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灵瑶诀

第八章

灵瑶诀 是陈琚啊 3029 2019-07-31 13:06:20

  林旐维领着溱溱到一处还算僻静的地方停下,溱溱故意让他插不上话,她问身旁的婢女:“你.......叫什么名字?”

  “大小姐,奴婢是阿音啊。”阿音自小和云舞一起长大,虽为主仆但更胜姐妹,如今云舞安然无恙平安归来她自然喜出望外,但听大小姐这话问的好像不认识她似的。

  “哦.......阿音啊,别紧张嘛,就是考考你........”溱溱牵强的解释道。

  林旐维被无情地晾在一边阿音自是能看清火候连忙说:“那个.......大小姐若没什么事奴婢就先退下了。”

  阿音未等她回答就飞快离开了。“喂!”溱溱想挽回她可她却头也不回地走了。溱溱背对着林旐维一副做了亏心事心虚的样子。林旐维也并不急着拆穿她,在身后缓缓地说:“你喜欢辛为安?”

  “不不不!”溱溱急忙转身解释道:“这其实是........个误会.......”至于什么误会她自己也并想不出,只能像只丧家犬一样耷拉着脑袋站在他面前。

  林旐维见她这副模样忍不住笑了笑,好巧不巧的被偷看他的溱溱抓了个正着,她这下可有了把柄小尾巴又翘起来了,她神气的取笑道:“哟~林旐维!终于让我发现了吧......”

  “咳,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林旐维摆脱开溱溱的“动手动脚”耳垂微红。

  “呦,这还害羞了!哈哈哈,林旐维啊林旐维你也有今天啊”溱溱一边嘲笑他一边指着他逼着他一直退到角落里。此时的林旐维像个小媳妇儿似的被禁锢在墙角,溱溱神采飞扬笑的明媚。他们的距离此时不过寸步,她并未发觉到空气中的暧昧气息。林旐维逆着光看着她明朗而耀眼的模样不经意间寂静许久的心海竟有了粼粼波动。而溱溱在在激动过后也注意到了尴尬的一样,她与他眼神交接只是瞬间她就已经迷乱。他淡蓝色的眼睛里像是藏着一整片海洋,清澈宁静。无法用语言来形容那是种怎样的感觉,心动,也是意动。

  就这样他们谁也没说话的静静注视着对方,忽略了时间忽略了空间忽略了一切,仿佛天地之中只剩下他们。爱情是什么?古往今来没有一个标准答案,但也许吧,至少在这一瞬爱情的真谛他们两个都得到了答案——彼此心中都住着彼此,即使不说话也十分美好。

  “林旐维!”云隐这大嗓门生生打破了他们之间的美好,二人都尴尬地四处张望该收起的都收一收。

  “什么事?”林旐维从角落里出来心中无比庆幸他们刚刚云隐没有看到。

  “你们在那儿做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溱溱解释说。

  “正好还要找你去呢,师傅今晚办了个家宴要我来找你们呢。”

  “知道了”林旐维仍是惜字如金,在经过溱溱身边时他小声说:“这一身不适合你。”说罢就走在前面。溱溱狐疑地打量自己全身上下,发现这一身着实太过暴露,再一想到刚刚那么近的距离瞬间脸就烧起了火烧云。幸好天色昏暗云隐并未发现什么,要不然溱溱真是没脸见人了。

  云中鹤在云台设宴,这是一个建在玄虚门最高山峰的亭台,因终年烟雾缭绕在远处看仿佛是建在云雾之上故名为云台。虽为台却横跨了两处山脉,而且这儿也是玄虚门上下风水景色最好的一处。寻常日子是断不会允许入内的,今日设在这里足以见得林旐维的分量了。

  “不愧为战神啊,师傅竟在云台款待你。”云隐打趣道。

  林旐维没稀搭理她,反倒是溱溱一脸八卦地问:“战神?林旐维还是战神呢!”

  “小舞,你真是什么都忘了啊......”她顿了顿又说:“我这兄弟可是玄道国最年轻的四十三级战神,十五岁就到人间游历带兵打仗无一败绩,这可是玄道众人皆知的事情。”云隐说起林旐维的过去像是在说自己似的无比骄傲。

  林旐维对自己的过去并无多大兴趣把他们甩在身后。

  “你........看起来和他关系很好。”溱溱意味深长地问。

  “那是当然!从小到大他是除我师父以外我最崇拜的人。”

  “那你喜欢他啊........”溱溱酸酸的说。

  “小舞!你想什么呢!”云隐听出她的意思说道。

  极力辩解?看样子她是真喜欢他了........溱溱心想。

  “我看你不是失忆是真傻了,我再嫁不出去也不会找一木头吧。”云隐又说。

  “噗嗤”听到这话溱溱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跟你说啊,灵瑶山门规森严从那儿出来的人啊都成了木头。”云隐知道林旐维听觉很发达所以故意压低了声音说。

  “到了。”溱溱还没来得及回话走在前面的林旐维突然停下了脚步说。他们所在的山崖与对面的山崖隔了大概有两座山距离的深渊,溱溱向下望去烟雾弥漫深不见底。

  “这我们要怎么过去呀!”溱溱问。

  “当然是轻功飞过去啊!”云隐不可思议的说:“不是吧,你不会连怎么用轻功都给忘了吧。”

  “呃…好像的确如此”溱溱只能瞎扯,她心想:会用个大头鬼啊,你以为是在拍电视剧吗?又不给我吊威亚这么高一不小心就英年早逝一命呜呼了。

  “不是吧!”云隐此时想要掐死她的冲动都有。

  溱溱也很是无奈地说:“要不,你们带我一下?”

  “我教你。”林旐维沉默了许久突然说。

  “这·······就不麻烦了吧”溱溱心想:一旦我玩砸了死在这个世界里可就再也回不去了·········

  “不麻烦。”林旐维教意已决谁敢说不?

  溱溱只好硬着头皮答应,其实云隐实在搞不懂林旐维又在玩什么花样,理论来说以他们的级别轻松带一个人是很轻松的一件事,她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大费周章去教。

  在林旐维心底一直有个疑问等待着解答,那就是当日在与珊瑚独角**手时溱溱突然爆发出的灵气,按理来说溱溱不过是一个从未修炼过的普通女子不应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如果她真的是云舞那么即使是她忘记了一切包括运气练气他也仍能感应出她的修为与所属门派。但在她身上他并未感应到任何一门的功力,这实在是不正常。

  之所以教她就是想彻底解开这个困惑,看清她到底是什么人。

  林旐维看着溱溱一脸严肃地说:“听话,知道吗?”

  为了保命溱溱不敢有一点怠慢说:“明白。”

  “按照我的话去做,气沉丹田,将身体中所有力量聚集尽量使它们向上移动”

  溱溱闭上眼睛努力把自己想象成为一个气球,很轻很轻。不知怎么竟感觉脚掌有一团火一把在灼烧,她隐隐能听到林旐维冷静的声音心里些许的安心。他说:“保持平衡,尝试着把刚刚聚在一起的力量分散在你身体的每一处。”

  溱溱照做,脚尖竟一点一点离开了地面,云隐满是担忧地说:“一定要保持平衡!不要紧张!”

  溱溱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真的悬在半空中惊喜万分心想:靠,这比蹦极刺激多啦!她尝试飞到悬崖边缘大声说:“我的妈呀!这也·········”话说一半,溱溱太过激动一时没把握好平衡差点摔下去。

  “你慢点!小心!一定要小心!”云隐像个老妈子一样叮嘱着。溱溱像个孩子一样慢慢学走路。

  林旐维一直紧紧盯着溱溱运气发散出的灵气大惊:“竟是透明的!”溱溱的灵气是透明的!林旐维修炼了二十年从未见过哪家门派的灵气无色的,这更让他困惑。

  溱溱一点点走过了大半,云隐这颗悬着的心也是放下了,她对林旐维说:“咱们也赶紧过去吧。”

  林旐维点点头,刚准备飞过去就听到溱溱一声尖叫就如一片羽毛轻轻地掉了下去,“溱溱!”林旐维见此情况失去了平日的理智不管不顾的也向深渊冲去。

  溱溱跌入云雾中脑子一片空白,却模糊地看到林旐维正向她飞来,看见他一时间竟不再害怕更多的是欣喜。生意何欢死易何欢,能有一个肯为你放弃一切的人才是正经的。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他是她唯一的底气。不知怎的掉下前的撕裂感竟没有了,脑海中竟出现了《大话西游》里的一句话: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溱溱闭上眼睛笑着想:他时我的意中人也是我的盖世英雄。

  林旐维一向冷静与谨慎从不会作出任何出格的事,但每次溱溱遇到危险他便把那些规矩定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他来不及多想只是直觉告诉他:她很重要,她不能有事。

  云雾中她的身影隐隐约约他想抓住她却不能得偿所愿,他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惶恐与焦急。虽然他们相识很短但不觉间她竟已住进了他心里,她教会了许多仙书上没有的东西,第一样就是——爱。

  原来爱是开始对一个人担忧开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