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灵瑶诀

第十三章

灵瑶诀 是陈琚啊 3007 2019-08-06 18:28:05

  “所以,你已经相信你是蓝菀与南浔之女了?”林旐维说。

  “不相信又能怎样呢?照你所说,那当年我应该是被玄虚门收养又不知为何被谁陷害失去了记忆。”溱溱只能按照云舞的身份去猜测。

  ”那你········会留下吗?“林旐维不确定她的想法只能试探道。

  溱溱笑了笑故意说:“嗯~我却有此打算,我这好不容易认了亲是得在留在这儿。”

  林旐维听到此话心里多少有些不开心,自从遇见她他也不知怎么的经常易喜易悲,这可是修行之人最忌讳的。溱溱看他在一旁生闷气的样子着实好笑,她拖着音调说:”不过········“

  林旐维装作不在意其实暗中听着她说:“某人实在是离不开我啊,即使这儿再好我也得报恩啊!”

  虽然认识他没多久但好像真是所谓缘分似的她已经很了解他了,林旐维这个人和小说里的那些高冷男主还不一样,人家都是看似冷漠其实内心很温暖,而他呢?简直是灵瑶山的一株奇葩,故作高冷故作深沉,其实一旦认识他后他就像精分一样变成话痨而且还爱和自己闹别扭。

  “谁离不开你了!”林旐维立马抗议道。

  “我又说是你,你反应那么大干什么啊?“溱溱故意靠近他,林旐维急忙后退但没想到溱溱得寸进尺仍往前走,他没办法只得继续后退结巴说:”溱溱·······别闹!“

  ”我还就闹了,你能那我怎样啊!“溱溱得意洋洋的说。

  树后的蓝星眠看着他们你侬我侬实在生气,拂袖哼的一声便离开。这时,林旐维退到台阶边缘脚下一空眼看要仰倒在地,溱溱连忙伸手要拽住他谁知没拉住他倒是和他一起摔在地上。

  林旐维被当作垫背摔得生疼身上的溱溱恰好嘴唇与他的嘴唇碰在了一起,那一瞬,像是被点住了穴位浑身都动弹不得。溱溱感觉像是有电流淌过,心里酥酥的痒痒的。她甜蜜地想:这········这是接吻了吧。

  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林旐维突然反应过来把身上的溱溱撇到一边立马站起,他这一撇把溱溱拉回了现实她扶着摔疼的腰起身破口大骂:“喂!林旐维!你要摔死我啊!”

  “是你自己趴在我身上的。”

  “嘿········你个翻脸不认人的东西,那那那可是老娘的········初········初吻!”溱溱心想:不解风情也就算了,还得了便宜卖乖!

  林旐维努力不让她看出自己的慌乱背对着她一本正经的说:”我也是糊涂了,竟跟你在这儿胡搅蛮缠。“

  ”胡搅·······蛮缠?“溱溱被气得语无伦次走到他面前:”你你你·······你!“她本来想骂他,可当她发现林旐维微红的脸后仰身大笑说:”林旐维,第二次了,你被我发现第二次脸红了·········“

  ”休要胡说!“林旐维遮遮掩掩往别处走。

  溱溱看着他匆忙的脚步不禁觉得他异常可爱笑着追上他:“欸,等等我嘛!”

  在去找族长的路上,碰到了蓝星眠,她看见林旐维很是惊喜,走到他面前喜出望外:“刚问了族长你的住处想要去找你呢,没想到在这儿遇见了。“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灵敏,溱溱立马就从她看他的眼神中证实了当初的猜测。她心想:这情敌还真多啊。

  林旐维并没发现溱溱对蓝星眠的不友善,他客气对蓝星眠说:“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难道之前他们就认识?溱溱心想。

  “是呀,哦,对了,你的伤势如何了?。”蓝星眠柔声说。

  “啊,已经没事了。”林旐维回答道,溱溱心里早已对她翻了无数的白眼。虽然之前她救过自己但一码归一码,从第一次见面溱溱就不大喜欢这个声音听着别扭的蓝星眠。

  “那就好,昨日看你昏迷不醒可是把我吓坏了。”蓝星眠心有余悸般说。

  做作。溱溱小声嘟唸着说。

  “嗯?”蓝星眠没听清溱溱忽然说了什么疑惑的问。

  林旐维也好奇的偏头看着她,溱溱尴尬地笑着自然的挽着他的胳膊对她说:“那个,蓝姑娘我们还要去向族长辞行,就不多叙旧哈~“

  蓝星眠与林旐维曾经在无妄道长那儿修行过一段时间,以前别说被这样亲密的挽着就连碰触一下他都会发很大的火。看着他竟然不排斥,蓝星眠心里仿佛有一把火在灼烧。可又能怎样呢,时机未成她只能继续伪装下去,她善解人意地说:“那我就不耽搁你们了,林兄,后会有期。”

  溱溱死死拽着他的衣服让他挣脱不了,他只是对蓝星眠点点头。待她走远溱溱才放手。

  “你这又是做什么?”林旐维心疼般的看着自己褶皱衣袖说。

  “你都是我的人,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溱溱牛气冲天的说。

  “无理取闹!”林旐维把她甩在后面气冲冲的走开。

  溱溱蹦蹦跳跳的追上又挽着他说:”不管你愿不愿意反正你都亲了我就是要对我负责!“她想:他一向是最讲规矩名分的了,小样,跟我斗,还嫩了点!

  “咳,我不喜欢被挽着。”林旐维总觉得怪怪的。

  “嗯·······好吧”溱溱不挽着他变成了与他十指相扣继续走着。

  “溱溱。”林旐维停下,认真的对她说:“我说过,我不知道怎样爱一个人同样的我也不知道爱一个人应该做些什么,我········”

  “知道啦,其实呢,我不比你知道多少,我·······”溱溱打断他的话扬了扬握着的手继续说:“和你一样都凭着心意所指去做,慢慢的学着成长。”

  林旐维还在思考,溱溱领着他走说:“好啦,别想太多了,走吧!”

  魔族的大殿内,一些旧部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凌肃黑色长发高高用赤色银冠束起,穿着黑色鎏金长袍坐在主位上,玩世不恭的看着他们问一旁的冷锻:“齐了吗?”

  “一些不肯归顺的已被属下清理,剩下的都在这儿了。“

  ”嗯,我的那位老朋友呢?“凌肃勾笑说。

  ”属下这就让他过来。“

  不一会,一位身穿黑色斗篷的男人走到他跟前。凌肃瞥瞥他玩弄般的说:”怎么,十八年不见连面也不愿露吗?“

  ”属下,相貌丑陋怕脏了魔尊的眼。“男人恭敬的说。

  ”属下?哈,终于等到你也肯向我俯首称臣的一天了。“

  男人不语凌肃笑着又说:”十八年了,你体内的蛊虫可还安好?“

  ”如魔尊所见。“

  ”呵,林域,可一点也没变啊。“凌肃恶狠狠的说。

  林域的默不作声激怒了凌肃,他让蛊虫活跃起来,瞬间不仅林域疼痛难忍,就连殿内的所有人也都抓心挠肝的痛起来。

  “看见吗?我也给他们下了蛊,只要你不听话,他们,这些在你自诩正义世界里的无辜之人都会遭受和你一样的痛苦。”凌肃像个疯子一样癫狂地说。

  ”你·······“林域已经痛得说不出话。

  “哈哈哈哈哈!我让他们统统都做你的手下,你可愿意?”林域跪在地上凌肃掐着他的脖子说。

  “卑鄙!”林域从牙缝中挤出二字。

  “随你怎么想。”凌肃把他扔到一旁摆摆手让冷锻把他弄下去。他自己走下台阶对众人说:“放心,我不会杀了你们,只要你们都乖乖听话不要惹到我,你们体内的蛊虫就不会发作。”

  他们的疼痛随着凌肃的话有所减缓,凌肃又说:“都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清楚了。”众人纷纷点头回答说。

  凌肃满意的背过身闭上眼睛说:“都滚吧。”

  当殿内人都走光的时候,凌肃缓缓睁开眼睛,细细换骨着大殿里的一切。他一挥袖将昏暗的大殿点亮,当年的景儿明晃晃的就在眼前。诺大的地方将他吞噬,他脸上毫无血色身上多是一种病态像是随时要晕倒是的。不知情人看还不知是哪家的病公子被魔族抓了而是会心生几分怜悯。

  凌肃产生了幻觉,他看见心爱的姑娘笑着向他跑来,他看见自己像当年一样在殿中间躺在她腿上吃着她喂的葡萄,他看见她言笑晏晏的对他说:“哥。”

  眼眶湿润泪水却终是没有落下,毕竟,十八年了,他早就不是当年的愣头青了。幻境破灭,他的心里像是少了一块似的,他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情绪,只能说---五味杂陈。

  他走出大殿,在长廊里走着。故地重游最可怕之处是走到哪里是回忆。一花一叶一草一木一楼一阁都是能勾起伤心事。他伸手挡住微弱的光,丝丝缕缕从缝隙淌过,他反复看着手上的阳光心想:原来,你说的是对的。

  他缓缓把手放下看着不远处已经结了厚厚蛛网的屋檐自言自语说:“阿菱,我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