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灵瑶诀

第十章

灵瑶诀 是陈琚啊 3009 2019-08-02 18:45:07

  “溱溱姑娘怎么会与林········战神认识?”蓝星眠听到林旐维三个字显然有些不淡定,溱溱心想:这么在意他的事,一定关系不一般。

  “这个嘛·······说来话久长了········以后慢慢说”溱溱故意欲说还休吊着她的胃口。

  “不管是溱溱的事还是战神的事我们都理应帮忙的。”蓝允知接话道。

  “没错,溱溱姑娘请你放心我们必当尽力寻找。”蓝星眠一本正经的说道。

  日迫西山洞外仅仅有缕缕残阳投射溱溱向洞外走去发现竟是别有洞天。夕阳的余晖染红了天上飘荡的几朵白云,一会儿它们都像变戏法似的幻化成了玫瑰色的晚霞,如鱼鳞般似的铺在苍穹之上。层峦叠嶂的山上满树开着紫花的不老树交相辉映的生长。眼前一片如冰镜的湖水像一位母亲静静地注视着她,湖边点点生长着解语花,粉色的花瓣上沾着露水如刚出浴的美人楚楚动人。溱溱好奇的走近蹲下想要摘下一朵,谁知刚碰到花瓣一阵风吹过所有的花竟齐齐在空中聚集成一条条蜿蜒的绸缎随风舞动。它们好像有灵性似的一会儿调皮的围在溱溱身边一会儿又跟着溪水飘荡。溱溱目不暇接的看着眼前堪比仙境的大观真是大开了眼界。

  不知何时蓝氏姐弟已经站在她身边,蓝星眠向空中施了个法术说:“不得对贵客无理。”

  那些花瓣听了她的话都像被训斥的孩子一样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原位。蓝星眠摘下一朵解语花对它说:“快去禀告族长就说有贵客来访。”那花好像听懂了似的飞散了花瓣向山谷深处飞去。

  “这里就是人鱼族吗?好美啊。”溱溱问。

  “这里是人鱼族的入口,这儿的一花一草一树可都是活了至少上百年的。”蓝星眠走在前面蓝允知与溱溱走在后面解释说。

  “上百年吗?”那岂不是都成精了!溱溱心想。

  “是呀,它们世代守在这里护着我们族人的安宁。”

  “一直以为人鱼是要生活在水里的,没想到还可以生活在陆地上。”溱溱这次真是大开眼界。

  “那些都是万年前的事了。”蓝允知回答说。

  溱溱欣赏着沿路的光景,山川,河流,瀑布,甚至是花草树木都有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总感觉自己来过似的。难不成是云舞之前来过?溱溱与梦境里那个疯女人的话相联系心想。

  “怎么了溱溱?”蓝允知瞧她目光呆滞关心的问。

  溱溱向他笑了笑随即揪住他的耳朵恶狠狠地说:“小破孩!溱溱也是你叫的吗!”

  “哎呦!疼,疼,疼!那我应该叫你什么啊·········”

  “那你就叫一声溱溱姐来听听吧·········”溱溱说。

  “·······我······我不说!”蓝允知结结巴巴地做着无畏的反抗。

  溱溱威逼利诱他一路可蓝允知却拗的像头犟驴死活不肯从了她。

  与此同时林旐维在一个铺陈摆放都极其讲究的房间中醒来,他缓缓起身才从陈设中推测出这应该是一间闺房,他从小便被教导要礼数得体自知是坏了规矩便要离开,谁知刚走到门外一位人鱼族打扮的少女走了进来高兴的说:“你可算是醒了。”

  林旐维退到安全距离恭谦地说:“多谢姑娘出手相助。”

  “小事小事,诶,你一定饿了吧你等着我马上去准备。”蓝月语说。

  “姑娘不必麻烦,林某还有要是不便久留多谢姑娘美意他日定当亲自来人鱼族道谢。”

  “你知道我是人鱼族?”蓝月语惊喜的问。

  林旐维没有回答并不想再过久留毕竟在一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恐遭人话柄。他不想再与她纠缠径直走出房间,就听她在身后问道:“喂!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林旐维”

  “林········旐维!”蓝月语明白了她救的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战神啊!她激动地自言自语说:“我……我我竟然救了战神欸!”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她难以平复心情。

  人鱼族很大林旐维几次差点落入机关之中,弄坏机关是小,坏了灵瑶山和人鱼族两派的关系可是大事。十八年来好不容易才得以好转要是因为这一过失可是大罪。

  正当他想的出神,一股寒气向林旐维打来,他连忙躲过定神一看原来是人鱼族大弟子蓝允礼。

  “呵,我当是谁呢,战神怎有兴致到我人鱼族来?”蓝允礼向林旐维走来。他们同为大弟子又都实力不凡一直是世人关注的焦点,每次比武蓝允礼都败于林旐维手下,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把林旐维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勿入人鱼族还望蓝兄见谅。”

  “勿入?哼!骗谁呢?”蓝允礼率先出手向林旐维冲来。

  林旐维只好接招,但却并没有大打出手。“林旐维,为什么不出招?”对手不全力以赴对一个这样心气极高的人无疑是一种极大的侮辱。

  “蓝兄,何必呢?”

  “屁话!”一招“人鱼之光”向林旐维逼去。

  林旐维伤势未愈这一招并没有来得及躲开,这一招虽未用足十成功力但挨下这一招还真是要丢下半条命去。林旐维跪在地上用剑支撑着身体,嘴角隐隐有血迹。

  “林旐维!”蓝允礼并未料到这一招他竟会接不下,心中也是惊愕,连忙跑过去扶住他立刻替他护住心脉。检查过他的伤势后他质问道:“你本就有伤为何不早说?”

  “这次,你赢了。”林旐维有气无力的所答非所问道。

  “这次不算!我要的是堂堂正正赢你。”蓝允礼说。

  “咳·······恐怕没有机会了。”林旐维气若游丝地说。

  “不可能!林旐维你给我听好了!你是我这辈子唯一认定的对手,在没打败你之前我不允许你死!”蓝允礼向他吼道。

  “你该改改你这暴脾气了·······”

  “别他娘的再废话,走我带你去找族长。”蓝允礼二话不说便扶起林旐维。

  人鱼族四季如春景色怡然,也正是因为天时地利的关系这儿也常年生长着外界无法得来的草药,再加上人鱼族族长又精通医理也就有了回灵妙手的称号。

  蓝允礼来到族长的百草堂却被告知族长在大殿招待贵客于是把林旐维安置妥当后又折去大殿。

  大殿之上,溱溱被无数的目光盯得发毛,良久她开口问:“那个·······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

  “丫头,来,坐近些。”族长一脸慈爱的向她招招手。

  “呵呵呵·······”溱溱不好意思拒绝只好尴尬地坐到他身边。

  “嗯,这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啊。”族长不停地打量她道。

  溱溱只能呵呵笑然而她并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一直给蓝允知使眼色但他好像也靠不住。正在这时蓝允礼突然闯进大殿喊道:“族长!族长!”

  “允礼!你现在可是越发没规矩了!”族长看着他这样冒冒失失地闯进来又有这么多人在场脸上未免面子有些挂不住。

  “族长,允礼确有急事啊。”蓝允礼也知自己冒犯低下头说。

  “咳!何事啊?”

  “········还请族长救救林旐维吧!”蓝允知跪下道。

  “什么!你·······林旐维怎么了?”溱溱下意识站起连忙跑到蓝允礼眼前焦急询问道。

  在场所有人都对林旐维这三个字无比敏感,都在叽叽喳喳个不停。蓝允礼并不知道眼前这姑娘与林旐维是什么关系只是隐隐觉得这姑娘有些眼熟。

  “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带我去啊。”族长捶了下蓝允礼的头说。

  “哦哦,哦。”蓝允连忙起身带路。

  云溪阁,林旐维已经晕厥面色苍白,溱溱看见他这个样子酸涩之感涌上心头。族长清退所有人,在屋内替他疗伤,屋外溱溱质问蓝允礼道:“林旐维武艺高强即使从悬崖掉下来也断不会伤成这样,你说!是谁把他害成这样的!”

  “是我。”蓝允礼做事一向光明磊落是他做的他绝不会辩解。

  “什么?师兄你为什么这么做?”蓝允知并不相信。

  “你!”溱溱指着他怒气冲天,感觉自己身体某一种力量又开始躁动。

  “这件事是我的错,我无话可说。”蓝允礼并不想解释什么。

  “你怎么会在这儿遇到他?”蓝星眠问。

  “我也不清楚,我是在听雨轩遇到他的。”蓝允礼说道。

  所有人并没有发现溱溱的异样,只有溱溱自己才能听见一个声音对她说:“溱溱!你快醒醒!千万不要被血玖控制!”

  溱溱试图压制住这股戾气,可却不能如愿。“不要和它硬来,放缓呼吸平复心情,别急。”那声音又说。溱溱此时感觉自己溺在水中快要窒息了,这声音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她只能按照它说的做。

  蛮荒之地,魔族的血冰阵中无数零散血气进入中间一位玄衣黑发少年的身体里,他缓缓睁开他赤色的眼睛玩弄般戏谑地说:“血玖,你果然又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