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灵瑶诀

第十五章

灵瑶诀 是陈琚啊 3040 2019-08-09 17:30:45

  “属下这就把血玖抓来。”冷锻在凌肃身后说。

  “不用,我能感觉到它周围还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你不是它的对手。”凌肃说。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不急,本尊刚刚从封印中醒来功力需要恢复。”凌肃故意不说穿。

  “属下明白这就抓来。”冷锻从小跟着凌肃长大深知他的脾气秉性,有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他,所以不用凌肃多说他都懂得。

  魔族中人是由人入魔,是由怨念极强的将死之人炼成的,他们没死只是像一个活死人般活着。他们修炼与其他门派不同,刚开始时他们每天要吸取凡间修行之士的血肉以来维护自己的修行,正是手段极为残暴他们才被世人称为魔鬼,一直被喊打喊杀。

  “对了,别忘了先去跟我的故人打声招呼。”凌肃满是笑意地说。

  “是。”

  冷锻到了凡间第一件事就是问清楚了沈府现在所在,十八年前,阿菱就是惨死在他们手上的。凌肃当然不会忘记那一个雨夜,他被毁了修为眼睁睁地看着她一点一点倒在地上却无能为力。当时他就发誓一定要报仇,一定要让他们这些自诩正义之人永世不得安宁!

  平城冷锻与林域率魔族一群人伪装打扮埋伏在沈府外伺机等待,此时的林域已经被蛊虫完全控制没有神智。夜晚如约而至,如往常般寂静,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决定午夜动手。面对一群修为极低的人类,冷锻一群人可算杀了个痛快。除了沈其安以外的所有活口在无声的一夜之间都成了死尸。他了解凌肃,他不会让沈其安这么便宜的死去的。

  他把他关在魔族地牢,又对凌肃汇报说:“其他人都已经解决了,全部送去了血池。“

  ”嗯,做的好。“凌肃看着地牢里眼看发疯了的沈其安十分满意的说。他让冷锻退下,自己走到沈其安面前蹲下,说:”沈家主,好久不见啊。“

  沈其安猛地抬头惊愕地说:”是你!

  “怎么?很意外吗?”

  “没想到你这魔头还没被错骨扬灰!”沈其安恶狠狠地说。

  “倒是让你失望了。”凌肃并未露出不快之意紧接着说:”哟,听说您全家都死啦,哈哈哈,这礼物你可还算满意?“

  ”你·······你·······有本事把我也杀了!“沈其安说。

  ”杀了你?岂不是太便宜你了?“凌肃挑眉扼住他的脖子说:”本尊还嫌脏了手。“

  凌肃发力,将血蛊种进他的脖子里,只听一声惨叫沈其安就青筋暴起像是马上要爆体而亡。”这东西你不会不知道,以后就让它陪你吧。“

  凌肃起身要走,沈为安气冲冲地说:”凌肃,你不得好死!“

  ”哈哈哈哈,不得好死?我已经死了一回难道我还会怕?“凌肃好笑的说,刚迈出一步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补充说:”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你那仅有的三脚猫武功已经废了。“接着他狂笑走出了地牢。

  平城,一大清早就已经炸了锅,一代大善人沈其安一家上下一百多口一夜之间竟都不翼而飞!大家只见到到处的血迹却连一具尸体都未见到,这实在是一桩怪事。满大街躲避南月追捕的南觅恰巧在客栈听闻此事心想: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一百多人杀死且转移的除了魔族还真想不出有谁能做得出来。正当他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时他突然背脊一凉猛地自语:”魔族!“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他决定亲自到沈府一查究竟,毕竟这如果真是魔族所为的话那江湖怕是又要经历一场腥风血雨。

  溱溱和林旐维一路跟着罗盘指引也到了平城,他们走了三天看到罗盘终于不转的时候溱溱谢天谢地地长舒了口气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惊恐的问林旐维:“它不会是坏了吧。”

  “没有。”林旐维摸摸她的头说。

  “那就好。”溱溱有惊无险的拍拍胸口说。

  “前面找间客栈好好歇息一下吧。”林旐维又说。

  “总算开窍了,还算你有良心。”溱溱说。

  林旐维没有回话寻找客栈并没注意到溱溱的不适,其实从刚进平城溱溱就感觉到了和在玄虚门一样的窒息感,但她怕是自己多心也没多想,但越往里走这种感觉就越强烈,甚至能感觉到血液在翻腾。

  她有些撑不住要摔倒,这时一只大手即使扶住了她,她定眼一瞧竟是南觅!林旐维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一转身就看到了南觅扶着溱溱,他二话不说将溱溱扶到自己身旁。

  “我说小子,你这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吧。”南觅似笑非笑说。

  “没事吧。”林旐维不稀搭理他担忧地问溱溱。

  溱溱摇摇头说:“没事啦,就是不小心绊了一脚。“

  “我们又见面啦小丫头。”

  溱溱客气地点了点头被林旐维拽到身后。”你在这儿做什么?“林旐维问。

  ”这就说来话长了,你看咱要不先坐下来慢慢聊?“南觅提议。

  林旐维刚想拒绝就被溱溱抢了先说:”好啊好啊。“他也只能无奈地点点头找了一家饭馆坐下。菜还没上齐溱溱的眼睛就已经放了绿光活像一个饿死鬼,陪林旐维赶路这么久她吃没吃好睡也没睡好,还动不动碰上妖魔鬼怪还有一些说话尖酸刻薄的各种门派的人,如今好不容易可以好好吃顿饭了她真是开心到起飞啊。

  南觅看到她如此笑着对林旐维说:”依我看啊,你家这位刚刚不是绊了一脚而是饿的要晕啦!你小子也不知道把人家姑娘照顾好。“

  ”让你见笑了。“林旐维不反驳道。

  ”见什么笑啊,你们谈天说地的我也听不懂还不许人家垂涎垂涎美食啦!“溱溱怼南觅道。

  ”哟,打扰您老人家垂涎啦?那您继续您继续哈~“南觅把菜推到她眼前说。

  “切!”溱溱不理他,动筷吃着。

  林旐维看着溱溱的吃相竟然笑了,这让南觅实在不理解,如果南觅没记错的话这是他认识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他笑。他惊讶的说:“林兄,原来你是这种口味啊。”

  林旐维瞥了他一眼说:”说正事,你为和会出现在此?“

  “还不是为了躲南月那死丫头啊。”南觅一脸苦恼说:“她非要我回去修炼,你也是知道我的,我对那些东西向来没兴趣,为了抓我回去她竟然还亲自来了。”

  “她有意让你继任宗主也是为你着想。”

  “我说,你们是不是串通好了,这怎么话都一样啊。”南觅转了转筷子又说:”不过,现在她可没理由再抓我回去了。“

  ”怎么说?“

  ”嘿嘿,我要查案子。“南觅神秘兮兮地说。

  “你又不是捕快查什么案子啊?要我说你就乖乖回去吧。”这时溱溱插话说。

  “那都少不了你,吃你的饭吧。”南觅加了个鸡腿没好气地说。

  溱溱还想说什么林旐维却夹了口菜给她说:“吃饭吧。”溱溱只好乖乖低头吃饭。

  “你继续说。”林旐维对南觅说。

  “就昨晚,平城大善人沈其安一家一百多人被灭口了,而且尸体也都无影无踪了。”南觅压低声音说:“你应该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林旐维与南觅对视都表情凝重,林旐维说:“要么这是一个有很强修为的仇家所为,要么就是众多魔族所为。”

  南觅点点头,林旐维又说:”你偏向后者?“

  ”知我者旐维兄也。“

  ”魔族与鬼门宗本就出于一脉,鬼门本就名声不好江湖一直要把鬼门从五大门派剔除,如果这回真是魔族干的鬼门肯定也无法独善其身。“林旐维分析道。

  溱溱在一旁听着心想:鬼门?是我在这个世界的老爹之前在的地方?那这么说的话跟我也有点关系了。

  当他们要去查案时溱溱申请也要去,他们异口同声地说:”不行!“

  林旐维对溱溱说:”听话,在这儿不要乱走,等我回来。“

  这次无论溱溱怎么软硬兼施都没用,林旐维是铁了心不带她去,溱溱本想悄悄跟去没想到走几步就被南觅发现了,她只能失落地在原地等他们。

  血池中,凌肃吸完这些人的血肉后对冷锻说:”我要亲自去接血玖回来。“

  ”可是您的··········“冷锻想起魔尊告诉他血玖周围又强大的力量,现在凌肃的功力还没完全恢复他怕·········

  ”现在那股力量很弱,不必担心。“凌肃说。

  ”那属下帮您把它抓回来吧。“

  ”这种事情,当然要本尊亲自去才有诚意啊。“

  ”可·········“冷锻仍犹豫说。

  ”好了,再啰嗦小心本尊把你的舌头割下来!“

  ”是。“

  正当溱溱无聊的看着风景时,一个身着白衣的男人坐在她对面,凌肃也没想到再世的血玖竟幻化成了人的模样。

  溱溱转头一看满脸无奈地说:”南觅你真是够臭美的,你不是说去破案了吗?怎么还换了套衣服?“

  ”南觅?“凌肃像是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反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