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何处春风不思归

第三章 商量

何处春风不思归 石月初八 3053 2019-07-05 11:30:00

  “大爷不喜我,我怎能不怕?”元意动了动僵硬的肩头,坐直了。

  她会怕他?笑话。

  元意唇边滚过一丝呵呵。

  高景行身影一动,倒也无话。

  只下一刻,眼前的喜帕轻飘,转瞬间便掀落一旁。

  骤然清明,元意稳住视线,抬头,想要对上的视线如期而至:“方才轿门前大爷的话,不知可有下文?”

  饶是高景行的视线再冷,元意也要问出个所以然:“我以为,大爷也是不愿的,这件事眼前虽然没有回转的余地,可事在人为,咱们商量商量,办法总会有的。”

  可惜高景行并未将她的话放在耳里。

  元意只觉下颚一痛,再抬首就撞进了高景行的深眸里。

  “你拿得出怎样的诚意来跟我谈条件。”高景行讥笑道。

  手只要再往下挪个几分,力道稍重,手掌之下的这人,命便没了。

  “试着听听我的法子又何妨,左右我也逃不出你的手心。”元意伸手抓住禁锢在自己下颚的那只手,忍着痛意挑眉看过去。

  眸光利落,高景行没曾想会在她眼中看到这种神色,一时松了力道:“你倒是知道。”

  元意连忙抚上自己的下颚:“大爷不满这婚事,我也不想耽误了大爷,你我本就都不愿,何苦还要这般委曲求全?难道就没有两全其美的法子?至于诚意,我能帮你我摆脱掉这门亲事,就是我最大的诚意。”说着手一撑便想站起来。

  然而高景行丝毫不给她自主的机会,反手往她肩上一按,元意立即动弹不得。

  元意皱眉,可也只能冷眼看着高景行表达她的不满:“大爷是恼了?难道你不想反抗吗?”

  高景行并未言语,只也拿冷眼瞧她。

  元意一时猜不透高景行的心思,但也不能什么都不说傻愣在这:“你我成亲只是不得已,我也不死赖着你,就算是太后赐婚,可以翻翻七出之条什么的,挑个好用的出来用用,咱们想和离的话总有办法的不是吗?”

  高景行微微眯眼,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唇边浮笑:“听闻前几日你寻死觅活,倒不是拿乔,是真的不愿嫁过来?”

  “是不愿。”元意不知他有什么打算,但这话她还是真心应下了。

  不管是前面的原主,还是现在的她,都不愿。

  再者,她得先和这个名义上的丈夫谈拢了,才有时间逃跑啊。

  她这话讲得底气十足,高景行看不出疑点。

  他只能放开了元意,负手往一旁踱了几步。

  没了肩头的施压,元意跟着就站了起来,继续游说:“大爷是磊落君子热血男儿,能一心待在边戍之地保疆卫国,护着这天下百姓免受战火之苦,想来也是心存怜悯,既是如此,我想大爷亦是不会罔顾我等弱女子的心声,”为了更清楚的瞧见高景行的反应,元意往前走了两步,“余生都困在这个深宅之中,大爷当真不知其中心酸么?”

  男儿志在四方,她从桃依那听了不少高景行的事迹。

  九岁起随营在外历练,回京次数屈指可数,等等等等都是说他如何英勇匹敌。

  可在元意看来,饶是再为国为民,也断不会这样冷落家中老小。

  除非……

  这个家里没有值得他留恋的东西。

  元意斗胆在这上面赌一把。

  只是。

  已经踱步到窗边的那道身影丝毫未动,瞧不出他到底是有所触动还是无所触动。

  难道她猜错了?

  良久,脖子都酸麻僵硬了,还不见他有动静,元意佝偻了几分,悄悄伸手去捏后脖颈。

  这轻微一动,头上凤冠垂下的几串珠链碰上,发出轻响。

  高景行回过身来。

  元意讪讪的缩回手。

  一时无话。

  又一会儿。

  高景行迈着稳重的步伐走过来,停住,抬手将她头上的凤冠卸下。

  “轻……”轻点儿。

  凤冠勾了几根碎发,元意小小龇牙,下意识伸手去拉他。

  却在抬眼之间瞥见高景行的脸色,立马停住了手,又住了嘴。

  高景行盯着她看了片刻,伸手去将那几缕细发从凤冠里抽离。

  “你难道不知道,皇家赐婚,不能和离?”

  低沉的声音带了几分绵长的沉郁。

  元书意睁大了眼睛,这……这是什么霸王条款?

  “你是不谙世事,还是别有所图呢?”

  那男子手捧凤冠,朝她言语之际眼中闪现些许柔和,竟令她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出现了幻觉。

  说来……

  高景行倒是生了一副好面容。

  剑眉刚毅,眸光清澈。

  鼻梁高挺,唇角利落。

  悄带笑意的眉梢竟好看得有些惊魂。

  “我图的只有一件事,和离,”元意移开目光:“我一定可以找到方法。”

  “当真不愿做高家少夫人?”高景行往前一步,身子压下来,满眼俱是戏谑。

  都道他冷血无情,今日竟然因为一个女人心软了几分……

  真是笑话。

  他何曾对这个家宅里的人有过这般宽容?

  元意看他眸光迷离,似是出神,稍稍往后挪了半分,重重点头:“还请大爷成全,不是大爷不好,是我的问题。”

  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说出这么渣的一套说辞,可是此刻用在这里也不算错。

  “罢,”高景行将凤冠甩到元意怀里,“且给你三日期限,让我瞧瞧你有几分本事。”

  “此话怎讲?”见高景行让步,元意眼里的希望蹭的一下亮了起来。

  瞧着她那双雀跃的眼,高景行敛眉:“三日内拿到高府的掌家职权,我准你想法子和离。”

  掌家职权?

  元意垂眼思揣几分,再抬眼时眸中已是稳操胜券:“大爷一言九鼎,三日后切莫食言。”

  高景行盯着元意,元意从容不迫的回视。

  “决不食言。”高景行唇边噙笑道。

  一个女人在他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不免有些狂妄,可不知为何——

  他觉着此人兴许能办到。

  不过直觉归直觉,从聂氏手里接过掌家大权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若她能办到,他自然也不会食言。

  “换身衣裳,随我进宫谢恩。”高景行往元意身上扫了一眼,缓步入了一旁的净室。

  元意往自己身上也看了看。

  早前沾染到鲜血的裙摆已经显现出墨红之色。

  等二人盛装步入皇城宫门时,已是酉时末了。

  黑漆漆的夜里,能瞧见的只有灯笼所在之处的几方空间。

  “宫里的规矩,”元意瞧着前头引路的公公提着灯笼走远了些,赶紧往高景行身旁靠了靠:“大爷还有什么要提点我的?”

  她这边一惊一乍,夜色里,高景行唇边的笑意越发明朗。

  “你笑什么?”元意皱眉瞅了他一眼,又紧张的往后头瞧了瞧,怕跟着的宫女听到内容,她又压低了声音,“我前几日才回的元家,你们京城的规矩我都不是很清楚,大爷不提醒提醒,万一我说错话做错事,可不就连累你了?”

  来的路上元意拉着桃依明里暗里套了些话,一路上默念着,可眼下真实走在宫道里,一紧张她都忘得七零八落,一脑门糊涂了。

  也就只记得桃依说,成亲当日就要进宫谢恩确实奇怪,桃依对此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道是头一遭遇上太后赐婚,礼数奇特些。

  元意心神转了一圈,见高景行还是抿唇浅笑,一言不发。

  “你笑啥?”元意又问。

  瞧他含笑不语的样子,元意在心底哼了一声。

  她可不会告诉他,他笑着,还挺顺眼的。

  探究的目光更是浓烈的往高景行脸上招呼。

  元意今日见着高景行的时候就有一个想法——这人不像常年生活在戍边的人。

  在元意的意识里,常年在戍边和风沙为伴的人,哪里还能维持这般清朗的模样。

  尤其是高景行浅浅带笑的时候,撇开他黑脸的气场,谁会想到他是个刀尖上舔血的将军?

  说起来,身旁这人如今也不过二十岁,她这副身子也不过十七,放在现代这就是早婚了……

  “收好你这痴呆的模样,跟紧我了。”

  高景行的声音。

  元意正要反驳,谁知手上一暖,一激灵忙低头去瞧,高景行已经牵着她朝前走了。

  “你——”正要抬眼示意他这般不好,怎知迎脚一级石阶,元意脚下一乱闷哼一声就往前扑了去。

  正是秋末冬起,衣裳尚薄之时,高景行拦腰之上的长臂僵硬如铁,磕得元意一阵发麻。位置的尴尬让元意又羞又恼,趁后头尾随的宫女还未赶上,元意急急找脚下重心。

  “你先放开我。”元意小声急道。

  高景行并未应答。

  想抽出还被紧握的手,怎奈对方不松开。情急之下就要俯身去咬他,谁知那只长臂突然发力,借着这股劲元意赶在宫女瞧见她满脸通红之前重新站稳在地。

  待全神贯注地走过那几层石阶后,元意才深深的松了口气。

  “你这副样子可见不得人。”

  这一句话入耳,方才平复的心跳又滴答快跑起来。

  夜色里瞥见一旁似乎是水边,元意恨恨的咬牙道:“大爷怕不是想进池子里泡泡?”

  身边人伸过手来,以为惹怒他要挨打了,可下一刻才觉耳边细发轻动,接着顺顺贴贴被人拂到耳后。

  “披头散发。”淡淡的一句,不见半分波动。

  “你——”元意费了很大力气才将竖中指的想法死死压住,这一用力才发觉高景行不知何时松开了手,元意动动手腕,算他识相,“不跟你计较!”

  瞧着元意跟上前头公公的步子都带了克制的怒气,夜色里,高景行失了笑。

  方才……确实触感甚好。

  凤归宫不多时便入了视线。

  “请高将军和新夫人稍候片刻,容奴才先行禀告——”

  公公往宫里去了,身后的提灯宫女依旧不远不近的停候在后头。

  “你说,我这样真的没问题么?”元意还是不放心。

  尤其是站到了太后的住宅外头,等候接见的心情更是紧张。

  一紧张就忍不住四处看去,想找法子缓解紧张。

  眼前的皇宫和故宫有几分相似,宫道规矩笔直,她猜也是采取了中轴线对称的建造方式。

  可这里宫殿的形制却有些不同,夜里瞧得不大真切,这一眼扫过去,有几座高耸的楼阁灯火肆意,映照得分外奢华,和旁的林木楼宇交相衬托,却也不显突兀。

  不知这里可有前庭?再往那前庭广场跑上一跑还能穿回去吗?

  可眼下形势不由她掌控,也妄动不得,元意小叹一声。

  “凡事有我。”

  凭空乍听得这一句,元意一愣,回过神背上当即滚过一层麻意,以为是幻听:“你说什么?”

  只是高景行已闭上了眼,似是入定般的不理她了。

  不理就不理。

  元意垂下头来,脚尖去描摹着地上的方砖,目光时不时的往她身侧的那双靴面瞧去。

  黑面白底,简单的款式。

  一阵风来,凤归宫门前的灯笼似要灭去,那靴面的影子越发的归入夜色。

  “凡事有我,我可记下了,”元意突然没来头认真的说了这一句,抬头看他,又指了指地上,“这是承诺,掷地有声。”

  尾音落在这秋末的宫墙内,平添了几分萧索豪壮之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