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灵瑶诀

第十一章

灵瑶诀 是陈琚啊 3046 2019-08-03 19:51:50

  “属下恭迎魔尊。”魔教第一护卫冷锻在血冰阵外不远处候着。

  “十八年了,终于回来了!”魔尊凌肃低吼着说。

  蛮荒之地终年飞沙寸草不生,魔族就长期盘存于此。百年前,魔族与众仙家大战惨败被迫退于此地,生活在这儿的魔族众人饱受疾苦。十八年前,蓝莞与南浔打造血玖因后来沾染过多血气反倒是助长了魔族的力量导致玄道再次危机四伏。新任魔尊凌肃一心想振兴魔族剑走偏锋用自己的神识引来血玖之力,最后却因血玖的裂遭到反噬陷入沉睡。十八年来,魔族群龙无首分分散散有的自立为王有的隐去身份销声匿迹在人间。

  凌肃飞身一跃到冷锻旁边阴狠地说:“十多年了,我也该去会会老朋友了。”

  灵瑶山的密室内林辞羡神色凝重的看着隐隐有魔气缠绕的的司南。“位指东南,凌肃!”

  云溪阁外,溱溱不动声色的好不容易将体内暴躁的力量压制下来,蓝允知瞅着溱溱脸色苍白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啊?好好的呢。”溱溱笑着又说:“你啊还是关心好自己吧!”

  这时族长从阁中走出众人赶紧都围了过去。“族长,他········没事吧。”蓝允礼率先抢问道。

  “是啊,没事没事,实实在在受了你一记人鱼之光顶多残废了而已。”族长笑眯眯地说。

  “什么?”蓝允礼并没想到这么严重“那那那怎么办啊?”

  溱溱性子急不吭一声就趁众人不注意进了云溪阁。

  林旐维依然躺在床上昏迷不醒额间汗珠密布,溱溱找来毛巾替他才汗,坐在他身旁看着他痛恨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她不禁想起了梦中亲眼看到“自己”亲手杀了他时的场景,那种无能为力之感又在心底蔓延开来。

  族长他们悄无声息的走进来,族长拍拍她的肩说:“别担心,刚刚我已经给他渡了气很快他就会醒来的。”

  溱溱仍是守在他身边不肯离去,所有人只能无奈离开。深夜,林旐维渐渐苏醒第一眼就看到了趴在床边熟睡的溱溱。他怕弄醒她便动也不敢动,就这样他默默看着她的睡相一直到天亮。

  人鱼族的夜晚比白天更美,星子洒满天际偶尔也有流星穿过。此刻美景美梦还有·······美人都在身旁。

  第二天早上,溱溱感觉腰酸背痛,她起身伸个懒腰就听到一声熟悉之音:“睡好了?”

  “林旐维?!”溱溱喜出望外像个大傻子一样笑着。

  林旐维何尝不是腰酸背痛?一个姿势保持了一个晚上,他僵硬的坐起来谁知溱溱措不及防的扑到他怀中说:“你吓死我了。”

  林旐维摸摸她的头不知该说些什么。“咳咳!”心心念念着林旐维伤势的蓝允礼一大清早就碰到了这幅“美景”。溱溱连忙从林旐维的怀里起来规矩的退到一侧。蓝允礼认识林旐维这么久还从未见过他允许谁这般的,于是乎他暗暗想:看来这铁树也要开花了。

  “看来林兄已无大碍,是我多虑了。”蓝允礼意味深长地看着两人,搞的两人都很是尴尬。

  “多谢挂念。”林旐维说。

  “切,繁文缛节,得,不与你多费口舌了,记着你还欠我一场比试。”蓝允礼摆摆手就离开了。

  “他为什么要伤你?”溱溱问。

  “他要与我比武,是我自己不留神与他无关。”林旐维回答说。

  “那········”溱溱还想往下问结果被林旐维打断:“好了,我们该向族长辞行了。”

  “这么急?”溱溱说。

  “在玄虚门已经耽搁数日,我们得加快脚步了。”林旐维说。

  “我·······们?“溱溱很是开心心想:他终于接受我了。

  “怎么了?”林旐维并未发觉其中的奥妙不解的问。

  “没!没什么,那我们赶紧去找族长吧。”

  林旐维点点头,收拾妥当找到了族长。族长却并不放他们走,他说:“战神要走可以,但我人鱼族的人必须留下!”

  “旐维不明还望明示。”林旐维糊涂了溱溱就更糊涂了,她心想:不是说云舞是玄虚门的人吗?这怎么又是条人鱼了?

  “溱溱,她是我的外孙女。”族长指着她说。

  我去,难不成云舞的娘是条人鱼?溱溱暗暗想到。

  “何以见得?”林旐维又问。

  “她手腕上的月儒链就是最好的证明。”族长回答说。

  “月儒链?”林旐维知道月儒链是人鱼族圣物,只有每一代的嫡女才允许佩戴,从前的佩戴者正是十八年前就灰飞烟灭的蓝莞。他看向她的手腕,虽然他并未见过月儒链的样子但从书上所记载的就足以证明。

  “本以为十八年前,蓝莞与这月儒链一起消失了没想到如今········”族长走到溱溱面前很是激动的握住她的手颤抖的说:“在你的身上。”

  啥情况这是啊,溱溱心想。完全没搞懂这是什么神仙剧情。

  “那个……我不是很明白。”溱溱把手拿开说。

  林旐维在一旁默不作声,族长长叹一口气说:“跟我来。”

  族长将他们带到一个水洞中,溱溱问:“这里是……”

  “这里是我们族人的灵识所在之地,每条人鱼至少要经过二十年才能离开水中化为人形。”

  “那您为什么带我来这儿?”溱溱又问。

  “如果你真的是蓝菀的孩子,就算只有一半的人鱼血统,但在这儿仍能得到感应。”

  “我……”溱溱心想:人鱼个鬼啊,我可是21世纪的新兴人类虽然不知道老爹和谁生的我但肯定不是人鱼。

  族长把她带到一个灵石面前说:“把手放到上面。”

  放上去有啥用啊,溱溱极不情愿的把手放到上面。这时一种冰凉之感涌入心头,她缓缓闭上眼感受这温柔却强大的力量。

  此时,灵石上发出淡蓝色的光芒,组长欣慰的点着头,林旐维仍然沉默不语的看着。

  溱溱进入到灵石所构的幻境之内,那是一片蓝色无边无际的海洋,她整个人都悬浮在之上。

  “我去!”溱溱不禁吐槽。

  “溱溱。”这时一个身着深蓝色长裙的女子向她走来。

  这……飘着还能走呢。溱溱心想。

  “你很像你爹爹。”蓝菀说说。

  “你……认识我老爹?”溱溱有些惊讶:这女人也是21世纪的人?

  蓝菀笑笑说:“他是我丈夫。”

  “你……是……”溱溱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美的像天仙一样的女人竟然是自己从未谋面的妈妈!

  “我是蓝菀。”蓝菀接着说。

  “那我爹是……”

  蓝菀温柔的摸着她的脸说:“我这一辈子做过许多后悔莫及的事可却从未后悔爱上你爹爹和生下你。”接着她就如烟花般一点点消失在她眼前。

  “妈!”溱溱看着她消失很是惶恐,周围只能听到海水拍打的声音。

  一闪溱溱便回到了现实,溱溱看了看族长又看了看林旐维说:“我真的是半人鱼?”

  林旐维开口:“灵石与你的神识相互联通相互有所感应,应该是没错了。”

  “看来战神很是了解我人鱼族啊。”

  林旐维只是点点头并未答话。溱溱若有所思的说:“可玄虚门掌门执意说我是他女儿……”

  “哼!云中鹤那逆贼有什么资格!”族长鄙夷道。

  “那我的父亲是……”

  “你的父亲是鬼门宗的前任掌门南浔。”族长缓缓说道。

  “母亲灰飞烟灭了,那父亲呢?”溱溱问。

  “他……哎!”族长顾忌林旐维在场不敢明说,因为毕竟他也是灵瑶山的人,十八年前的事谁也不敢再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溱溱被搞蒙圈了,但直觉告诉她必须要知道这些事。

  “玄道由灵瑶宗、南阳宗、天璇宗、神鹿族还有鬼门五大宗门共同管理。人鱼族嫡女二十年前到灵瑶山修行,后来爱上了当时还只是少宗主的南浔。”林旐维把之前从灵瑶山史书上的事说给溱溱听。

  “那后来呢?”溱溱接着问。

  “鬼门宗所修的一直为世人所不容,他们在一起就是离道叛教。”

  族长在一旁不语,他就知道会被后人颠倒黑白。

  “为什么?”

  “鬼门中人以活人鲜血做引一直被看作邪魔外道,而我们灵瑶宗是五宗之首弟子当然不能与其同流合污。”林旐维从小生活在灵瑶山自是被灌输了许多所谓的“正道”理论。“后来,南浔诱使蓝菀运用灵瑶诀合力造出血玖使得魔族出世玄道大乱更是罪孽深重。”

  “血玖?”溱溱想起在梦里那个自称“云舞”的女子就是这样叫她的。

  “血玖本是上古灵玉有清心明神增强功力之效,但因南浔赋予它过多血气而异化成邪物拥有着巨大的力量。”林旐维解释说。

  “就因为他们这样所有人便对他们喊打喊杀?”尽管她从未了解过他们,但刚刚在幻境中见得蓝菀一面她便相信若他们真是十恶不赦的魔头是断不会有那样温柔又慈爱的面容。不是说相由心生吗,溱溱理应相信这个世界的父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