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灵瑶诀

第十七章

灵瑶诀 是陈琚啊 3039 2019-08-13 15:53:09

  “二十年!“溱溱惊叹道。

  颜之恒看向窗外漫不经心地说:“对于我来说二十年与二十天没什么不同。”

  “你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

  “那你呢?又为什么会到这里?”

  “我怎么知道?”溱溱气不打一处来地说。

  平城沈府,林旐维与南觅到的时候已有几个神鹿族和南阳宗弟子在哪儿了,他们看到了林旐维和南觅后满是不屑地说:“想不到他堂堂战神竟也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走的这么近。”

  “你说谁呢!”南觅自知他们所指这暴脾气一上来眼看就要收不住了。

  ”南觅。“林旐维拉住也要冲过去的南觅。

  那群人切了一声就自行走散了,”你知不知道他们再说什么啊!“南觅对林旐维说。

  ”一群乌合之众又何必动怒?“林旐维劝道。

  南觅渐渐消了气和林旐维在沈府寻找蛛丝马迹,果不其然,这里出了血迹以外连具动物尸体都没有,而且竟没有一处打斗的痕迹。“只能说他们可真够速战速决的啊。”南觅打趣说。

  林旐维并未答话,从他们走进沈府乾坤袋中的那块血玖碎片就异常活跃,待他们走入沈其安的房间后血玖碎片险些要冲破乾坤袋的禁制冲出来。

  “靠,这是什么情况。”南觅问。

  “血玖一向喜欢血气旺盛的地方,看样子,这儿有古怪。”林旐维握紧剑说。

  “他这是生前造了多少孽啊,死后都不得安生。”南觅环顾四周说。

  屋子中所有东西都规矩的摆放在原处,桌子上还有还未来得及收的书籍,林旐维总觉得这地方有古怪,他往里走走到衣柜前乾坤袋却平静了下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制了它。林旐维打开衣柜却发现里面仅仅是些衣服和被子。他想了想用法术把柜子推开。

  “什么啊,不就是面墙嘛,林兄别老是自己吓自己了。”南觅舒了口气说。

  林旐维眉头紧锁,一个法术指到墙上那面墙竟缓缓被拉开。他们走进,发现这儿警示一间密室,除了数不清的黄金外还有各种奇珍异兽的器官,在密室最里面,有一个被布蒙着的东西,林旐维揭开一看竟是钦原神兽的头颅!

  “我去,这简直是伤天害理禽兽不如啊。”南觅贴近感慨道。

  “怪不得它会平静下来。”林旐维冷静分析道。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一向以善被称颂的沈大善人竟是这副嘴脸。”南觅若有所思道。

  这时,钦原竟有了反应,它睁开了眼睛散发着巨大威力,待他们反应过来时它已经顺着密室另一端飞了出去。他们以为这而已经是密室尽头了没想到密室的另一个出口竟是修在城郊的墓穴之中。

  “它被血玖碎片附体了,快追!”林旐维急忙追了上去。

  即使钦原只剩下头颅却仍是不可小觑,“我说,宁好歹也是昆仑山神兽就不要做这些掉面的事了呗~”南觅好言好语开导着它,而它像是没有听见是的发狂的向他们攻击,林旐维与南觅一前一后夹击,有趣的是他们释放出的灵力在空中就像是冰火两重天似的很是壮观。

  费力些力气好不容易把它打趴下,正当血玖碎片缓缓浮出时却被南阳宗那帮弟子截了胡,血玖碎片被他们抢了去,南觅没好气的骂道:“喂,那是我们的。”

  南阳宗打头的弟子说:“你说你的就是你的啦,谁看见啦。”他们耍着无赖旁人也都附和。

  “你们!”南觅气得想要喝他们的血,眼睛不受控制的变成了红色。

  他们看到他这样连忙害怕的都往后退缩:”我警告你啊········你可别乱来!“

  林旐维也发现了南觅的异样把他拉到身后悄悄对他说:“放心。”他上前对他们说:“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南阳宗竟也是这种盗贼无赖之辈。”

  南阳宗那群人打头的人说:“至少我们修的是正道,不像某人,邪魔外道。”

  “孰正孰邪林某不敢妄加揣测,但我知道论规矩你们应叫我一声师哥才是。”林旐维继续向他们走近说:“既是师哥,那我也应该教教你们规矩。”他欲拔出尘霜剑,那群人一阵骚动。

  “你·······你敢!”打头那人说。

  “那就试试啊。”话音刚落只见一道蓝色身影在南阳宗弟子们之间穿梭,他们瞬间就都动弹不得了。林旐维从打头那人手中拿出血玖将它放入乾坤袋里说:“两个时辰后就会自动解穴,还有麻烦告诉东方师尊一声贵宗师风实在不敢恭维。”话罢,他就拍了拍南觅的肩说:“走吧。”

  平城客栈里,林旐维看着空荡荡的做为表情凝重握紧尘霜剑马上要暴走,南觅极有眼力见地拦住了他说:“喂喂喂,别激动,别激动啊,溱溱也许就是闲着无聊到处逛逛了呢。”

  “不可能,她不会的。”林旐维立马否定了这个猜测。他挣脱开南觅启用追踪术后他愣住了神,南觅叫他好几遍都不吱声。

  ”到底怎么样了啊。“南觅捅了捅他不耐烦的问。

  “蛮荒。”说完林旐维就率先走出了客栈。

  ”蛮·········喂你等等我嘛。“南觅追在他身后。

  灵瑶山后山,林辞羡负手背对着林清,他说:”看样子是无可避免了啊。“

  ”用不用我去帮帮他们?“林清说。

  林辞羡摇摇头说:“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是。”

  他让林清退下,转而对假山后的人说:“出来吧。”

  出来之人是一个毁了容的女子,她说:“你可真会算计。”

  “哼,不过是不得已的手段罢了。“

  ”不得已?你倒是真会给自己找借口。“那女子冷笑道。

  ”欲成大事总要有些牺牲。“林辞羡冠冕堂皇的说。

  ”大事?你可真会说,那不过都是为了你的私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些什么主意。“

  ”林辞锦!我警告你要不是看在林域的面子上我早就·········“

  ”早就什么?把我杀了吗?来啊,我当真怕你吗?“林辞锦说。

  林辞羡怒目圆睁却迟迟下不去手他最终拂袖离开还想说什么却终是没有开口。有的人就是这样,一转身就是一辈子,一个错误就是万劫不复。

  蛮荒的木屋里,颜之恒与溱溱聊得甚欢。天色渐晚,溱溱自知不便多留就说:“我也该回去了。”

  “我送送你吧。”

  “不用不用了。”溱溱觉得本来今天就已经很麻烦他了不想再麻烦了。

  “我也送不了你多远.还是送送你吧。”颜之恒笑着说。

  他的笑容总有一种很亲切的力量,如沐春风。“那·······好吧,麻烦你。”

  “哪里话,不过你很不同。”

  “嗯?”溱溱不解。

  “一般的人被困在这里都很慌张,而你却倒是怡然自得。”

  “那是因为我相信他一定会找到我的。”溱溱笑着说。

  “他?”颜之恒知道这个“他”一定意义不同。

  溱溱不语,走出院子向他挥了挥手说:“如果我还能找到这儿的话我一定还会来看你的。”

  “好。”

  溱溱乘着月色渐渐走远,颜之恒再回木屋时就看到凌肃已经坐在床上喝着茶恭候多时了。他说:“看样子你和那小孩聊的不错嘛。”

  “你终于回来了。”颜之恒不急不慢的说。

  凌肃喝了口茶说:”嗯,茶不错。“

  ”你什么意思。“颜之恒问。

  ”你应该很清楚她的身份。“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幻化人形的血玖的力量你我都清楚,如果能让她为我们所用岂不美哉?“

  ”你的千秋伟业我没兴趣。“颜之恒收拾好茶具说。

  ”你可以没兴趣,但仇我相信你还记得吧。“凌肃站起,把茶杯放到桌子上对他笑了笑转身而去。

  蛮荒的夜晚与别处不同,这里虽然白天黄沙漫天但夜晚天空却澄净如湖,明亮的月亮弯弯挂在天空上不知怎么有一种悲凉的感觉。溱溱抬头看着洒满星子的夜空心想:要是林旐维在就好了。这时,胸口突然一阵疼痛,自打醒来后,溱溱一直觉得仿佛有一种力量一直牵引着她,自己想挣脱却挣脱不掉。

  凌肃此时坐在大殿的房顶上也孤寂的看着月亮,他想起阿菱曾说,像她的时候就看一看蛮荒的月亮,因为那月亮是她的化身,不管以后他们离得有多远她总会知道他的思念。凌肃心狠手辣了一辈子,却把仅有的一点点温柔都给了她。就是这样,一旦开始思念一个人那和她有关的所有事情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踵而来。

  随时是晚上风沙却未停下,记得他答应过她,总有一天他们也会住在一个没有风沙而且四季如春的地方,那里有蝴蝶有鲜花,有雪也有雨,他会为她在屋前种满桂花树,她会在每一个夜晚站在屋外提着灯笼为他照亮回家的路。那个时候他们幻想着未来,那个时候这个大魔头还真有了放弃一切的冲动。

  可惜,可惜,命运从来不给以人生的机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