却不知自身亦难保。身体莫名开始躁动,血液像要是冲破血管,溱溱拍着胸口跪在地上眉头紧皱。

  林旐维顾及不上溱溱全力对抗珊瑚独角兽,只见一道蓝色寒光从尘霜剑缠绕而出直逼凶兽体内,凶兽受了剑气彻底被激怒,仰天长啸向林旐维扑去。打斗下来他的身上大大小小受了十几处伤嘴角有点点血迹,但那凶兽也没占到便宜,亦受了重伤。凶兽红色的眼睛恶狠狠地与林旐维对视,突然它眼神一转向树后的溱溱奔去,林旐维立马去阻止却还是迟了一步。

  溱溱抬头看到凶兽向自己扑来下意识把手挡在前面,刹时一阵巨响从它们之间炸裂开来。林旐维曾经以血为祭追踪过血玖所以自然会对血玖有所感应,他倒在一旁感觉自己正与血玖有强烈的共鸣,这种共鸣不单是凶兽身上的应该是比它身上的血玖更强大的力量。

  “啊”只听一声尖叫,烟雾四起溱溱从中飞出。另林旐维迷惑的是溱溱的瞳孔已经变成红色,头发散下像极了鬼门中的人。

  她在空中仿佛是失了心智,对着凶兽连出几掌却都被它接上。林旐维想要去阻止却也是无能为力,强大的光波把溱溱与凶兽罩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

  凶兽死死扼住溱溱的脖子,注视着她,他们的眼睛里仿佛有血液涌动,两者身上都有相似的气息。珊瑚独角兽的力量在不经意之间被溱溱吸取,当它反应过来时它暴躁地起来,张开血口冲她咬去。

  “溱溱!”林旐维义无反顾地向他们冲去,全然不顾满身的伤痛。

  千钧一发关头,一缕紫气向凶兽而来,瞬间划破了光罩。溱溱从空中掉下林旐维稳稳接住她。此时她已经晕了过去,脖子上脸上都是鲜血。他小心把她搂在怀中满是担忧地看着她。

  紫气的主人是个英姿飒爽的女子,她长发束起眉目间充满杀气。她不漏怯色,一招一式带着果决。

  林旐维认出她握的是凌鞭哑着嗓子喃喃道:“云隐。”

  云隐也是满头大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甚至不惜召出了玄虚门秘术才将珊瑚独角兽降服。它轰然落地,死后尸体满满变得透明,一会儿功夫一小片血红色像是琥珀似的碎片悬在空中。

  云隐握住想了想又林旐维这边看了看浅浅一笑向他走去说:“喏,你是为这个来的吧。”

  “谢谢。”林旐维倒不客气接下放进罗盘中。

  “呵,可算还你一份人情了。”云隐瞅了瞅他担忧地说:“走吧,跟我回玄虚门吧。”

  “多谢,不用了”林旐维拒绝了她的好意。

  “别嘴硬了,你受了重伤即使你是神人不要紧但你怀里这个小姑娘可受不了啊。”云隐劝道。

  林旐维看了看浑身是伤的溱溱终于妥协同意:“好吧。”

  “走吧。”云隐伸出手拉他一把笑着说:“用不用我帮你抱着你这小娘子?”

  “休要胡说。”林旐维脸色苍白解释说:“她只是我的朋友。”

  “可以啊,都会交朋友啦。”云隐打趣又道:“来……让我看看你这朋友是怎样一个美娇娘。”

  “哎……别闹。”林旐维抱着溱溱不让云隐碰她。

  “别小气嘛,我又不是色鬼,就看一眼”云隐锲而不舍地围在他身边。

  “她还受伤呢。”

  “切,还说只是朋友,这么关心,就不怕我这个朋友生气?”云隐佯怒道。

  “你不会。”林旐维笃定地说。

  云隐趁着林旐维走神一个健步上前瞅了瞅他怀中的女孩,脸色突变惊愕地说:“小舞?”

  

是陈琚啊

小舞是谁?云隐又为什么说溱溱是小舞呢?嘻嘻あ就不告诉你啦。。。。感谢????支持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