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何处春风不思归

第十二章 杂事

何处春风不思归 石月初八 3054 2019-07-14 16:45:10

    “老夫人。”她爹的亲娘,是真的对她好吗?

  对她好的话,为何还要将她送走?

  “往后你们就是这院里的二等丫头,不明白的地方多问问桃依,平日也不需要奴婢奴婢的自称了,都给你们取了名字,不多用用不是白费了我的心意?”元书意起身,“明日回府,你们跟着我回去一趟吧,顺道给我提提醒。”

  “良夜听少夫人的。”

  “白初听少夫人的。”

  “好,”元书意往门外走,“你们也是刚来,走,陪我在院子里走走,认认路。”

  说着就迈了出去。

  站在外厅门边的廊下,元书意四下看了看。

  院门进来直通外厅,穿过外厅顺着青石砖道就是起居室。起居室左右的青石砖道通到两条直廊里。

  元书意唤了一个过路的小厮:“这两条走廊是往哪里去的?”

  小厮给元书意行礼,才抬手指道:“回少夫人,这边是到小花园,那边是到大爷的书房。”

  “你们大爷回来了没?”元书意想起方才分开走,也没见高景行到过外厅,不知回来没有。

  “回少夫人,大爷出门去了。”小厮回道。

  元书意点头,挥手让他忙去了。

  “白初,良夜,”元书意往后头跟着的人看去,“大爷脾气不好,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走去书房的那条走廊。”

  白初良夜对视一眼,慎重的点头:“都听少夫人的。”

  元书意又看了看走廊的尽头,郁郁葱葱的绿意掩住了视线,风过几缕,她往后挪了半步。

  “回头我让桃依带你们去小花园瞧瞧吧,今儿个先到这儿,咱们回去歇歇,过午就要去清宁院请安了。”

  不知是廊上的风催人醉,还是昨夜未眠的原因,元书意有些累。

  回到屋子里就径直往床榻上扑,床榻上的被褥已经更换过,元书意躺在上面,似乎还能依稀闻见高景行身上那股清冷气息。

  元书意翻个身,踢掉了鞋子,拥着那两床薄被滚到了床榻里侧。

  朱红色的床架,罩着大红色的帐子。

  要是没有来到这里,她现在应该在故宫的展馆里拍着各式各样的古物照片了吧。等她搜集齐全了材料,回去细细临摹一遍,那是何等的乐事?

  歪过头去,不远处的六角小高桌上摆着一件青瓷瓶。

  到了这里,入目皆是古物,为什么她就没有心思了呢?

  “抽的什么风……”

  叹了几声,眼皮缓缓的沉下来,终究还是朦朦胧胧的睡了过去。

  外头桃依将元书意吩咐的事办了回来,见白初守在卧房外头:“少夫人是在小憩?”

  “是,桃依姐姐。”

  桃依眼前一亮。

  昨日来的时候,这个小丫头身上也穿了崭新的衣裳,可面容蜡黄黯淡,双目呆滞,她也没多瞧。现在这么一看,那双眼睛似乎又活过来了,看向她的时候也少了许多胆怯,加上几分亲昵神色,确是顺眼了不少啊。

  “好,你便在这儿伺候着,若是有不认识的人来,告诉他们少夫人在歇息,有什么急事就让他们到外厅去先回禀了我。”桃依说道。

  走出了几步,突然想到了什么,桃依又走了回来:“良夜呢?”

  白初嘴角一抖,随即含笑道:“良夜给少夫人办事去了,白初也不清楚。”

  桃依没有怀疑:“我在外厅,有事……”左右看看,也没个称手的人用,昨日林妈妈是夫人派来帮忙的,昨夜事情忙完就回去了,这院子里确实是太空了些,“罢了,一盏茶的功夫我再过来和你一块伺候。”

  说完急匆匆就往外厅跑去。

  白初站在廊下,这会儿也没什么事可做,便小心的左看看来右瞧瞧。

  左边的去大爷书房,右边是去小花园,前头就是外厅。

  才这么想了一轮,桃依的身影就从外厅后门里的屏风绕了出朝她走过来。

  “今夜等少夫人歇下后,你和良夜到我屋里来,”桃依指了指主卧房旁边的小道,“这边是贴身丫鬟住的,方便伺候少夫人。”院子里下人住的地方都统一在外厅旁的两排厢房里。

  “这里毕竟是新主子家,有些规矩我还是要好好的和你们讲讲,不然日后若是犯了错,丢的可是咱们少夫人的脸面。”

  “这主要的倒不是丢我的脸面,主要是给别人拿住了咱们的错处,咱们这几个人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与其说是为了我,不如说是为了我们大家,咱们如今都住在一个院子里,有福同享,有难了也不得不同当。”元书意拉开了屋门,走了出来。

  “少夫人——”桃依和白初齐齐行礼。

  “行了,正好肚子饿了,饭食准备好了?”元书意问桃依。

  “是,已经备下,桃依这就端过来,少夫人是要在房里用还是在外厅里?”桃依问道。

  “送去外厅吧,”元书意唤过白初,“白初进来帮我梳洗下。”

  坐在梳妆台前,元书意看着镜面:“这镜面不错,和玻璃的清晰度差不太多啊。”

  “少夫人,什么是……玻璃?”白初给元书意解开睡乱了的发,拿梳子一下一下的顺着。

  “啊,也是种镜子,以前在外头瞧见过,”元书意打着哈哈,“对了,良夜回来没?”

  “还没,少夫人的嫁妆是老夫人亲自安排的,自然是丰厚的。”提起老夫人,白初面上的笑意更明显了。

  元书意看在眼里:“按说,我被送走后,你们也没道理继续在那个院子里守着啊,老夫人怎么没有把你们接回去?”

  “老夫人从大老爷去后就病了,这么些年一直不见好全,奴……白初和良夜已经认了少夫人是主子,生死都是少夫人的人,再说少夫人也只是离家去养病,病养好还会回来的,也没有再回老夫人那里的道理。”白初说道。

  镜中白初的眼里恍惚,元书意端详了片刻:“其实……”话到嘴边还是掉了个方向,“明日回去,也去老夫人院里看看吧。”

  白初闻言一下抬头:“嗯!老夫人见到少夫人一定很开心!”

  开不开心现在不好说,不过要查元府里的一些事,从老夫人这里下手,应该可以。

  看着镜子中那双小手几下就给自己捣鼓了个华贵的发型,元书意赶紧喊停:“就给我简单的盘一下就好了,不要戴那些簪子钗子的。”

  “少夫人晚些不是要到夫人院里去请安?”白初停下手,看着镜中的元书意问道。

  是啊,怎么也是要顾及高景行的脸面。

  低叹一声:“行吧,你看着来,别太张扬就成。”

  “哎——”白初清甜的应了一声。

  外厅里,与小书阁相对的另一侧是饭厅,同样也用了屏风隔断。

  “少夫人,院子里丫鬟少了些,您看是不是该让府里的管事再拨几个过来?”桃依给元书意布好菜后,立在一旁说道。

  “大爷院子里原本没有伺候的人?”这事她也察觉了,上上下下除了桃依和她从元府里带来的人是女的,其他她至今为止见过的都是小厮。

  “没有,大爷是七日前回来的,这些年院里只有几个小厮打理着,大爷回来也还是那几个小厮伺候,并没有填人。”桃依如实说道,见元书意有些噎着,忙往前靠去给元书意倒茶。

  咳了两声,又喝了几口茶,元书意才顺了顺:“吃得急,有些呛着。”

  感情这院里算上她,也才四个女的?

  这就尴尬了。

  “……我想想。”

  话才出口,就有小厮进来禀报:“少夫人,管事廖妈妈过来了。”

  说什么来什么。

  “让她进来吧。”元书意拿过帕子抿了抿嘴,起身往厅里上座去。

  等她坐好,远远的就看到一行人绕过影壁墙朝厅里走来。

  “老妇给少夫人请安。”廖妈妈整了整深灰色外衫,笑着朝元书意行礼。在她身后的一群丫鬟也跟着朝元书意行了礼。

  “廖妈妈无须客气,不知这是要做什么?”元书意装作不知道,接过白初递过来的茶碗,笑着说道。

  “少夫人,”廖妈妈恭敬的侍立在下方,弯着身子给元书意回话,“这是府里的规矩,新妇进门,都要给院里添些使用丫鬟,老妇这就带了些人来给少夫人挑挑,都是进府不到一年的,规矩都是知道的,比起新进府的好调教许多,能让少夫人省些心。”

  元书意不置可否,将茶碗放下,就起身往廖妈妈身后的人走去。

  这里头少说也有一二十个,看年纪都在十五到十八岁左右,长相都不错,其中两个相貌更是出众,身形脸蛋在她的审美里都是一等一的,这样的姑娘用来当丫鬟,那她这种长相的还不得要饭去?

  “廖妈妈,”元书意绕着这一二十个人走了一圈,重新走到了廖妈妈身边,“你这些人之前都是哪个院里的?”

  “少夫人,都是在新人院里学规矩的,看夫人这边需要人,老妇就带着来给少夫人挑挑,”廖妈妈琢磨着元书意的意思,“不知少夫人可有瞧上的?若是没有老妇再去带些来。”

  “不用,既然是廖妈妈挑过的,自然是信得过的,就从这里面挑几个伺候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