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灵瑶诀

第六章

灵瑶诀 是陈琚啊 2250 2019-07-29 17:05:07

  林旐维看到云隐的反应狐疑的问:“怎么了?”

  “没事。”云隐笑了笑说:“好啦····快走吧,再晚点耽误了伤势我可概不负责啊。”

  两人并肩往玄虚门走去,云隐皱着眉头心事重重。

  当门中弟子看到溱溱时也都十分诧异。云隐怒斥道:“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有贵客吗?”

  “是,师姐。”

  云隐将他们安置到一处僻静的客房中,对他说:“你在这里先等一下,我去把师傅找来。”

  他闭眼打坐并未回答。

  云隐找到云中鹤后把事情原委都告诉了他,云中鹤心想:血玖碎片竟然在这儿?

  “还有一件怪事,”她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告诉他:“林旐维还带着小舞。”

  “什么!他们在哪儿?”他听到这消息可是坐立不安了。

  客房内,云中鹤亲自为溱溱疗伤,运气时他十分惊愕:竟一成玄虚功力都没有?这女孩儿……怕并不是云舞。他再次运气想要进入她的神识时她体内仿佛有种强大的力量护住她的神识,连云中鹤都差点遭到反噬。他想:这女孩儿可不简单,体内竟有三股力量交汇,要是好好栽培他日为我所用岂不美事一桩。

  他把溱溱放到床上躺好,转身看了看林旐维假惺惺地说:“呀,瞧我这记性光顾着给小女疗伤竟忘了林师侄也身负重伤了,真是失礼。小隐!还不带林师侄去药清池疗伤!”

  “不用了,小伤而已,已无大碍。”林旐维不想过多与他打交道。

  “这样啊,那也要在玄虚门多呆些时日啊,一来是叙叙旧二来是感谢你救小女的大恩啊。”云中鹤起身满是和气地说。

  “她是您千金?”林旐维问。

  “不错,她的确是老夫的女儿云舞。”

  林旐维并不相信他所说便看向云隐以求证实,云隐也点了点头这让他不得不承认她就是云舞。

  “师侄,可否借一步说活?老夫还有许多疑问恐怕只有师侄你才能解答。”云中鹤没让云隐跟来,把他带到书房进一步详谈。

  书房内,茶香四溢,环顾四周雅致至极,林旐维心想:此地隐于竹林深处,又背靠山脉,不仅利于修行还利于逃跑,果然是小人所为。

  “师侄,快尝尝这茶,这可是用白术仙品所泡而成的。”

  林旐维象征性品了一口说:“云师长门中所物必然是好的。”

  “哪里哪里,师侄谬赞老夫啦。”云中鹤笑了笑又说:“其实老夫就是想了解师侄是怎么找到的小舞呢?”

  林旐维与云中鹤对视冷冷地说:“灵瑶山下,她遇到鬼影我救了她。”

  “鬼影?灵瑶山一向是灵气最旺盛的地方又怎会无故出现鬼影?”

  “这恐怕不是师长该关心的吧。”林旐维没有给他面子直接说道。

  云中鹤并未生气只是笑了笑品着茶。

  梦境内,溱溱走在一片雾茫茫的地方,她甚至都看不清脚下的路只是凭着直觉向前走。她害怕极了,一直在喊林旐维的名字,此时她明白言情小说中所说的当你遇到危险时你想起的不管是想要保护还是被保护的人他一定是在你心中占据着极高的位置。

  她一直走啊走,好像这条路没有尽头似的,渐渐地烟雾消散了些,她隐隐看到一个穿着碧色裙衫的女子走在前面,她说:“你好.......我......”还没等她说下去,那女子长袖一挥烟雾与她都不见了。天地好像翻天覆地的变换,她一阵眩晕,再反应过来映入眼帘的是满目的红色。山川河流皆是血色,所谓正所谓邪,各种仙法光束不停交汇,暗无天日下各种穿着不同门派衣服的人们在一起不断厮杀,他们都像是失了心智,眼神中都充斥着一模一样的杀念。耳畔响起的是震天巨响的兵刃相接·各种惨叫声更多的是凄惨的痛哭之声。溱溱被眼前的景象吓蒙了,她从未亲眼见过这样的场景,她想哭却不知为什么哭不出,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她捂住嘴蹲在地上像一片浮萍孤单无助。

  这时刚刚那个女人出现到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溱溱望着她发现她脸上戴着的是林旐维在云川送自己的面具,溱溱站起来问:“你,是谁。”

  “这不重要。”那女人平静地说。

  “这个,你哪来的。”溱溱怒气冲冲地指着她的脸问。

  “这个啊.........一个很爱我的人给我的。”

  “你!胡说!”溱溱想要把她的面具夺下却被她一把抓住手腕,溱溱想要挣扎开却不成想她的力气出奇的大。她的眼神突然凌厉起来,看了看她又转头看着眼前之景缥缈地说:“可怕吗?”

  “........”溱溱呆呆地任由她拉扯不知道说些什么。

  “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吗?”女人又问。

  溱溱摇摇头,女人戏谑地笑了笑看着她说:“这里是玄道国啊.......“她放开溱溱又说:“你怎么会不记得了呢。”

  “这里........”溱溱再看着这如修罗战场般的地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是那个秀美的玄道。

  突然,一道强大的蓝光从厮杀的人群中涌起,她熟悉这道光,她不顾一切的往山下冲大喊:“林旐维!”女人冷哼一声一个起身将她带到那群人之中,溱溱看着浑身是血的林旐维一个劲儿的向他哭着跑去,但他好像并看不到她也听不到她的声音。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受伤,她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和无力感,这时,一道血光直奔他来,那人剑法狠绝一招一式干净利落。溱溱看到林旐维只是躲闪并未反攻,那人并未因此手下留情剑剑直冲他要害,最后一剑插入他心脏。

  “不要!”溱溱看着林旐维一点点倒下瞬间僵住,眼泪不受控地一个劲地往下砸。他跪倒在地鲜血直流脸上却无痛苦之色,那人静静站在他面前却戴着斗笠并看不清神情。

  溱溱蹲在原地失声痛哭,女人走到她身边用一种魅惑的声音俯身在她耳边轻轻地说:“知道是谁把一切变成这样的吗?”

  溱溱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却发现那个戴着斗笠剑上还滴着林旐维血的人竟和自己长着一模一样的脸!

  “不可能!.........这.......根本.........“她惊愕地看着那张脸,瞬间崩溃。

  那女人还不肯罢休继续在她耳边说:“这儿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你难道还要逃避吗?”

  “不,不可能,不是我,不是.......”溱溱此时什么都听不进去,一直摇头。

  “不!”溱溱大喊,一下子从梦境中清醒过来,枕头早已被打湿,脸上也是湿润一片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溱溱两眼暗淡无光只是直直的看着天棚。

是陈琚啊

微博@陈琚更多的故事想要说给你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