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何处春风不思归

第二十四章 来了

何处春风不思归 石月初八 1302 2019-07-26 21:57:38

  元书意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回头朝卷云看。

  卷云这一路安安静静,不问也不答。

  元书意正想着将她交给高景行处理呢,这倒好,只让她自己过去,那她不是还得再留着卷云?

  元书意又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行。

  卷云这个丫头心思深沉,又是冲着高景行来的,多留一日都不知道有什么麻烦。

  打定主意,元书意朝卷云说道:“你先回去吧,带个话给桃依,就说准备准备,大爷回去用晚膳。”

  不让人跟去,带他出来见就是了。

  果然,听到高景行晚些会过来,卷云也没说什么,福了福身子就回去了。

  “少夫人,这人您是从哪里找来的?”松秀自然认得卷云身上穿的是高家的丫鬟衣裳,但这个人怎么会来到高家做丫鬟?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啊。

  “是廖妈妈带来的,”元书意也不傻,松秀的神情她也不是没瞧见,分明就是认识,但她也不能戳破,“不是说大爷急着找我吗?咱们走吧?”

  松秀收回心思,喏了声带元书意走了。

  这一走,就走了一刻钟。

  元书意一边走一边四处看,只见这直廊越走越多岔路,东拐西拐廊边渐渐被不知名的绿植围了个结实,再回头看,她已经记不清回头的路了。

  “松秀啊,还有多远啊?”元书意从袖子里抽出了帕子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她当真是没想过这个院子会这么大。

  元书意暗暗决定,这地方往后没啥急事打死她都不来。

  “少夫人,就在前面。”松秀抬手指了指前头的一扇垂花门。

  元书意跟着松秀走出直廊,跨过垂花门,再穿过一片浓密的灌木,踩上松软的草地,没几步就触到了水面。

  “这……”元书意停住了脚,往前看。

  从脚下往外延伸,是一整个湖面。

  一根根粗壮的松柏散落在整个水面上,光线在其中穿梭交错,影影绰绰之间树影遍地。

  “前面就是旧书房,少夫人,这边走。”松秀率先走上眼前的青石砖上,回头对元书意道。

  元书意惊诧之中看了看脚下。

  这是一段长满青苔的青石砖条小径,不远处连接了一座秀气的拱桥,再往后就是一栋两层的古朴小楼矗立在水中央,松柏包围之间只能窥见个大概轮廓。

  太不可思议了。

  元书意揉了揉眼,确定了真实性:“咱们院里还有这样的地方?”

  这个地方简直就像个隔绝尘世的原始森林,居然会在京城的宅子里看到,何止是意外。

  “这是大夫人在时让工匠修建的,后来这里就留给大爷用了。”松秀没有隐瞒,如实答了。

  大夫人?是说高景行的亲娘?

  关于高景行的亲娘,元书意知道的不多。印象来源也是族谱里记载的一小段和桃依的口述。

  但都只是知道大夫人是高景行的亲娘,高佑知的原配,这个人生卒年份和来历身份生平事迹统统没有。

  也是奇了怪了。

  想了想,元书意还是问出了口:“大夫人,很喜欢这样的?”

  松秀看了元书意一眼,又朝那座小楼看了一眼:“大夫人是南蛮人,这里是照着大夫人的家修建的,少夫人快走吧,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好的。”元书意也不再为难他,抬步走了上去。

  踩在软软的青苔上,还有些不真实感,领头的松秀以为她不敢走,有些着急的往那小楼看了一眼,纠结间开口了:“少夫人,您要是不敢过来,我去让大爷来接您进去。”

  “不用,”元书意收回心神,一步一步坚定的踩过了青石砖条,走上了砖石拱桥。

  站在桥顶,往远看,能在松柏之间看到高府府墙,还有墙外的江河垂柳。

  来往游船里丝竹乐器声声阵阵飘然而来,站在这儿听着,一片悠然自得。

  她在桥栏边停驻片刻,哑然一笑。

  这地方倒是很适合做书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