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何处春风不思归

第四章 太后

何处春风不思归 石月初八 3045 2019-07-06 11:30:00

  这半日来的角色扮演在这方夜色下突然有了破绽。

  “你……”高景行喉头一动,睁开眼来。

  “高大人,新夫人,”公公迈着小步复走了出来,笑面迎来,“太后娘娘有请——”

  凤归宫内,太后端坐在正殿的主座上,灯火虽旺,却瞧不大真神情。

  元意跨进殿门,鼻息间一股淡淡的木香,脚下轻软铺着毯子,每一步都隐匿了声响。

  眼角余光里的高景行不慌不忙的跪下,元意也紧跟着他跪在了这殿中央。

  “微臣高景行给太后请安。”

  “民女——”话出口,便见一旁的的高景行唇角轻动了动,这才想起桃依嘱咐她的话,端正了身子,叩首,“新妇……给太后娘娘请安。”

  “免礼,”太后靠坐在主座上,缓缓开口,“都赐座。”

  两个宫女低垂着眉眼抬了两张圆角凳上来。

  “谢太后赐座。”高景行拱手朝上,接着往那宫凳上坐了下去。

  元意照葫芦画瓢的也行礼坐了过去。

  只是心中想着方才一瞥,座上的太后容貌倾城,落在她心头一时之间是大大的震惊。

  本以为当上太后的应当都是上了年纪的,这么一打眼,竟是个难得一见的花容佳人。

  “今日是你们的大婚,”座上的太后挥退了身旁想要扶她的嬷嬷,径自从主座上下来,“本不该在这日子召你们进宫。”

  几级软阶下来,太后并没有往宫凳上坐着的两人走来,反倒是顺着毯子往殿门漫步走去。

  “你们的婚事是哀家做的主,想来仓促之间,你们心里也多有不愿,”言语间声音渐渐有了些不易察觉的动情,“有些往事哀家不想再提,只是——”

  太后停住了脚步,片刻后转身来到元意跟前:“你嫁给他,定然不会错的。”

  眼前的这张脸算不得出众,但映在太后眼里,却是生生的让她深埋于心的那些情絮撕裂心肺,喷涌而出。

  这双眉眼,真像啊。

  他若是还在,还会用这眉眼瞧着她笑吗。

  太后眼里闪烁的几分慈爱几分疼痛让元意有一瞬间的晃神,随之而来的是不解:“太后娘娘——”

  见太后盯着她,元意话到嘴边不自觉就转了个弯:“新妇没有不愿,事已至此,新妇也知皆成定局,既是太后娘娘赐婚,大爷对我也没有为难,这是新妇的福分。”

  三日前这副身子的本尊闹死闹活的时候,她相信太后是知情的,但饶是如此太后还是要说服她接受这事实……

  看太后的意思,这婚事是铁定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太后娘娘对新妇这般好,不知新妇能替太后娘娘做些什么?”这话脱口而出,并没有考虑到身边的高景行。

  待元意察觉到身旁的人久久不发一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哀家只盼你从今往后平安顺遂,一生无忧,这便是对哀家最好的报答,”太后终是忍不住伸手在元意的脸颊旁轻抚了抚,“往后高将军便是你的倚靠,不管发生何事,他定会护你周全。”

  “微臣竭尽所能。”高景行掀了衣摆抱拳跪下。

  元意一个激灵,也抱拳道:“新妇记下了。”话毕才发觉自己不该随着高景行抱拳,这才慌张改了行礼姿态。

  “好,这便好,”太后自然是瞧在了眼里,眉目里的慈爱更甚,却不是看向高景行,而是瞧向元意。

  几番瞧着,还是从眼里倾泻了不舍,“若是有了难处,拿着这牌子进宫来找哀家。”太后从袖中拿了一方玉牌递给了元意。

  “谢太后娘娘……”元意敛下眉眼,伸手小心接过那方玉牌子。只见上头浮雕了几个繁体字,元意只依稀辨认出了凤归宫三字,当下也不好盯着瞧太久,只好收了往怀中藏好。

  见元意将玉牌收好,太后才唤了高景行起来。

  元意趁这空当往高景行脸上瞧去。

  那张脸依旧面无表情,这人依旧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

  太后唤人搬来了座椅,自己就坐在在元意身旁,又拉着她说了好些话,完全不在意一旁的高景行。

  话里无非是叮嘱她万事谨慎,元意琢磨着,这话也有敲打一旁高景行的意味。

  末了,太后褪下了腕上的一只木镯子,套上了元意的手腕:“这镯子往后便留给你了,日日戴着,别赠了旁人。”

  镯子木质细密,入手沉重,整条的素面,未有任何花纹,触手温凉,抬袖有淡淡的木香,细细一嗅,和殿中的木香是同一种。当下又不能多问,元意站起来,往后退了一步,给太后行了谢礼:“新妇定日日戴着,不忘太后的恩情。”

  太后盯着元意手腕上的那抹木色,再抚着方才褪下木镯的手腕,空空腕上已是什么都没有,失了神。

  “娘娘,时辰不早了……”一旁的嬷嬷走了来,在太后身侧柔声提醒道。

  “罢,你们好生回去罢。”太后松开了手腕,颤着手让身旁的嬷嬷将她扶起来,执意送元意二人出了凤归宫。

  灯烛下瞧那两人在一群宫人的护送下越走越远,太后再也克制不住,眼中涌起片片泪光。

  “娘娘,这回是了了心愿了,老奴瞧小姐和高大人还算相安无事,您且放心罢,”刘嬷嬷见太后泪还是流个不停,“若是不放心,过些时日再唤小姐进宫瞧瞧?”

  太后长叹一声,接过刘嬷嬷递过来的帕子擤了眼泪:“罢了,哀家已经令皇上为难了,皇上能答应哀家的赐婚,哀家还有什么再求的?哀家也该疼惜皇上。”

  “娘娘方才没让小姐和高大人奉茶,也是为了皇上,皇上定然能感念到娘娘的退让,过些时日便会想通了,母子连心,皇上心里是念着娘娘的好的。”刘嬷嬷说道。

  “我也算是尽力了,他……也该放心了。”心头闪过的那道身影毫不褪色,一如当年她尚在府中闺阁往前庭那一望,青绿树影间的青石板砖上,随着小厮进来的那抹白衣……太后攥紧了刘嬷嬷的手。

  刘嬷嬷自是知道太后口中的他指的是谁,神色一黯:“娘娘,外头风大,回殿中罢。”

  太后眉眼一动,也知刘嬷嬷的谨慎提点,点了点头:“听嬷嬷的,回罢。”

  这头随着宫人往宫外走的二人,此刻各有心事。

  元意一路都用手抚着腕上的那只木镯。

  太后既然如此不舍,为何还要给了她?况且她不是三日前才回元府的么?怎么瞧着太后像是一早就认得她,还像个母亲一般的和她说话……

  元意脚下一停。

  高景行回头看她。

  “该不会……”元意睁大了眼看向高景行。

  谁知高景行像是知晓她脑中所想,竟定然否决:“不对。”

  “你怎知——”话到一半,听到身边的宫人跪下一片元意连忙住了嘴。

  高景行一把拉过元意朝前跪下:“微臣拜见皇上——”

  只瞧见一抹灯下黄影,元意已经匍匐在了宫道上。

  “起来罢。”温润的声线,听不出丝毫情绪。

  元意瞧着高景行起身也跟着起了身。

  皇上自然是瞧见了元意手腕上的那只木镯,但此时比木镯更令他在意的是元意:“你真的愿意?”

  元意虽没抬头看,但这话是朝她说的她倒是知道的。

  并没有犹豫,元意低眉拱手道:“大爷待新妇很好,多谢太后娘娘赐婚,多谢皇上隆恩。”

  皇上就这么站在元意面前,面色讳莫如深,但始终没再多问。

  元意心里纠结。

  这母子俩到底和她这身子的本尊有何瓜葛?竟要在她大婚之日这般折腾?

  百思不得其解。

  元意打定主意,待她回到高府定要找那四个从元府跟来的小丫鬟问个明白。

  “高大人。”突然的一声。

  高景行毫不意外,恭敬行礼:“臣在。”

  “西北战事吃紧,明日便领军启程罢。”

  高景行眉头一动,没想到会是明日。

  正当他要开口之时,他没料到的事情发生了。

  元意在一旁突然就发话了:“皇上,新妇觉着此事不妥。”

  皇上也没料到元意能有这样的胆子,已然跃上眉梢的薄怒悄然压下,他倒要听听她还会说出什么话来:“如何不妥?”

  “今日乃大爷和新妇的新婚之日,大宣开国以来沿袭的婚嫁习俗,成亲者上到帝王下到贱民皆有三日婚期,若是皇上今日破例,明日不知外头会传出什么话来编排皇上。西北战事是国之大事,但新妇只是一介民妇,思之想之的不外乎是一家老小,大宣如今国泰民安人才济济,想来能替高大人顶任一两日的将军也是大有人在的。”说完,元意又突觉不妥。

  “此乃民妇浅见,最终还是要皇上定夺。”元意补充了一句。

  进宫前才和高景行达成了三日协议,他若是明日就走,他俩的约定未定,盟友未结,这一时半会若是走不了,这几日在高家若是有个难处,又怎好再搬出他的名号来救急?

  腹背受敌为大忌啊。

  皇上愣了良久,眼神犀利,犹似不信般抬手指向元意:“你还是那个元书意么!”

  这名字一听,元意登时回过神来。原来正名唤是元书意呐……

  这本尊大名还真是和她有着不小的缘分,莫不是这穿越也是有什么规律可循?

  想了想,应对道:“民妇不是。”

  皇上身形一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